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社:國足一敗再敗 誰導演了這場戲--體育--人民網
人民網

新華社:國足一敗再敗 誰導演了這場戲

楊明

2011年11月13日09:00    來源:新華社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再見國足,隻有2018年世界杯
卡馬喬儼然已成為替罪羊


  【解說中國足球預案】

  1、這是中國隊的開局之戰!——輸了——沒關系,才開始。2、這是中國隊的重要一戰,對手弱是全取3分的大好機會!——輸了——還有機會,關鍵就看下一場了!3、這是中國隊關鍵一戰!——輸了——還有機會,下一場拼了!4、這是中國隊的生死一戰!——輸了——讓我們一起期待四年之后。

  這是央視主播張泉靈昨日所織的一條“圍脖”。讀罷,讓人莞爾,更有幾分酸澀。

  所謂“基本”,蓋因有過N次理論希望而最終覆滅的“嚴謹”表達。

  國足一敗再敗,誰之過?誰負責?這個無望的追問,又一次在失利之后回響。

  <檢討的>

  客場再敗於伊拉克隊之后,隨軍督戰的足管中心副主任於洪臣再次重申,世界杯預選賽的失利責任在中國足協,卡馬喬不會因此下課。如此難得的主動攬責背后,似乎隱藏著不為人知的秘密。

  足協認錯:責任在我卡馬喬不下課

  “希望球迷們不要把失利的責任怪罪在隊員與教練員身上,而是在中國足協。一兩場比賽的失利看上去表現在運動員身上,實質反映出我們的整體工作,特別是足球培養體系本身出現了很多問題。”於洪臣表示,“對於足球這項競技體育運動來說,4年一個周期,這一次我們失利了,但我們要知恥而后勇,中國體育也有其他落后項目也是通過二三十年重新崛起,中國足球的路還很漫長,我們要有耐心。”

  20強賽之前,外界就一直在爭議到底該不該臨陣換帥,這一次出局后,媒體們普遍認為高洪波帶隊的話不至於如此。對此,於洪臣卻為卡馬喬進行了開脫。“我們一直都在強調,聘請外教是從長計議,不是短期行為,換帥的時候我們知道面臨世界杯預選賽的20強,但我們請卡馬喬來不僅僅是為了沖擊10強,沖擊世界杯決賽,而是從將來的長遠建設出發。”於洪臣說,即便國家隊在三年內沒有重要的賽事參加,卡馬喬也還會承擔青少年足球系統搭建的工作,同時對我們本土的教練起到傳幫帶的作用。

  針鋒相對

  對於於洪臣的這番官方發言,球迷們普遍不反感足協的認錯態度,但是對於卡馬喬,大家都覺得他沒有資格留任。一位球迷在微博上寫道:“且不說花了大價錢請他來,如果是世界級名帥,應該懂得因材施教,既然明知隊員們達不到他的戰術要求,卻繼續以我為主,卡馬喬應該引咎辭職,以此向球迷謝罪。”

  <抽風的>

  如果說足協的處理方式還算懂事,那麼作為國足隊長,參加了4屆世界杯預選賽的李瑋鋒,卻完全信口開河,竟然把出局的責任推到了球迷和媒體身上,這樣的不負責,可以說是在討打。

  大頭發瘋:媒體和球迷影響了球員心態

  昨日凌晨賽后,李瑋鋒首先擺出了一副大佬的姿態進行總結,“作為33歲的球員,能在場上和年輕球員踢球是非常快樂的事情,不管踢沒踢好,我沒有遺憾……比賽下來之后,我也對張琳芃講,紅牌沒什麼,因為我也有過這樣的經歷,對於他來說未來的路還會很長。”

  寬慰下小弟倒無可厚非,不料李瑋鋒話鋒一轉,將球員們身上的壓力,怪罪到了球迷和媒體身上。“我最想對媒體和球迷說,你們的心態影響了國家隊。在深圳的時候,媒體和球迷都不接受一場平局,但現在回頭想,如果在深圳打平,今天這場比賽我們守一守又怎麼樣呢?這就是我們的問題,2008年我們在主場輸給卡塔爾,很多人想我們已經失敗了,但如果我們贏下伊拉克和澳大利亞,也出線了。再說1997年,主場輸給卡塔爾大家都認為是世界末日,但當時要是客場贏下沙特,當時點球沒進,這樣世界杯也出線了。造成這種原因是媒體太浮躁了,影響我們球員。”

  針鋒相對

  聽到大頭的大話,球迷們不干了。“前兩場失利都與李瑋鋒有關,他還有臉站出來指責我們,球迷已經夠寬容了。”球迷們紛紛開始揭李瑋鋒的老底,認為隻要有他存在,不管是國家隊還是俱樂部,都不會有好結果。“2002年后的三屆世界杯預選賽,都是他當隊長,結果一模一樣。”有球迷如是說。華西都市報記者徐楊

  <抓藥的>

  不要再存幻想了,無需再找原因了。假如我們不想再自欺欺人,假如中國足球真有必要和真想崛起,隻有一條活路可走:從孩子玩起!

  從孩子玩起中國足球唯一活路

  先讓小足球在校園和城市縫隙中滾動起來﹔讓足球人口在快樂和玩耍中慢慢增長起來﹔讓足球不再受急功近利和“出線足球”的蹂躪和禍害,回歸自然,拿出足夠的耐心和平和,使其在艱難的環境中,尋覓到一個大眾都能接受的、恰如其分的定位。

  事實証明,幾十年的功利足球和有嚴重缺陷的管理體制已經走入死胡同。單從最近的數據上看——中國足球注冊人口8000人、青少年隻有7000人、女子足球隻有400人——完全可以得出一個不容否認的結論:中國足球已經死了!

  在一個有13億人的大國中,如果僅有這麼少的人,從事這項世界第一大運動,說明了什麼?

  我以為,起碼說明:第一、中國人喜愛足球完全是虛的!第二、足球在中國不是第一大運動,連前十名都排不進!第三、中國足協工作不及格,管辦必須分開!第四、中國足球迷葉公好龍,隻看不踢,世上罕見!

  其實,還可以列出N多項,但最關鍵的,也是大家很少從反向思考的是:這種現象到底是正常,還是反常?我們應該去証偽,還是去証明?

  許多人把板子抽向那個有50多名正式工作人員的中國足協及它的怪胎體制﹔怪罪足壇假賭黑和形象丑陋等等。但這些只是淺層的、外在的、流出膿的表象,起碼還有兩個容易被忽視的深層原因,從根子上制約了中國足球人口發展:

  第一、現行的弊端明顯、但又似乎找不到更好替代的應試教育,導致在學校和家長的雙重遏止下,孩子們無法接觸足球。

  第二、十多年畸形發展的房地產強橫地擠佔了本來就少得可憐的公共足球場,孩子們無處踢球。雖然足協連中國有多少足球場的數據都從沒統計出來過,但常規判斷是:中國的足球場存量應該也就能容納中國目前可憐的足球人口,且很難找到擴容空間。 新華社記者楊明

(責任編輯:楊磊)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 精彩圖片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