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昶伯執教上海女曲擱淺 名帥為何遭冷遇?--體育--人民網
人民網

  

金昶伯執教上海女曲擱淺 名帥為何遭冷遇?

記者  陳晨曦

2011年12月02日07:44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12月1日,韓國人金昶伯待在北京的家中,一如平日一般閑適。一周前,這位赫赫有名的曲棍球教練在上海經歷了他未曾想到的“冷遇”,擔任上海女子曲棍球隊主教練一事也就此擱淺。“這是很小的事情,對我沒什麼影響。”金昶伯重新說起這段不快,一個個讓人迷惑的問題,也在他流利但不太標准的漢語講述中漸漸清晰。

  緣何重新出山?

  自從2008年帶領中國女曲獲得北京奧運會銀牌后,金昶伯就放下教鞭,淡出了人們的視線。“我媽媽、愛人都在北京。我的小兒子正在北京的一所學校讀高二,明年就要上大學了。”老金顯然已經適應了在中國的生活,並把家安在了北京。而且,這裡還有讓他更難以割舍的牽挂——他為之奉獻了九載光陰的中國女曲。

  如今,每逢亞運會、全國錦標賽等重要賽事,金昶伯都會以私人身份去觀戰,關注中國姑娘的表現。“這是一生的事業,暫時離開隻為更好地充電。有時候,跳開去看反而清楚,這幾年的旁觀讓我獲益匪淺。”老金的心從未離開曲棍球場。

  11月22日,一則消息引起了人們的高度關注:金昶伯重新出山,執教上海女曲。老金坦言,是上海體育局的一片赤誠最終打動了他。對於這個選擇,金昶伯現在也不言后悔。他說:“上海體育局多次的邀請很讓我感動,在答應執教上海隊之前,我去了上海三次。”

  在幾次近距離觀察上海隊之后,老金對這支球隊提出了自己的一些看法:“這支球隊的18名隊員水平參差不齊,年輕隊員的實力很差,甚至沒有二線隊。我覺得自己可以幫助球隊解決好這些問題,所以決定出任主教練。”

  有感動,更有挑戰,熟悉金昶伯的人都知道,這是堪稱性情中人的他無法抗拒的。

  在上海發生了什麼?

  在11月23日抵達上海后,金昶伯受到了上海市體育局的熱情接待,但是到了球隊之后,他卻感受了完全不同的冷遇。

  上海女子曲棍球隊是上海市“區辦市隊”中唯一的集體球類項目,於2003年落戶閔行區。現在隊中的主教練崔英彪曾經是金昶伯在國家隊時的助手,教練兼隊員程暉曾是金昶伯的得意弟子,也是上海隊中唯一參加了北京奧運會的隊員。

  就是這樣一個堪稱金昶伯“嫡系”的教練組,卻在自己的“老師”接手之后流露出強烈的抵觸情緒。據上海《新民晚報》報道,程暉在金昶伯與教練組見面會上說:“金老師,不是我不希望你來。我反對,是因為我想保護你。在國家隊,你是成功的,到了上海,你未必成功,這豈不是要毀了你的英名?”

  事后,金昶伯也認可了《新民晚報》的報道,表示這篇報道基本還原了他在上海短短47個小時的經歷。

  金昶伯回憶說:“在此前幾次接觸球隊時,就感到教練組對我有些冷淡,但我並未放在心上。”他對自己在上海的遭遇感到不解:“我是來幫助上海隊、幫助教練組的,不是為了錢,也不是為了位子。即使是隊裡最恨我的人,也應該歡迎我的到來。”

  中國曲棍球協會的工作人員在接受採訪時介紹說,上海隊在11月中旬結束的全國女曲錦標賽上獲得亞軍,目前,該隊的張磊和崔秋霞入選了國家隊,正在江蘇集訓。不過,對於金昶伯執教上海隊擱淺一事,該工作人員表示,此事由於涉及地方球隊,不便多說。 

  如此冷漠為哪般?

  11月30日,上海市體育局在官方網站發布了這樣一條通告:“上海市體育局對邀請功勛教練金昶伯來滬執教非常重視,對不思進取、安於現狀的上海女子曲棍球隊將實施全面的教育整頓。市體育局強調此風不可長。”

  如今,位於閔行區的上海女曲訓練場已經大門緊閉,全隊停訓整頓。記者撥打上海隊教練崔英彪的手機,始終無法接通。

  “不思進取,安於現狀”,這是上海市體育局對女曲的評價。據上海媒體介紹,上海隊建隊9年,隊員們每天訓練后可以回家,4個教練也習慣了帶孩子、執教兩不誤。所以,他們拒絕為金昶伯的到來做出改變。金昶伯在接受記者採訪時也承認,他的到來,肯定會使球隊的現狀發生改變,從教練到隊員,對他的嚴格要求和大運動訓練肯定會有所抵觸。

  在採訪中,老金特別提到了昔日的弟子程暉:“在2004年雅典奧運會時,程暉是中國女曲的隊長,但是從2003年起,她的一些行為就和其他人不一樣。”2008年,有傷在身的程暉仍被金昶伯召入球隊,成為國家隊中唯一的上海隊隊員。當時,老金已經開始球隊年輕化的打造,召入程暉,是因為他感恩上海市體育局多年來對中國女曲的支持。

  今年9月,老金在北京度過了自己56歲的生日,2008年奧運會的很多隊員特地趕來為恩師慶祝,不能趕來的就打電話送上祝福。“可程暉連電話都沒給我打”,老金說到此事,還有些黯然。當年,正是因為金昶伯的引薦,程暉進入了上海隊的教練組。2006年程暉大婚,金昶伯更是特地趕去祝賀。金昶伯說:“無論能力高低,人好或者不好,都是我的學生。”

  “要看開一些,總想這件事沒什麼意思”,老金沉默許久,說出了這句話,像是在安慰自己受傷的心。

  1日晚,上海市體育局辦公室相關負責人表示,金昶伯教練是否放棄執教上海女曲尚無定論,雙方仍在溝通之中。而對於上海女曲的處理意見,上海市體育局正在加緊研究,將在第一時間對外公布。




     
聯系本文記者

陳晨曦
[留言][博客][微博]
(責任編輯:袁勃)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精彩圖片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