拳擊改革“玩壞”了奧運  規則亂改裁判眼暈

施紹宗

2016年08月25日07:54  來源:廣州日報
 
原標題:拳擊改革“玩壞”了奧運 規則亂改裁判眼暈

  本屆奧運會拳擊比賽,中國一金未得。

  處於“后鄒市明時代”的中國拳擊在奧運會上未能延續金牌夢。而與鄒市明同一體重級別,被視為“鄒市明接班人”的呂斌,更是在第一輪就被淘汰。中國觀眾驚呼裁判太黑,但實際上,不能全怪裁判,是國際拳聯的不徹底改革徹底“玩壞”了本屆奧運會拳擊比賽。

  呂斌是國際拳聯創辦的世界職業個人賽(APB)的初代世界拳王。他在國際拳聯奧運體系比賽(即AOB,指國際拳聯創辦兩大職業比賽前的所有比賽,包括奧運會拳擊比賽在內的各種業余規則比賽,如世錦賽、亞運會、洲錦賽、全國錦標賽等。)中的失利,也証明了適合打職業拳擊的選手不一定就適合打奧運體系拳擊(以前稱“業余拳擊”,這一稱呼已被國際拳聯棄用),哪怕呂斌所獲得的職業頭銜還不是真正意義上的職業拳擊。

  拳王泰森在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職業拳擊的“大腕”如果去打奧運會,同樣面臨呂斌的結局,很可能第一局就被淘汰。

  本專題撰稿 廣州日報記者 施紹宗

  業余職業誰能贏?關鍵看規則

  這裡要說一個真實的笑話。當國際拳聯發布消息,允許傳統職業拳擊選手通過各自所在國的官方認可的拳擊協會注冊並參加選拔賽獲得資格,便可以參加奧運會時,國際拳聯此舉頗有深意,其中一個目的是想借職業拳擊“大腕”,比如極想獲得一枚奧運金牌以慰國人的菲律賓“民族英雄”帕奎奧的名氣與聲望,為國際拳聯的改革站台“背書”。

  結果,這一做法遭到幾大傳統職業拳擊組織的抨擊。這些職業拳擊組織的頭面人物說,讓職業拳手去打奧運會是違反奧運精神的,對奧運會的業余拳手不公平,比賽將對業余選手很不安全,意思是職業拳手力量重,業余拳手不經打。這種說法遭到奧運體系的選手與教練一片恥笑,說這些傳統職業拳擊組織的負責人可真會“裝”。

  奧運體系拳擊與傳統職業拳擊其實是兩回事,在包括拳套重量、比賽規則等很多方面都不一樣,奧運體系的選手與傳統職業選手較量,取勝的關鍵主要是看採用誰的規則。如果傳統職業拳擊選手來打奧運會,即使是名動天下的職業拳王,也是勝算不大,甚至有可能第一輪就出局。

  不要以為奧運體系的人士信口開河,這次他們說的是實話。就連前世界重量級拳王泰森也是持這種見解。廣州日報記者此前在北京長城採訪泰森時,專門問過他這一問題。泰森也認為,職業拳手去打奧運會輸的可能性很大,在奧運會拳擊比賽的規則之下,職業拳手的優勢根本發揮不出來,隻打3個回合,拳重也沒用。

  國際拳聯亂改規則 玩死自己

  實際上,國際拳聯的比賽主要還是奧運體系比賽,搞了數年的WSB(國際拳聯舉辦的世界職業團體賽)和剛開始一年多的APB,都還未成氣候。國際拳聯也意識到,與傳統職業拳擊不同,國際拳聯體系的職業比賽目前僅僅限於奧運體系的選手參加,面太窄,水平還不夠高。他們也承認,自己的拳王還無法與傳統四大職業組織的拳王抗衡。

  因此,國際拳聯要做的是,將傳統的世界職業拳擊組織的拳手與自己的融為一體。這樣一來,無論是奧運會還是APB或者WSB, 都將獲得更大的商業價值。國際拳聯想一統天下,那邊傳統職業拳擊幾大組織當即表態,如果自己協會的拳王去打奧運會,將被剝奪頭銜並不能再打傳統職業拳擊組織的比賽。不過,傳統世界職業拳擊組織在這一事情上似乎是反應過度了。國際拳聯要想一統天下,已經遇到不少很難解決的問題。最突出的就是奧運體系比賽的規則問題。

  這次國際拳聯就在奧運體系比賽規則改革上遇到了麻煩。一個最明顯的問題是,這些奧運體系的優秀選手將同時要適應兩種完全不同的規則,既要打所謂的職業比賽,同時又要打奧運體系比賽。國際拳聯採取了兩大體系比賽互相靠攏的妥協做法,APB與WSB 在一定程度上保留奧運體系的特點,並非完全與傳統職業拳擊規則一樣。一是比賽的回合沒有傳統職業拳擊那麼多,二是拳套也沒有那麼輕,三是在讀秒的規定上也不一樣,更多地強調保護運動員。

  AOB也在某些方面向職業拳擊看齊。例如去掉頭盔,採用職業拳擊強調進攻與重擊的減分制計分方法,放棄原加分制計分方法。但偏偏就是在奧運體系拳擊比賽規則的改革上,從這次奧運會的情況來看是不成功的,可謂改得不倫不類。改革必須配套,雖然都叫拳擊,但奧運體系拳擊與傳統職業拳擊差別很大,甚至在本質上是不同的。奧運體系拳擊強調保護運動員,比賽回合數少,拳套厚,說是去掉頭盔鼓勵進攻,但實際上不容易出現KO。

