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娜父親節寫給爸爸的信 繼承硬勁走向成功(圖)--體育--人民網
人民網

李娜父親節寫給爸爸的信 繼承硬勁走向成功(圖)

2011年06月21日08:46    來源:《新快報》     手機看新聞

李娜為數不多的全家福
李娜為數不多的全家福
  李娜法網奪冠以后,李娜的媽媽李艷萍對著電視機默默地流下了眼淚。“每次看到李娜,我都想起了孩子她爸,如果他在,看到李娜取得這樣的成就……那該多好。”李艷萍說。李娜心裡最親的人,就是爸爸。小時候,李娜和爸爸最聊得來,有什麼心事都跟爸爸說,包括將來的夢想,“李娜很像她爸爸,很硬,自己想做什麼,一定要做到。”

  1996年,李娜從北京去廣州比賽,途中經過武昌火車站,病重的李盛鵬趕到月台,強作精神向女兒揮了下手,久未回家的李娜就這樣匆匆看了父親一眼。而這一眼,是李娜見到父親的最后一面。

  2011年法網開賽前,5月14日,李盛鵬的生日,李娜在微博上寫道:“有些人雖然再也見不到了,但是我心中有個重要的位置永遠為你保留,生日快樂!”

  三周后,李娜在羅蘭加洛斯登頂,成為亞洲首個大滿貫單打冠軍。帶著承自父親的硬(武漢方言,意為“?”),最討厭被人牽著鼻子走的李娜,用自己的方式成功了。

李娜在武漢中山公園

  沒有童年的孩子

  因為少小離家,李娜在家裡的近照並不多。在家裡留著的,都是李娜20多年前,已經有些泛黃的老照片。在那些照片上,當時還在讀幼兒園的小李娜扎著馬尾,面對鏡頭,傻傻地笑。

  看著這些照片,李媽媽的語調突然有些低沉。“我最近經常覺得內疚,覺得對不起李娜,她是一個沒有童年的孩子。”她指著這些照片,低聲說,“看,這些照片是在她4、5歲的時候去中山公園拍的,而且都是同一次。”

  在李媽媽的提醒下,記者才發現,小李娜在這幾張照片中,都穿著同一套衣服:白色的上衣、綠色的喇叭褲。因為父母工作忙,李娜去公園玩的次數屈指可數,而從李娜5歲半學體育以后,到公園玩對這一家人來說更是一種奢望。

  來自父親的願望

  5歲半,李娜就扛著羽毛球拍去訓練了。爸爸李盛鵬曾是省隊的羽毛球運動員,希望李娜能夠繼續從事體育事業。他將自己參加奧運會的夢想,都寄托在了女兒的身上。

  雖然退役后,在一家國營工廠做銷售的李盛鵬,需要常年往外跑,但隻要他在武漢,他肯定會搶著當女兒的“接送工”。

  有時候,嚴格的李盛鵬連學校到訓練場這一小段路都不放過。為了鍛煉女兒體能,李盛鵬會自己騎車,然后要求李娜跟在自行車后面的跑,從學校一直跑到訓練場。

  8歲李娜想家哭了

  學了一年半羽毛球后,李娜被新華路業余體校的網球老師夏溪瑤相中,轉打網球。不到半年,李娜就轉到了直接往省隊輸送苗子的重點班。重點班需要住校,這對於才8歲的李娜來說,實在有點難適應,她甚至多次因為想家而哭鼻子。

  那時業余體校條件欠佳,需要自己打水洗澡,宿舍就是大通間,十幾人住一間房。訓練結束以后,李娜就坐在陽台上等媽媽來送飯。如果媽媽來遲了,李娜就會哭著喊:“媽媽……媽媽怎麼還沒來?”為了多陪陪女兒,李媽媽都會陪著女兒做完功課,直到她上床睡著以后才舍得離開,“有一次,我以為她睡著了,輕手輕腳地走到門邊,正打算離開,卻突然聽到她躲在被窩裡哭,當時我的心都酸了……”

  不過,李娜的適應能力非常強,三個月后,李娜不僅不哭了,反而一看到媽媽就嘟嚷:“你怎麼又來了?”

  父親病床托孤

  1992年8月,10歲的李娜已經成長為業余體校裡數一數二的好手。可是,李盛鵬卻因先天性血管狹窄住進了醫院。醫院裡的李盛鵬依然心系女兒,他在病榻上寫了一封信,讓李媽媽交給了夏老師。

  “夏指導,由於自己身體不好,已經住院兩個月了,一直沒時間來看李娜訓練,隻有她到我這裡一次,我才問她一次……李娜隻當是你的姑娘一樣,不對的地方狠狠地打……"嚴師出高徒"……這孩子以后一定會報答你的。”盡管已經過去了差不多20年,但是夏溪瑤還是對這封信記憶猶新,她非常流利地背出了信裡的內容。

  這封信,夏溪瑤一直保存到2001年,當李娜在廣州全運會豪取三金一銅回到武漢,夏溪瑤才將這封信交到李娜的手上。看著父親的字跡,李娜忍不住哭了……

  未見父親最后一面

  李娜並不是一個愛哭的人。“你看,她拿了大滿貫冠軍這麼大的事,都沒哭。”在李媽媽的記憶裡,李娜很少在她面前哭,即使在知道父親去世后,李娜也隻會偷偷躲起來哭。

  1996年,14歲的李娜已經隨湖北隊到處征戰,而李盛鵬再度病發。醫生告訴家人,這一次,撐不了多久,要做好思想准備。“不要讓李娜回來,不要耽誤她,要讓娜娜出成績。我的李娜要是能參加2000年的奧運會,那該多好啊!”在病床上,李盛鵬不讓李艷萍叫女兒回家。每當李娜打電話回家問起父親,李艷萍都以“出差”為由搪塞過去。

  其間,李娜從北京到廣州比賽,途中經過武昌火車站。為了讓女兒放心,病重的李盛鵬來到了火車站,李娜就在站台上見了父親一面。而這一次分別,就是永別,這一次隻有十多秒的見面,就是李娜見到父親的最后一面。

  等李娜從廣州比完賽回到家,打開門,她第一眼就看到父親的遺相和花圈。李娜立刻呆住了,什麼話都說不出來。“她當時想哭,但硬是忍住了,那時親戚都在。”李艷萍到了晚上,經過女兒的房間,才聽到李娜躲在房間裡哭。

  寫給爸爸的信

  爭氣的李娜,15歲的時候已經是全國冠軍,也創造很多中國網壇的紀錄。可是,李艷萍卻不敢多看一眼女兒的比賽。就連李娜法網奪冠的那一天,李艷萍也沒有看比賽,她一個人跑到街上瞎逛,直到親戚打電話告訴她,“李娜奪冠了!”她才飛奔回去和親戚一起歡呼,然后又在電視機前哭了一場。

  “我不是在乎輸贏,只是每次看到李娜打比賽,我都會想,如果她爸爸在,看到那該多好啊!每次一想到這……我都不忍心看下去。”李艷萍的這番話,從來不敢在女兒面前說,她知道李娜,一直還在想著爸爸。

  李盛鵬的生日是5月14日,每年的這一天,無論有多忙,李娜都會寫一封信給爸爸,然后把它夾在日記本裡,讓時間沉澱她的思念。今年的5月14日,正是李娜出發到慕尼黑進行法網備戰的前一天,李娜依然沒有忘記這個特別的日子。她相信,爸爸一直在天上,注視著女兒的一切……

(責任編輯:溫靜)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 精彩圖片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