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體指導員 誰來溫暖你的心--體育--人民網
人民網

全民健身面面觀③

社體指導員 誰來溫暖你的心

記者  陳晨曦

2012年02月10日00:00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年近60歲的徐福全,擔任社會體育指導員已17年,在陝西省西安市閻良區也是小有名氣。不過,徐福全在滿腔熱情默默奉獻的同時,也有著困惑與不解:“社會體育指導員的工作事關老百姓的健康快樂,為何在很多地方卻少人關注?社會體育指導員的數量一直在增加,為何真正在一線做輔導的卻並不多?”

  這個群體不簡單

  要有熱情,願意奉獻,還要有一定體育基礎和輔導能力

  在徐福全看來,想成為一名合格社會體育指導員,很難。

  “首先,這個人要有熱情,願意奉獻,還要有一定體育基礎和輔導能力。在基層,這種復合型人才並不多。”徐福全說。

  雖然條件似乎很苛刻,但基層拿著社體指導員証書的人數卻並不少。在徐福全所在的閻良區,28萬居民,有700多個各級社會體育指導員,國家級的有8名,但老徐說:“這些指導員,能在一線做輔導的並不多。”

  如今,全國擁有社會體育指導員証書的人已經達到70萬,這一數字在3年之內將達到100萬。

  在區縣一級的社體指導員隊伍中,體育部門、教育部門的領導和工作人員大都拿到了等級証書,他們或許也都有一顆志願服務的心,但不一定擁有體育特長,而且各種事務性的工作也讓他們難有時間和精力走進社區、廣場、公園,成為全民健身的服務者。

  徐福全說:“基層的社會體育指導員不能隻要數量而忽視質量,基層渴望要一些腳踏實地、勤勤懇懇的工作者,時間、熱情、能力,缺一不可。”

  對於能力,基層社會體育指導員的培訓工作就顯得尤為重要。國家體育總局社會體育指導中心指導員部主任邢小泉說:“今年的一項重要工作,就是加強培訓,提高現有指導員隊伍的素質、提高指導員的業務能力,培訓是杠杆。”

  社會體育指導員老齡化也在困擾著徐福全,“在我身邊,全是一些中老年人沖鋒在前,年輕人很少。也難怪,年輕人都有自己的工作,時間有限。”

  在邢小泉看來,社會體育指導員的年輕化也“勢在必行”,“傳統的社體指導員就是在茶余飯后帶領大家進行體育鍛煉,無論是指導員還是參與者,都以中老年人居多,這種局面在今后必須要有所改變”。

  國家體育總局社會體育指導中心將通過與社會相結合、與協會相結合、與項目相結合的方式,大量吸收年輕人加入到社會體育指導員隊伍中。邢小泉說:“在國內比賽中獲得前幾名的運動員,我們都會征求他們的意見,如果有志願服務的意向,就給他們提供這樣的機會,為社會服務。通過這些體育明星的號召力,吸引更多的年輕人加入到健身人群之中。”

  經費保障成難題

  無償帶領大家鍛煉身體,有時還要自掏腰包買器材

  經費保障也是社會體育指導員面臨的一大難題。徐福全說:“很多社會體育指導員不僅要無償帶領大家鍛煉身體,有時還要自己掏錢買服裝、買電池、買磁帶,卻得不到關心,長此以往,難免會傷了他們的心。”

  各地都將體育彩票公益金中的一部分用作培訓社會體育指導員之用,但社會體育指導員要開展活動時,仍難有經費保障。

  成都體育大學的叢寧麗教授在日本研究學習了多年,她表示,日本的體育指導員在指導性質上分為職業與非職業兩種,非職業性體育指導員佔到了90%左右。這些體育指導員大多數都有各自的職業和穩定的收入。

  叢寧麗說,這些體育指導員都具有良好的敬業精神和為社會服務的意識,也與日本的社會基礎好、服務理念突出完善直接相關。

  但我國的情況又有所不同,社會體育指導員大都是中老年人,雖然有足夠的熱情,但本身經濟條件一般,在從事指導活動中再承擔費用顯然會成為負擔。徐福全說:“不能光讓馬跑不讓馬吃草,我們現在通過體育協會的力量,給承擔工作的社會體育指導員發些補助,一個月也就一二百元,但至少表達了一種關心。”

  志願服務是方向

  實踐証明,用競技體育的方式辦群眾體育不妥

  自1993年我國推行社會體育指導員技術等級制度以來,社會體育指導員始終是推進群眾體育工作的一支主力軍,而時至今日,這支主力軍仍有潛力可挖。

  國家體育總局群體司副司長劉國永有幾句話說得很重:“在全國社會體育指導員的人數達到65萬的時候,我們仍在關起門來做事,這是搞競技體育的方式,但群眾體育是社會工作。社會體育指導員這件事做了20多年,卻沒有做大做強,‘浮出水面’,究其原因是方法不對。社會體育指導員是具有體育技能的志願者,卻沒有用志願服務的理念方法去實踐。體育志願服務不僅給我們提出一個命題,也為我們提供了事業的新天地。”

  邢小泉表示,今后要繼續加強全民健身志願服務和社會體育指導員相結合,而與以往相比,形式上也將有所變化,“不搞大規模的志願服務,將志願活動變成日常行為,變成一種風氣”。

  叢寧麗介紹說,日本的體育指導員隊伍也並非在短時間內建立起來的,“從1987年到2005年,大致經歷了18年的時間才逐步理順”。據叢寧麗介紹,日本的體育指導員隊伍歸屬於日本體育協會,同時也分歸50余個單項協會管理,人數已經在10萬以上。這些體育指導員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他們真心熱愛體育事業,願意用自己的一技之長回報社會”。

  叢寧麗倡導志願服務“時間化”,每一級別的社會體育指導員在一年內規定一定數量的志願服務時間,比如,一級指導員一年做夠8小時的志願服務時間,才能具有晉升二級社會體育指導員的資格,以此類推。

  邢小泉表示,廣泛開展全民健身志願服務,是充分發揮社會體育指導員作用的重要形式。通過志願服務這種形式,引領廣大社會體育指導員積極開展志願服務工作,不僅充分詮釋了社體指導員這個稱號的內在涵義,也是推動全民健身深入、扎實、有效開展的具體舉措。



(責任編輯:袁勃)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