  在這樣一個“四不像”的規則裡,裁判也不可能真正執行職業拳擊的減分制規則。

  本屆奧運裁判問題多 不能全賴“黑哨”

  本屆奧運會拳擊比賽裁判問題很多。個中原因除了奧運拳擊歷屆以來都存在的“黑哨”問題,這一次還與裁判很難掌握和適應新規則有關系,所以不能把責任全部推給裁判。國際拳聯在奧運體系比賽規則改革上是錯誤的。現在,國際拳聯隻有兩種選擇,一是回歸原來的奧運拳擊,即原稱的“業余拳擊”,以打點得分為主要取勝手段,講究迅速移動出拳而不是力量,以技巧技術為主﹔二是徹底與職業拳擊接軌,不搞雙軌制,不搞不倫不類的混合制。那麼,奧運會拳擊比賽就可以徹底改革原來的規則和賽制。

  若選擇回歸原先的奧運體系規則,雖然這可以解決本屆奧運會出現的諸多問題,但國際拳聯現有的兩大不同比賽體系,必然導致本來就已存在的“兩張皮現象”變得更為嚴重。與呂斌同為APB冠軍的張家瑋在這次奧運會8強賽中失利,是因為遇到了實力更強的古巴拳手,輸得無話可說。拳擊強國古巴一向反對職業拳擊。他們參加WSB, 是因為這是帶有國家榮譽的團體賽。但他們也抵制APB這種職業個人賽,這使得APB在一定程度上缺乏說服力。連國際拳聯自己體系中的頂尖高手也沒有全部來參加這一世界職業個人賽,APB拳王的含金量是不足的。

  呂斌的問題比較復雜。本屆奧運會他第一輪就被淘汰。如果按職業拳擊的規則來判,呂斌明顯贏了,但如果按原先的規則就不好說了。此次規則改得太大,傳統職業拳擊中根本就沒有“站立讀秒”這一條。奧運規則竟然是站立讀秒卻又不扣2分,規則互相矛盾。呂斌的重拳也沒有體現在裁判打分上,還是以擊中的數量來計算。規則本身就很混亂,裁判對規則的掌握也很混亂。

  呂斌的風格似乎更適合打職業拳擊。呂斌在獲得國際拳聯的職業拳王世界金腰帶之后,今年在德國、保加利亞和古巴的3次國際邀請賽中都失利,有兩次還是第一輪就被淘汰。拳擊跆拳道中心也沒有將呂斌作為沖金點,他們認為張家瑋的希望要比呂斌大得多。行家已經發現,呂斌在打過職業比賽后,已不太適應奧運體系的比賽。特別是他並不是那種迅速進入狀態的拳手,就算他闖過第一關,要想走遠也不太有希望。

  呂斌將來的走向是一大懸念。從他個人角度看 ,他還是應盡快投向傳統職業拳擊。有人在奧運會之前就向呂斌提出過這一動議,畢竟目前中國的職業拳擊特別缺乏人才。呂斌之前被視為“鄒市明的接班人”,這一次夢碎裡約,他應像鄒市明那樣轉向職業拳擊。他雖沒有奧運冠軍身份,但卻勝在年輕。

  隻有一種可能性能讓呂斌留在奧運體系變得天經地義,那就是奧運體系拳擊徹底轉向傳統職業拳擊,這樣國際拳聯體系內的兩大賽事體系實現無縫對接,拳擊“一統天下”也有了現實可能性。但這將面臨很多急需解決的理論與實踐的問題,國際拳聯主席吳經國應該會思考這一問題,也應該拿出一體化的解決方案。

(責編:郝帥、楊磊)

推薦閱讀

2016年裡約奧運會
  2016年裡約奧運會8月5日-21日在巴西裡約熱內盧舉行。這是夏季奧運會第一次在南美洲舉辦,也是繼2014年世界杯后巴西舉辦的又一世界體育盛會。【詳細】
奧運會|賽程|直播|本網專稿|中國軍團|國際諸強2016年裡約奧運會   2016年裡約奧運會8月5日-21日在巴西裡約熱內盧舉行。這是夏季奧運會第一次在南美洲舉辦,也是繼2014年世界杯后巴西舉辦的又一世界體育盛會。【詳細】

奧運會|賽程|直播|本網專稿|中國軍團|國際諸強

2016年歐洲杯
  2016歐洲杯於北京時間2016年6月11日至7月11日在法國舉行,24支球隊角逐歐洲足球最高榮譽。最終,葡萄牙隊1-0擊敗東道主法國隊,成為第10個歐洲杯冠軍,這也是葡萄牙隊獲得的首個大賽冠軍。【詳細】
歐洲杯|賽程|直播|葡萄牙|足球|體育2016年歐洲杯   2016歐洲杯於北京時間2016年6月11日至7月11日在法國舉行,24支球隊角逐歐洲足球最高榮譽。最終,葡萄牙隊1-0擊敗東道主法國隊,成為第10個歐洲杯冠軍,這也是葡萄牙隊獲得的首個大賽冠軍。【詳細】

歐洲杯|賽程|直播|葡萄牙|足球|體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