爭奪 參與 享受--青島蘇迪曼杯羽壇大賽小故事--體育--人民網
人民網

爭奪 參與 享受--青島蘇迪曼杯羽壇大賽小故事

王繼晟

2011年05月26日14:46    來源:人民網-體育頻道     手機看新聞

  正在青島激戰的第12屆蘇迪曼杯,26日凌晨剛剛抽簽決定了八強淘汰對陣表,開賽4天,如果僅僅關注實力超強的中國隊沖擊四連冠的表現,也許會感到些許單調乏味,其實,探訪關注參與蘇迪曼杯大賽的33支隊伍,有不少羽壇故事值得和讀者分享。

  觀眾為歐洲獨苗丹麥隊助威

  觀眾現場看比賽不帶點兒傾向性,就缺少了樂趣。25日晚間歐洲勁旅丹麥激戰韓國隊,決定小組第一名,現場觀眾把掌聲歡呼送給了遠道而來的丹麥隊,理由是世界羽壇傳統強隊丹麥隊是唯一殺入八強的歐洲獨苗,其余七強均是亞洲隊伍,觀眾希望歐洲獨苗在蘇杯爭奪戰中走得更遠些,不願意看到早早把蘇杯變成亞洲錦標賽。“蓋德,加油!蓋德,加油!”丹麥老將蓋德憑借觀眾熱烈地加油助威,把青島變成了自己的主場,15-19大比分落后不放棄,硬是實現了驚天大逆轉,擊敗韓國名將李玄一。35歲的老將取勝后仍掉球拍,向全場觀眾揮手致謝,激情四射的動作,贏來更火爆的掌聲和歡呼,這一刻,球迷和運動員都很享受。記者也期待著丹麥隊能夠淘汰中華台北,殺入四強。

  “海外兵團”縮水

  羽毛球是中國的傳統強項,雖然不如乒乓球的優勢那般明顯,可放眼世界羽壇,能夠與中國隊一較高下的隊伍與隊員屈指可數,不過,與乒乓球的“海外兵團”不同的是,本屆蘇迪曼杯“海外兵團”中,隊員數量大大減少,倒是不少中國教練更多地出現在外國隊中。運動員中能夠叫上名的“海外兵團”,隻剩下了代表法國隊出戰的32歲老將皮紅艷,而徐懷雯、姚潔等都未參加。“據我所知,這次代表歐洲球隊的‘海外兵團’隻有我一個人。像姚潔她們都和所在國家的羽協有點小矛盾,這次沒能來。”皮紅艷解釋了為何自己“形單影隻”。此外,在新加坡隊的名單中,有幾名不太熟悉的前中國運動員。其中姚蕾、顧娟等曾是江蘇后備隊的小隊員,而新加坡男隊惟一的一名“海外兵團”孫毅則來自山東。這樣算下來,參加本屆蘇杯的“海外兵團”運動員人數,應該在10人左右。

  談起目前“海外兵團”運動員縮水的現象,皮紅艷表示非常正常,“因為羽毛球環境最好的就是中國”。當初,年輕的皮紅艷之所以選擇到歐洲打球,一是她認為以她的水平想打進中國隊十分困難,二是到歐洲打球收入等各方面都優於留在國內發展。可10年下來,歐洲的羽毛球基本談不上職業化,羽毛球在歐洲各國的發展正處於萎縮狀態。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中國羽毛球,高水平的賽事和群眾基礎都非常好。對此皮紅艷頗有感受:“現在的年輕隊員基本不會到國外打球了,因為無論是待遇還是發展,環境最好的就是中國。”

  中國教練吃香

  運動員不再以出國打球為更高追求,但本屆蘇杯外國隊的教練席上還是看到了不少中國教練。在韓國隊首場比賽時,記者發現了前國手陳剛。上世紀90年代中后期,陳剛與孫俊、董炯、羅毅剛並稱中國男單“四大金剛”,離開中國隊后曾遠赴丹麥打球。“李矛今年2月去了印尼執教,韓國隊希望我過來負責男單這塊,考慮了一下就過來了。”陳剛說出了執教韓國隊的緣由。

