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2020,中國體育再啟奧運爭光之旅--體育--人民網
人民網

2011—2020,中國體育再啟奧運爭光之旅

2011年05月19日08:01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手機看新聞

  我國今后十年奧運目標確定

  基礎項目和集體球類項目爭取有所進步

  未設定任何一屆奧運會具體的金牌數和獎牌數

  據新華社北京5月17日電  國家體育總局近日頒布了《2011—2020年奧運爭光計劃綱要》(以下簡稱《綱要》),《綱要》提出中國代表團在倫敦奧運會上的目標將是“保持金牌和獎牌總數排名前列,鞏固優勢項目,拓展潛優勢項目金牌增長點,基礎項目和集體球類項目爭取有所進步”。

  《綱要》中稱,到2020年,中國特色競技體育發展模式將進一步完善,競技體育綜合實力進入世界競技體育強國行列。雖然對今后十年中的每屆奧運會都提出了目標和要求,但是《綱要》並未設定中國代表團在任何一屆奧運會上具體的金牌數和獎牌數目標。

  2001年,在北京將首次舉辦奧運會的歷史背景下,國家體育總局研究制定了《2001—2010年奧運爭光計劃綱要》。在2008年北京奧運會上,中國代表團位居金牌總數第一﹔在2010年溫哥華冬季奧運會上,中國代表團也取得了歷史性突破。

  《綱要》中稱,過去十年的成績“實現了奧運爭光計劃的戰略目標”,並提出了中國代表團在今后十年奧運會上的目標,除上述倫敦奧運會目標之外,其他目標為:

  2014年冬季奧運會,保持水平,努力實現獎牌數有所增加和在獎牌榜排名有所提升。

  2016年夏季奧運會,繼續保持金牌數和獎牌數排名前列,保持並擴大新的優勢項目數量,潛優勢項目實現更大突破,基礎項目繼續提高水平,綜合競爭力進一步加強﹔集體球類項目縮小與世界先進水平的差距,個別項目取得突破。

  2018年冬季奧運會,實現運動成績穩中有升,力爭在基礎大項上實現突破,進入獎牌榜前列。

  2020年夏季奧運會,繼續保持金牌和獎牌數領先,金牌和獎牌結構顯著改善,潛優勢項目、基礎項目金牌和獎牌數佔金牌、獎牌總數的比例大幅度提升﹔集體球類項目整體水平顯著提高,進入先進國家行列。

  《綱要》還明確了2011—2020年中國競技體育的其他任務,包括實現競技體育重點突出、內部各門類均衡發展,提高競技體育人才隊伍綜合素質,推進競技體育體制改革和探索中國特色的職業體育發展道路等。

  新《綱要》新在何處

  第一次提出“建設體育強國”的目標

  北京奧運會后,胡錦濤總書記提出“推動我國由體育大國向體育強國邁進”的奮斗目標,給中國體育事業的發展指明了方向。新《綱要》在對新時期競技體育發展面臨的形勢與任務進行深入分析后,在指導思想上第一次明確將發展目標指向“建設體育強國”。

  突出“人”在體育事業發展中的地位

  新《綱要》強調“以人才強體為支撐”、“以促進人的全面發展為核心”,並第一次提出“以人為本,突出重點,均衡發展,統籌兼顧,全面提升”的工作方針,把“以人為本”放在了第一位。

  在具體對策方面,新《綱要》指出要“實施競技體育后備人才培養工程”、“提高競技體育人才隊伍綜合素質”、“充分發揮人才在競技體育發展和實施奧運戰略中的基礎性、戰略性、決定性作用,培養和造就一支數量充足、結構合理、素質優良的競技體育人才隊伍”。

  對競技體育功能與作用做了新的闡釋

  新《綱要》認為競技體育在“振奮民族精神,增強民族自豪感和凝聚力方面具有不可替代的特殊作用”,是體育強國建設的鮮明指標和表現特征之一。未來10年,“競技體育所表現的積極進取、誠實守信、規則至上、團結友愛、健康自然的精神和理念,體現了和諧社會的目標追求與價值導向,是培養人們公平競爭、團結協作和克服困難的精神與觀念,促進人的全面發展,形成健康、科學的生活方式,創造文明、和諧的社會環境的有效途徑,也是促進全民健身運動,推動體育產業發展的重要手段”。

