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劍卿:我像年輕的馬布裡 個性這東西確實難改變--體育--人民網
人民網

毛劍卿:我像年輕的馬布裡 個性這東西確實難改變

劉聞超

2012年03月19日09:09    來源:《東方體育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本報記者 劉聞超

  因為第四次洞穿老東家的球門,毛劍卿又一次被不少人推上輿論浪尖,甚至謾罵之下。面對這些,這個地地道道的上海人沒有選擇言語上的回擊,而是用實際行動上演著現實版的《北京人在紐約》:“如果可以,誰又想在這樣的年紀離開家鄉呢?”

  “申花是我家鄉的球隊,我自己的家也在上海。希望他們能在今年聯賽上有好的表現。”毛劍卿在上周五的賽后給申花送上了祝福,“但是,現實是如今我已經不在那裡,沒有必要總是回味過去。人生總是一步一步在向前走。”依然還是熟悉的鮮明個性,只是用毛劍卿自己的話來說,如今在外打拼的意義,顯然不再“只是一個人的事情”。

  去年底確定轉會國安到現在,毛劍卿在北京的生活剛剛進入第三個月。距離北京工體五分鐘路程的住所內,有著不少外賣送餐單,但更多時候這些紙張只是“擺設”:“一般情況下,還是和隊友一起吃飯的次數比較多。”在上海朋友多,自然應酬少不了﹔去了北京,生活看似空閑不少,但著實更顯充實:“除了與家人的聯系,平時就訓練場、住處兩點一線。”今年5月底聯賽第一個間歇期,毛劍卿就將回到上海陪伴家人,此前他將一直跟著國安征戰。這個文有戰神文身的年輕人總在不停地戰斗著。

  在助理教練魏克星眼中,毛劍卿是個“懂事的孩子,現在的他不需要外人太多操心。”值得一提的是,與申花一戰的賽后第二天,前一天僅上場不到一刻鐘的毛劍卿並沒有參加預備隊比賽:“老帕可能想讓小毛在下一場亞冠小組賽中首發。”

  東方體育:連續兩場比賽,帕切科派你替補出場,之前都有什麼特別囑咐嗎?

  毛劍卿:你也說了,這僅僅是這個賽季我的第二場比賽,所以真要說囑咐也談不上。上一場比賽其實也是差不多相同的時間段替補上場,教練希望我上去能把節奏提起來,作為我來說隻想努力去做到教練的布置,証明自己有這個能力去完成一些事情。

  東方體育:國安今年中場好手不少,怎麼看待與隊友間的競爭?

  毛劍卿:在任何球隊都是一樣,有競爭才會督促自己去不斷努力。職業球員,想要生存就得在不同場合都展現出自己的能力,那樣才能讓別人認識到自身的價值。作為我來說,還是那句話“做好自己能做的,然后時刻准備著”。

  東方體育:不僅你,包括郜林等一些從申花走出去的球員,都曾坦言自己在對上申花時,總是心情復雜,只是因為個性使然,所以表現出的反應也不一樣。

  毛劍卿:你是想說有關我進球之后的一系列慶祝動作是吧?個性這些東西,有時候確實很難改變。但是很多事情,過去的都已經過去了,離開上海這幾年,在外面一路走來,其實並非如外界一直渲染或者傳言的那般,總是依然有所謂的恩怨情仇夾雜在當中。為家人好好工作是硬道理,北京的生活對我來說才剛開始,自己各方面還在適應,但我相信自己能夠繼續活好。

  東方體育:和申花隊比賽的賽前賽后,與以前的隊友有聊聊嗎?

  毛劍卿:中場休息的時候,我們幾個替補去場地上熱身。和大牛(邱盛炯)隨便聊了幾句,但是都是些生活上的小瑣事而已,基本與足球無關。

  東方體育:訓練之余怎麼打發時間,畢竟來北京之后,什麼事都得自己來。

  毛劍卿:在外面租的房子,離訓練場也就五分鐘的路程,就在工體邊上。平時基本兩點一線,歇下來就和家人通通電話沒什麼特別的。倒是昨天晚上去看了北京男籃的比賽,因為馬布裡是我兒時的偶像,他的外號叫“獨狼”,特立獨行而且隨性,那時候覺得自己和他挺像。其實,很多人可能都覺得我難以接近,但人總是會慢慢長大,一些曾經這樣想或者這樣做的事情,現在或許就變得不一樣了。球場上我還是那個我,場下脫了球衣與自己的朋友在一起時,我也會有說有笑,與別人沒什麼兩樣。我並不是所謂的孤僻,也沒有孤獨。

  東方體育:在你進球之后的當天晚上,鴿子(姜嘉俊)曾在個人微博上表達了對你的支持。對同樣剛剛加盟新球隊的他,你有什麼建議或者祝福?

  毛劍卿:他第一場比賽的第一次觸球就進球了吧,這是個相當好的開始。當然,不管怎麼說,在出去踢球這件事上,他同樣只是剛剛開始,不管什麼時候,我想我們都要保持好自己的心態,不僅他、我,還有王洪亮、郜林他們,幾乎每個人都在各自已經或者即將成家的年紀走了出去,這或多或少都是一件無奈的事情。每個在外面打拼的人都不容易,一旦日后有了孩子,相隔一方的那種無可奈何會越來越多地體現出來。總之,希望我們都繼續努力吧,為了自己,也為了家人。

(責任編輯:楊磊)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