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針灸專家任伊朗男籃隊醫 稱曾被罵民族罪人--體育--人民網
人民網

中國針灸專家任伊朗男籃隊醫 稱曾被罵民族罪人

2011年09月17日09:03    來源:《華西都市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他叫祁營洲,是一個普通的中國人,28歲,個子不高,稍顯瘦弱,他是北京新東方學校的英語老師,也是北京一家醫院的醫生,精通針灸

  兩年前的亞錦賽,他臨危受命治好了伊朗隊絕對核心巴赫拉米和卡茲米,幫助伊朗隊在中國隊的主場橫掃奪冠,並成了伊朗隊的隊醫

  兩年前有人說他是“罪人”,兩年后有人說他是“臥底”,他自己說自己就是一個醫生,職責就是治病救人,這和比賽沒有關系

  兩年前,祁營洲受聘成為伊朗隊的隊醫兼翻譯,這一次,他隨同伊朗隊集訓直到來武漢參加亞錦賽。昨天,華西都市報記者獨家專訪了這位“敵營中的針灸專家”,聽他講述兩年來他與伊朗隊的故事。

  “我的職責就是治病救人”

  “兩年前的我還在天津中醫藥大學讀書,那天深夜接到一個朋友電話,說是男籃亞錦賽有一支外國球隊需要一個英語好的中醫,能治運動損傷的,我就去了……”這就是祁營洲與伊朗男籃結緣的開始。

  “當時伊朗隊的要求很簡單,能讓兩人上場比賽就行,如果按傳統治療,可能要兩周,但我當時卻真的做到了,讓他們可以參加下一場的比賽。”正是由於祁營洲的出手相助,伊朗男籃才有機會以完整的陣容,去沖擊冠軍最后成功問鼎。

  當時,雖然很少有人知道這件事,但知道的人卻對他的行為不理解,“他們甚至說我是民族罪人,”祁營洲說,“但我自己知道,我就是一個醫生,我的職責就是治病救人,這和比賽沒有關系。”

  “我確實在為伊朗隊把脈”

  上屆亞錦賽后,伊朗男籃認定了祁營洲是隊醫的最佳人選,通過伊朗奧委會的邀請和洽談,祁營洲成為伊朗男籃的隊醫兼翻譯,開始了在德黑蘭的工作。“有朋友說我好像是成功臥底了。”祁營洲說。

  祁營洲隨伊朗隊已先后參加了斯坦科維奇杯、男籃世錦賽、廣州亞運會等重大賽事,在他的博客裡,可以看到很多他在伊朗生活的照片,不過他卻說,他並沒有一直待在伊朗。“畢竟,我在中國還是有工作的,而且當英語老師和醫生,是我的願望,也成了習慣,放不開。”因此,祁營洲不得不在伊朗和中國之間來回奔波,一年中有一半的時間是在伊朗度過的。

  這一次,伊朗隊和中國隊依然是絕對死敵,更關乎直接獲得奧運會參賽席位,但祁營洲並不會太糾結,“該糾結的,兩年前就已經糾結過了。”有人說,祁營洲就像是一個臥底,他的一雙手,就掌握著伊朗隊的命脈,“這種說法有些偏激,但我確實是在用我的手為他們把脈,說我掌握他們的命脈,但我不可能去害他們吧,這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我隻有祝兩個隊都好運

  在昨天中午伊朗隊的訓練中,祁營洲把巴赫拉米叫到一旁交待了幾句話,記者注意到,平時在場上威風八面的巴赫拉米這時候也只是認真地一直在點頭,難道祁營洲還負責交待戰術?

  原來,兩年多的隊醫生涯,已經讓祁營洲和伊朗隊員、教練都以兄弟相稱了,看到巴赫拉米的訓練,祁營洲是擔心他跳得過高而損傷半月板。“我不懂什麼籃球戰術,但兩年多的相處,隊員們都很聽我的,剛才我就是在給巴赫拉米說,讓他注意動作,他很聽我的,包括哈達迪和卡茲米,他們都很尊重我,所以,我覺得他們很可愛。”

  對於此次亞錦賽,作為隊醫的祁營洲說:“有些傷病,但一直都在克服,他們確實比兩年前要強了。於我來說,我是中國人,我當然會有民族榮譽感,可我又是屬於伊朗隊的人。所以,我隻有祝兩個隊都好運吧。”

(責任編輯:溫靜)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 精彩圖片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