  奧運戰略未設定具體的金牌數和獎牌數目標

  前兩個《綱要》對於奧運會都設定了具體的獎牌和名次目標。

  新《綱要》沒有涉及具體達標數字,隻提出夏季奧運會“保持金牌和獎牌總數排名前列”、“保持並擴大新的優勢項目數量”、“金牌和獎牌結構顯著改善”以及冬季奧運會“保持水平”、“實現運動成績穩中有升”等描述性、籠統的要求。

  強調各門類均衡發展

  新《綱要》中強調“以優化結構為重點”、“轉變競技體育發展方式”、“統籌規劃,均衡發展”等要求,在發展目標中不僅提出“我國競技體育的綜合實力和國際競爭力顯著增強,在奧運會等國際大賽上取得優異成績”,更強調了“基本實現競技體育結構更加優化、效益顯著提高,各門類均衡發展的新局面”。

  重點扶持三大球、基礎項目和部分冬季項目的發展

  新《綱要》承認我國的田徑、游泳等基礎項目、三大球以及冬季項目“水平仍然較低,與世界先進水平還有較大差距”的現狀,表示要“研究制定國內競賽、人才交流、體教結合、獎勵機制、后備人才基地建設等方面的政策傾斜”,“引導社會和全國體育系統在政策、資金、人才等各方面進一步加大投入”。

  在新《綱要》的目標中,三大球和基礎項目被擺在突出位置:2012年夏季奧運會,基礎項目和集體球類項目爭取有所進步﹔2016年夏季奧運會,集體球類項目縮小與世界先進水平的差距,基礎項目綜合實力進一步加強﹔2020年夏季奧運會,基礎項目金牌和獎牌數所佔比例大幅度提升,集體球類項目整體水平進入先進國家行列。

  首次提出探索中國特色職業體育發展道路

  新《綱要》“鼓勵有條件的項目積極探索符合中國國情和項目發展實際的職業化發展模式,積極探索專業訓練和職業體育有機結合的發展方式”。在對策方面,新《綱要》提出要健全職業體育法律、法規,優化和規范發展環境,形成中國特色的職業體育管理體制和運行機制,開發競賽市場,推出精品賽事,培育具有品牌優勢的中國職業體育賽事、職業俱樂部。

  (本報記者 厲衍飛整理)

  讓金牌更純粹

  鐘 文

  不可否認,《奧運爭光計劃綱要》是中國競技體育日漸強大的重要助推器。換句話說,沒有《奧運爭光計劃綱要》的強力支撐,中國競技體育不可能有令人贊嘆的發展速度。

  就在我國成為奧運會金牌生產大國之時,另一種矛盾也日漸凸顯:金牌至上的發展模式,不但引發諸多體壇亂象,也令社會各界的質疑聲浪不斷高漲。令人稍感欣慰的是,新的《奧運爭光計劃綱要》顯然對社會各界的質疑有所關照:比如,在繼續倡導奧運會金牌數增長的同時,也對金牌增長的拉動因素、均衡發展提出具體要求﹔比如,在強調奧運爭光的同時,也提到了發展中國特色職業體育的緊迫性和必要性……

  各種賽事金牌尤其是奧運金牌,對振奮民族精神、提升國家形象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但這一份貢獻,並不該成為助推奧運金牌至上理念大行其道的理由。伴隨著時代的進步和國家綜合實力的增強,競技體育金牌的功效的確需要重新認識。那種試圖以各種賽事金牌,尤其是奧運金牌“綁架”資源分配、“挂鉤”福利待遇的做法,不但過時了,而且是有害的。在競技體育領域,競逐金牌再正常不過。人們真正關心的是,該以什麼樣的代價換取金牌?該以什麼樣的方式謀求金牌?又該以什麼樣的辦法給金牌獲得者和相關團隊恰如其分的激勵?

  從群情振奮到爭議四起,同樣的競技體育金牌,為何會有反差如此強烈的社會反響?追根溯源,問題就出在金牌被附加了金錢、待遇、仕途、政績等太多利益訴求。無形之中,競技金牌的價值和功效都發生了嚴重扭曲,體壇亂象由此而起,體壇誠信由此喪失,人們對待金牌的態度發生巨變,也就不難理解了。

  剝離附加在競技金牌上的各種利益訴求,對體育界來說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面對時代要求和群眾呼喚,不改變現狀隻能使中國體育陷入越來越被動的境地。從體育大國邁向體育強國,金牌至上的錯誤理念必須徹底扭轉。更為重要的是,在競技體育獲得長足進步之時,更多競技體育項目,尤其是奧運項目理應擔負起項目普及推廣和引領全民健身的重任,這也是根除金牌至上理念的應有之義。

     

(責任編輯:溫靜)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精彩圖片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