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體育>>2010年廣州亞運會

中國亞運首金得主:決戰前夜槍壞 隻有獎狀沒獎金

2010年10月19日09:22  來源:《新京報》  范遙 轉自新京報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

  

老槍無悔 


  許海峰在1984年奧運會上的“破天荒”之舉,成了新中國體育發展的一個標杆。不過,中國亞運會“零的突破”則要追溯到1974年(德黑蘭),一名叫蘇之渤的射擊選手打響了中國體育“沖出亞洲、走向世界”的第一槍。昨日,在安踏公司和中國奧委會共同主辦的廣州亞運會中國體育代表團領獎裝備交接儀式上,61歲的蘇之渤接受記者專訪,回顧了36年前的激情歲月,引出一段沉澱於記憶中的金牌往事。

  幸運奪冠 難以入睡

  新京報:你還記得36年前的奪冠情景嗎?

  蘇之渤:雖然時間過去很久了,但還是難以忘懷。印象裡當時的天氣特別熱,我一邊比賽一邊喝水。我打得比較快,提前完成了比賽,於是就在賽場裡看別的選手比賽,當時最強的對手是日本的大?政修,我一直注意著他的表現,他最后幾槍發揮欠佳,最終我以552環拿到了冠軍。

  新京報:當時感覺如何?

  蘇之渤:打完以后非常高興,但並不知道那塊金牌有多重要,就覺得自己沒有辜負祖國的重托,總算是完成了任務。往常中午回去吃飯,我都會小睡一會兒,那天中午確實有點興奮,翻來覆去睡不著。下午去領獎時,發現現場去了很多記者,我們隊裡的領導告訴我,這塊金牌,不光是德黑蘭亞運會的第一塊金牌,也是中國代表團在亞運會上的第一塊金牌。

  隻有獎狀 沒有獎金

  新京報:這麼重要的金牌,當時有多少獎金?

  蘇之渤:當時根本沒有獎金的概念,正值“文化大革命”時期,還在批評“錦標主義”和“獎金挂帥”呢。那一屆我總共拿到了3塊金牌1塊銅牌,回國后領到了一張獎狀,什麼錢都沒有。當時的社會真是很單純,我腦子裡什麼漲工資啊發獎金啊都沒想過,就是覺得自己還算不錯,沒讓國人失望。

  新京報:那你一直都沒拿到獎金嗎?

  蘇之渤:1978年的曼谷亞運會,我也參加了,當時我又拿到了兩塊金牌。那時“文化大革命”已經結束了,國家體委也剛剛開始授予“體育榮譽獎章”,我就是首批獲得這個獎項的運動員之一,我記得當時獎勵了300元錢,已經感覺非常不錯了。

  老槍總壞 服裝兩套

  新京報:奪得亞運首金時,參賽用的槍怎麼樣?

  蘇之渤:1974年,“文化大革命”還沒結束,那時的槍彈條件都很差,小口徑手槍全都是以前生產的老槍,總是壞,經常要拿去修。我們組帶了6支槍去德黑蘭,就在氣手槍比賽前一晚,我的手槍壞了,當時教練忙了一晚上,總算把它修好了,能夠正常比賽了。

  新京報:這次廣州亞運會,運動員都有專門的領獎裝備,你那時候呢?

  蘇之渤:和現在的運動員們比不了啊,我那時候隻有兩套衣服,開幕式穿的是中山裝,就是運動員入場時穿的那種,比賽時隻有一套運動服,領獎時隻能穿運動服,隻不過在前面別一個特制的國徽。你看現在的運動員多好,連上台領個獎,都有專門的服裝和鞋子。

  無緣奧運 確實遺憾

  新京報:你3屆亞運會拿到5塊金牌,卻從未參加過奧運會,遺憾嗎?

  蘇之渤:1980年奧運會,我和王義夫兩人入選,但因為咱們國家抵制莫斯科奧運會沒去成。1984年奧運會,隊內已經確定了王義夫,剩下我和許海峰二選一,當時我的成績不如許海峰,就這樣落選了。從運動員的角度來說,沒能參加奧運會確實非常遺憾,畢竟那是最頂級的賽事,也是一名運動員的畢生夢想。

  新京報:許海峰在洛杉磯取得“零的突破”,有沒有想過,如果換做你呢?

  蘇之渤:(笑)時也命也,也許這就是命運吧。不過我也沒有很遺憾,我干了40多年射擊,盡了自己的綿薄之力,問心無愧。

     

(責任編輯:宋心蕊)

更多關於 射擊  亞運 的新聞
· 亞運會中國軍團舉行壯行儀式 中國首金得主憶當年
· 廣州亞運會會歌MV明日全球首發 拍攝刷新世界紀錄
· 數說從北京到廣州二十年變化
· 曹競:志願者的時代烙印
· 許海峰:終生難忘的5分30秒
· 盧元鎮:舉辦盛會意義深遠
· 張燮林:有境界才能有佳績
· 徐沛東:感謝時代 感恩祖國
· 鄧亞萍:國人心態日趨成熟
· 伍紹祖:精神財富傳承至今
相關專題
· 2010年廣州亞運會

我要留言


留言需知>>

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有關法律、法規,尊重網上道德,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而直接或間接引起的法律責任。
人民網擁有管理筆名和留言的一切權力。
您在人民網留言板發表的言論,人民網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
如您對管理有意見請向留言板管理員或人民日報網絡中心反映。

體壇花絮更多>>

體育專題

日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