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俊:足球為何成為腐敗之球--體育--人民網
人民網

羅俊:足球為何成為腐敗之球

2011年06月24日09:16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海外版》     手機看新聞

羅俊:足球為何成為腐敗之球
  就在上周,震動中國足壇的“南楊案”遲遲沒有開審,倒是韓國足球針對假球事件下了狠手。韓國職業足球聯盟決定將參與之前假球事件的10名球員從K聯賽永久除名,同時剝奪這些球員在聯賽任職的權利,並對相關俱樂部採取了扣除足彩分紅的處罰。

  與此同時,國際足聯針對亞足聯主席哈曼的黑金丑聞尚無定論,而意大利爆發的以球星希格諾裡為首的足球賄賂案同樣風波未平。由此可見,關於足球的腐敗事件層出不窮,屢禁不止,全世界各國不管足球水平高低,隻要是有足球的地方就容易滋生腐敗,毫不夸張地說,足球在成為世界第一運動的同時,幾乎也成為腐敗之球。

  腐敗的源動力——

  足球就是造錢機器

  一切腐敗的源頭都可以歸結於利益,而利益的最集中體現就是金錢。現代足球運動經過百年的發展早已成為世界第一運動,每天每時世界上每個角落都會有大大小小的足球比賽進行,由此所帶來的巨大商業價值和經濟利益無法估量。據不完全統計,早在上世紀的最后10年,世界足球運動每年的產值達到了2500億美元。

  電視轉播權和贊助費是足球事業最主要、最穩定的經濟來源,以剛剛結束的南非世界杯為例,電視轉播授權費和特許贊助費達到破紀錄的27億美元,僅次於奧運會。

  巨大的經濟利益造就了一大批身家上億的俱樂部和球星。歐洲的一些著名足球俱樂部,其身價一般都在上億美元,而世界足球第一豪門曼聯俱樂部的身價高達幾十億美元。另外,一些世界富商或財經大鱷都把足球當成投資砸錢的對象,不惜重金投身到足球圈。可以說,隻要足球在場上滾動,就會源源不斷地卷入大把大把的鈔票。

  腐敗的推動力——

  有賭博就有假球黑哨

  在巨大的經濟利益驅使下,圍繞足球相關的任何人都可能鋌而走險,上到官員,下到球員,無一例外,而為假球黑哨提供利益來源的大部分都是足球賭博。這其中,既有由博彩公司主導的合法的競猜,也有由地下庄家主持的非法賭球。不管是合法的還是非法的,每年世界各地涉及的賭球金額多到無法想象。

  世界各國發生的各類假球事件,背后或多或少都和賭球有直接的裙帶關系。以中國為例,雖然足球職業化在中國發展時間不長,但賭球卻異常“繁榮”。北京大學中國公益彩票事業研究所王薛紅曾經分析,國內每年的非法賭資和彩票的資金比例大概是10︰1。2008年,中國彩票銷售額為1059億元人民幣左右,按此類推,中國的非法賭資每年可能高達1萬億元左右。在如此恐怖的金額催生下,俱樂部踢假球,裁判吹黑哨也就不足為奇了。

  實際上,像歐洲等足球博彩產業發達的國家,同時也是對非法賭球活動控制得較好的國家。中國大陸和東南亞等國家和地區是非法賭球活動的重災區,在這些地方,足球博彩業的發展無一例外都很落后。

  腐敗的溫床——

  從國際足聯到各國足協

  國際足聯由法國人介朗發起成立於1904年。介朗肯定沒想到這個民間組織機構將發展成為世界上最大的跨國“政府”。國際足聯自成體系,擁有包括“司法仲裁權”在內的一套完整的從上至下的機構,獨斷專裁,不受任何地方法律和普通法院的監管和管轄。這樣高度集權的組織機構,最容易滋生腐敗黑幕,用中國著名足球評論家顏強的話來說就是“絕對權力,絕對腐化”。

  有了國際足聯這個“榜樣”在上,下到各國家和地區的足球協會或足球聯合會,同樣可以憑借足球的巨大影響力為所欲為,發生在中國的“南楊案”就是最好的佐証。由於體制不同,足協在中國算得上半個官辦組織,然而就是在體制內的足球協會也會發生官員腐敗的惡劣事件。

  現代足球的影響力已經跨越了體育的界限,其觸角甚至延伸到了政治領域。在加勒比地區,一場足球比賽可以引發兩國戰爭。在韓國,國際足聯副主席鄭夢准參加了韓國的總統選舉。而國際足聯主席布拉特所到國家,其接待規格甚至不遜於國家領導人。

(責任編輯:溫靜)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精彩圖片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