  陳剛曾在2007年到2008年期間以助教身份和李矛在韓國隊搭檔。對於自己的外教身份,陳剛表示:“本來體育就無國界,

  中國人被請到國外執教,正說明中國羽毛球很強。”要說本屆蘇杯最出名的“海外兵團”教練,非德國隊的王旭炎莫屬,這位原籍武漢的教練調教出了申克這位德國第一女單,並在首戰中擊敗中國一單王適嫻一戰成名。此外,塞舌爾的主帥羅國輝、馬來西亞的池善榮也都帶領著各自的隊伍向前發展。

  塞舌爾主帥羅國輝可以算是塞舌爾羽毛球“教父”級的人物,是塞舌爾工資最高的外籍教練,在他的教導下,塞舌爾目前已發展成為非洲羽壇霸主,獲得過非洲羽毛球團體錦標賽冠軍及多項個人冠軍。因此,羽毛球現在是塞舌爾家喻戶曉的運動項目。除了事業,羅國輝還收獲了愛情,他與一位塞舌爾姑娘結了婚,有了一對兒女。在名利雙收的誘惑下,更多中國教練走出國門也就不難理解了。

  以色列“母子組合”現身混雙

  蘇迪曼杯賽制分為四個級別,12支隊伍參與奪杯,還有21支球隊在另外三個級別各自為戰。菲律賓隊和以色列隊第四級別的一場小組賽,被安排在離記者席最遠的5號場地。不過,以色列隊參加混雙的運動員卻是兩位新聞人物:斯維特拉娜?齊爾伯曼和米沙?齊爾伯曼,他們是蘇迪曼杯歷史上第一對“母子組合”。 這對“母子組合”曾經參加過2009年的世錦賽混雙比賽,不過參加蘇杯還是第一次。兒子米沙隻有21歲,母親斯維特拉娜則已經47歲高齡了。兒子米沙還兼項男單,比賽中母親一看到兒子出錯了,就會大聲提醒兒子。而在混雙比賽中,米沙偶爾也會情不自禁地叫“媽媽”!兩人默契十足。盡管男單和混雙雙雙失利,但賽后在混合區接受採訪時,21歲的米沙對自己首次蘇杯之旅還是感到興奮。47歲的斯維特拉娜此時顯示出了母親的慈愛,她把兒子推向記者,示意多採訪他,自己則靜靜地站在一旁,面帶微笑地看著兒子。

  新加坡羽球情侶戰蘇杯

  黃梓良和梁語嫣作為新加坡隊的情侶搭檔,對記者表示“我倆有一個共同的夢想,那就是爭取參加明年的奧運會。這也是讓我們選擇成為全職球員的最大動力”。放眼世界羽壇,情侶不少,黃梓良和梁語嫣不過是其中的一對。新加坡男隊冠軍黃梓良的羽球之路走得很順暢,因為父母都曾是新加坡一代羽球名將,這讓他從小就得到了很好的熏陶。16歲那年,黃梓良入選國家隊,加入了全職球員行列。兩年的兵役,讓黃梓良的球技停頓和下降了許多。為了回升水平,他重新開始了艱苦的訓練。他說:“今年最大的願望是將自己第55位的世界排名,提升進前40。這樣才能憑世界排名直接獲得倫敦奧運會的參賽名額。”而排在女單世界排名100開外的梁語嫣,奧運前景就很渺茫了。這位8歲開始練球,17歲成為全職球員的女孩,坦言很喜歡和熱愛羽球:“我想打奧運會,所以堅持到了現在。”不管能否參加奧運會,生活總要繼續。兩人已在為未來的生活做准備了。

  “李永波杯”暖場“蘇迪曼杯”

  世界羽壇三大賽事之一的蘇迪曼杯首次在青島舉辦,讓市民大飽眼福,甚至出現了一票難求的現象。觀察現場觀眾的表現,不難發現青島觀眾愛球、懂球。羽毛球在青島有深厚的群眾基礎。

  據《羽毛球》雜志主編,資深羽毛球媒體人王渝燕介紹,目前在青島打羽毛球的人越來越多,就在蘇迪曼杯開賽前一周,青島舉辦了一次別開生面的3人對3人的羽毛球比賽---李永波杯”凱勝3V3混合團體賽,獎杯是國家隊總教練李永波捐贈,比賽中三名隊員上場比賽,男女隊員可以混合上場。與蘇迪曼杯多少有點相像。 “100多支隊伍參賽,這一數字也創造了青島市業余羽毛球比賽的參賽紀錄。”王渝燕介紹說。

     

聯系本文記者

王繼晟
[留言][博客][微博]
(責任編輯:溫靜)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精彩圖片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