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樹靜分析后續案情 涉案金額最高南勇或被重判--體育--人民網
人民網

王樹靜分析后續案情 涉案金額最高南勇或被重判

孫永軍

2012年02月19日08:36    來源:京華時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南勇(資料圖片)。圖/Osports


  中國足壇反賭掃黑案一審宣判的第一階段昨天結束,但前足管中心主任南勇、謝亞龍兩名級別最高的涉案人員仍未審判。昨天,記者在與鐵嶺中院一牆之隔的酒店中,專訪了楊一民的律師王樹靜。據他透露,南勇涉案金額在500萬以下,但肯定比張建強的涉案金額(273萬)高,預計刑期是15年至無期徒刑。

  案情披露

  南勇涉案金額最高

  在此前公布的案情中,南勇從1997年到2010年13年間,多次收受各個俱樂部以各種名目送來的禮品、錢款,少則幾萬、多則幾十萬。其中,1999年甲A倒數第3輪,處於降級邊緣的沈陽海獅,在南勇的幫助下,3比0戰勝吉林敖東。賽季結束后,海獅總經理找到南勇。南勇說:“給了我20萬,后來想還給人家,但時間長了,事情就淡化了,而且腦子裡緊繃的那根弦也鬆弛下來。”

  據南勇介紹,很多人來足協拜訪時都會送點兒禮,“各種不同方式,有時給你放到辦公室﹔有時一塊兒吃飯送兩條煙,裡面放了錢﹔或者過中秋節送月餅,裡面有錢。各種手法,稍不注意,你拿的可能就不是一般禮品了”。

  至於南勇的案情到底有多嚴重,王樹靜通過代理楊一民案從相關權威單位得到了一些信息。他說,“截至目前,我了解的信息是,南勇涉案金額超過楊一民(123萬)、張建強(273萬),但在500萬以下。”

  相關律師在昨天一審判決現場透露南勇涉案金額為100萬左右,對此,王樹靜說,他可以確定地說,“不可能是100萬。”

  昨晚,相關律師告訴記者,“從我掌握的信息看,反賭掃黑案件所有被告人中,目前南勇是涉案金額最高、情節最嚴重的。南勇的問題,反映了中國足協、中國足球的問題,他的問題比較嚴重,遠遠超過張建強、楊一民”。

  案件進展

  南謝案進入公訴期

  從楊一民案來看,雖然其涉案金額不多,但庭審時間長達11個小時,可見在偵查、舉証方面相當復雜。與楊一民類似,南勇、謝亞龍作為中國足協的前掌門人,在証據採集和起訴書的起草工作上,可能要花去更多時間。

  不過,王樹靜昨天確認,“南勇、謝亞龍已經進入公訴期。也就是說,偵查階段已經終結,相關案件材料已由公安機關移交到質証部門、檢察機關以及審查起訴部門。從材料移交到起訴部門起就進入了公訴期,目前正在等待審判。”

  那麼南、謝是否關在一個看守所呢?王樹靜說:“南勇和謝亞龍不在一個看守所。他們剛開始可以關在一起,但目前要根據審判地確定。”

  開審時間

  一個月內接受審判

  南勇和謝亞龍作為最重要的兩名案犯,何時受審一直備受關注。

  此前,圍繞何時開庭審判,相關方面研究過多次,最終確定了目前的順序。南勇和謝亞龍的案件將放到整個反賭掃黑案件的最后,審理完他們二人即預示著反賭掃黑案的終結。

  對於南勇、謝亞龍等人的具體開庭時間,相關人士透露,南勇被羈押在鐵嶺調兵山看守所,意味著他將在鐵嶺接受審判。對於具體開庭時間,王樹靜透露,“南勇、謝亞龍將在近一個月內接受審判,而且基本可以確定會在3月份的兩會前接受審判。”

  預計刑期

  或將被判15年以上

  王樹靜根據自己掌握的有關南勇涉案金額以及情節的相關信息,對南勇的刑期進行了預判,“應該在15年有期徒刑到無期徒刑之間。”

  王樹靜分析說,“為什麼先審判楊一民、張建強,而把南勇、謝亞龍放在后面,我想有關方面是有考慮的。楊一民在整個足球反腐案中,在所謂高領域、高層次的案犯中,他所處地位最低、受賄金額最少、情節最輕、后果最輕,他能判多少呢?實際上,楊一民的判決取決於后續判決。楊一民目前判刑適中,后面的人會相對判得輕。今天的事實也証明,張建強判了12年,比楊一民重”。

  如果出現南勇比楊一民量刑輕的情況,王樹靜說,“我們就要提出異議,事實上是不是查清楚了,法律程序是否應用正確了,法律是否嚴謹。”王樹靜強調,這是他的一家之言。

  律師評案

  判決體現司法公正

  對於目前的反賭案一審判決情況,王樹靜說,他總體是非常滿意的,“通過丹東、鐵嶺兩地兩級法院比較適中的判決,量刑考量得非常好,體現了我們國家司法體制公平公正。我相信,張建強、楊一民、陸俊、黃俊杰等人的一審判決是實事求是的。在法庭上我們辯論了那麼長時間,最終法庭在量刑中體現出了辯護律師的一些合理辯護。”

  王樹靜認為,楊一民案需要深思,“懲罰一個罪犯,同時也斷送了一個科技人才。像楊一民這樣的專業人才,應該怎麼處罰,是以打擊為主還是以打擊為輔,或者怎麼感化挽救他,需要我們深思。”

  未解之謎

  謝亞龍案情至今仍不詳

  相比南勇的案情,2010年9月12日就被立案偵查的謝亞龍案一直是個謎。除央視播報中有些細節外,其余難以知曉。包括王樹靜在內的多名律師都不知道謝亞龍具體涉案金額,“得不到謝亞龍的信息。”王樹靜說。

  據了解,2006年,謝亞龍曾收受一家俱樂部20萬元,但謝亞龍認為,“這是該俱樂部給我的獎勵,不是權錢交易,只是聯絡感情。”2006年,謝亞龍收受前國足主帥杜伊經紀人5萬元,長春亞泰在奪冠后還送給他3萬元的卡。而對於廣藥給予他30萬元費用一事,謝亞龍說:“這些由法律來審判吧。”

  除南勇和謝亞龍外,還有包括前國足領隊蔚少輝、前足協裁委會主任李冬生、前福特寶公司總經理邵文忠等人尚未審判。蔚少輝在足協工作的28年中,多次收受國腳錢款、名表及奢侈品。其中,一名國腳為進國家隊向蔚少輝行賄10萬元人民幣、20萬日元以及一塊手表。李冬生管理裁判時,每年國際級裁判都要申報一次,為此,“要求進步”的裁判逢年過節都會看望李冬生,“而送錢的都是國際裁判,一般都是1萬,個別的有5000的”。也有俱樂部送錢,青島中能就曾給15萬元,目的是得到裁判照顧。

  本版採寫本報特派鐵嶺記者孫永軍

(責任編輯:楊磊)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