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花滑遭遇“成長的煩惱”--體育--人民網
人民網

  

中國花滑遭遇“成長的煩惱”

記者  季芳

2011年11月08日07:42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上海“海上王冠”的冰面上,有嘆息也有驚喜。

  2010/2011賽季世界花滑大獎賽中國杯的比賽5日在這裡落幕。中國名將張丹/張昊在闊別賽場一年后,以一枚銀牌完成了自己在國內賽場的回歸之戰。小將組合隋文靜/韓聰、於小雨/金洋則表現平平,僅排名第五、第六位。

  作為中國隊的優勢項目,雙人滑未能實現主場的驚艷亮相,相比之下,中國隊在單人滑項目上的突破則令人驚喜。小將宋楠在男單比賽中摘得銅牌,同時創下了自由滑154.03分的個人最好成績。

  老將:“光環”之下面臨挑戰

  雙人滑項目一直是中國花滑隊的王牌。從上世紀90年代末,申雪/趙宏博這對組合開始挑起中國花滑隊的大梁,中國的雙人滑項目在國際賽場上的成績一路攀升。在主教練姚濱的帶領下,3對組合申雪/趙宏博、龐清/佟健以及張丹/張昊一度成為中國花滑隊在賽場爭金奪銀的“悍將”。2010年冬奧會,申雪/趙宏博奪得了中國代表團在雙人滑項目上的首枚金牌,更將整支隊伍推向了巔峰。

  然而,申/趙組合創造的“奇跡”難再復制,處於“光環”之下的老將們能否重拾“當年之勇”?

  進入新的奧運周期,隨著申雪/趙宏博的退役,龐清/佟健選擇了休賽調整,張丹/張昊肩負起領軍的重任。這對組合成名已久,卻在新賽季遇到了新的煩惱。挑戰“高難度”曾經是張丹/張昊組合取得高分的“撒手?”,但張丹接近一米七的身高卻成了他們實現難度突破的一大障礙。“做托舉確實更難了,再增加難度也不現實,我們現在積累的傷病也比較多。”對於張昊來說,增加體能是唯一的解決方法。

  穩定的發揮依然是這對組合的優勢之一,但此次他們以9分多的差距落后於俄羅斯組合川口悠子/斯米爾諾夫,也意味著他們需要找到難度之外的新的“突破口”。一枚銀牌,對於尚處於恢復期的張丹/張昊來說,並不算太糟,但面對難度突破過程中的種種障礙,這對組合會恢復到何種狀態?未來的上升空間還有多大?

  對此,教練姚濱隻強調了“堅持”二字,“關鍵取決於他們在訓練中怎麼堅持,取決於他們是否有決心。老隊員隻要堅持就能挖掘出潛力。”

  新秀:“沉寂”之中尋求突破

  小將宋楠的脫穎而出無疑有些“黑馬”的意味。本次比賽,宋楠在短節目中的發揮難言出色,在8名參賽選手中僅排名第五,但他卻以自由滑154.03分的高分成功躋身前三名,為沉寂了7年的中國男子單人滑摘得了一枚銅牌。

  上賽季剛剛進入成年組比賽的宋楠坦言,自己在比賽中看到了很多不足,“我需要在跳躍、旋轉與表演等方面做得更好,讓表現更加流暢”。

  年輕選手的成長需要大賽的歷練。宋楠這枚銅牌的取得雖然有偶然因素,卻也讓人們對於中國花滑的未來有了幾分期許。

  事實上,單人滑一直是中國花樣滑冰發展中的“軟肋”。自陳露在長野冬奧會實現獎牌“零”的突破后,女子單人滑隨即陷入后繼乏人的尷尬境地。而男子單人滑更是在郭正新、李成江之后,屢屢為晉級世錦賽決賽勉強一戰。

  在低谷徘徊的單人滑應如何破解困局?

  后備人才匱乏一直是單人滑實現突破的掣肘。按照女單教練李明珠的思路,培養年輕選手是在為中國花滑的未來鋪路。“后備力量太少了,”她表示,單就女單而言,目前國家隊的幾名隊員實質上只是二線選手,在動作的規范性和難度等方面都有很大欠缺。“花滑項目很注重細節,比如技術的規范性、步伐的銜接、藝術的表演力和對音樂的感覺,這對於這些孩子來說都只是剛剛開始。”

  單人滑項目的基礎較為薄弱,對於這些年輕選手來說,成長尚需時日。本次比賽,剛滿16歲的張可欣在女單比賽中發揮出色,排在第四位,追平了中國選手在中國杯比賽中的女單最好成績。然而要厚積薄發、實現突破,過程依然漫長。

  對於中國花滑隊的老將和新秀們來說,新的奧運周期,挑戰與機遇並存。 



聯系本文記者

季芳
[留言][博客][微博]
(責任編輯:袁勃)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精彩圖片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