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有有資產僅剩一輛大巴 律師:俱樂部注銷不了--體育--人民網
人民網

南京有有資產僅剩一輛大巴 律師:俱樂部注銷不了

刁勇

2012年04月07日08:53    來源:《揚子晚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可現在已經無球可踢的南京有有球員依舊沒有拿到屬於他們的800萬欠薪。日前,這部“討薪連續劇”又有了新的劇情:南京有有隊幾名球員、球員家屬聚集在南京“總統府”、市體育局和新街口等地進行討薪。面對揚子晚報記者,他們在追問同樣一個問題,為何官司贏了,錢拿不到?

  揚子晚報記者 刁勇

  俱樂部認賬 可就是光打雷不下雨

  2011年5月,南京有有俱樂部因欠薪被中國足協取消了注冊資格,這也意味著這支火爆江蘇德比的參與者徹底從中國職業足球的版圖上消失,有有俱樂部消失了,遭罪的是球員,有有俱樂部拖欠他們的800萬欠薪,現在都不知道找誰討要?

  從前日開始,南京有有隊幾名球員、球員家屬聚集在南京“總統府”等地進行討薪。參與討薪的球員、球員家屬都穿上了印有“南京有有俱樂部欠薪800萬”字樣的衣服,他們希望通過這種方式引來外界的關注。參與討薪的隊員李瑤告訴揚子晚報記者,俱樂部從來都沒有否認過拖欠他們800萬薪水的事實,上次討薪時,俱樂部甚至跟球員家長的代表——隊長李?的父親進行了薪水的對賬工作,“對賬結果是,三十多個人,總共欠了800萬。”李瑤表示,俱樂部欠自己30多萬元。令南京有有隊員絕望的是,俱樂部雖然認賬,可就是光打雷不下雨,賬也對了,法院的司法程序也啟動了,可斯威特集團就是不給錢。

  李瑤告訴記者,自從南京有有俱樂部去年解散后,他就已不踢球,在南京當地一家公司做銷售,同樣參與討薪的前鋒趙玉成目前在沈陽一家保險公司賣保險,他們的生活過得很拮據,記者了解到,南京有有隊去年解散后,幾乎所有球員都不踢球了,“踢球的也隻有李?一人,他現在是廣州富力隊隊長。”曾經的有有隊領隊吳海樂告訴記者。

  俱樂部現狀 賬上沒錢 僅剩一人一車

  被中國足協取消注冊資格后,有有俱樂部已宣告死亡。不過,令記者驚訝的是,南京斯威特集團至今仍保留著有有俱樂部的編制,隻不過這個編制太過寒磣:俱樂部賬上分文沒有,僅剩一位法人和一輛破車。

  揚子晚報記者經過多方打聽了解到,有有俱樂部確實還存在,隻不過俱樂部賬面上已經沒錢了,“其實這個很好理解,就算有資金也會被撤走,現在一些球員的官司打贏了,法院會凍結俱樂部賬戶,如果還剩下錢,也不是斯威特集團的了。”一位知情人透露道。該知情人還告訴記者:“俱樂部名下隻有一輛破舊的大巴車,還有一位不是真正法人的法人。”

  據悉,由於俱樂部已解散,因此也就不存在工作人員,僅有法人金典一人,他目前在斯威特大廈內辦公,從事的也是與俱樂部無關的工作。

  “我們多次找過金典,但他也多次說,俱樂部賬上一分錢都沒有。”李瑤說。由於該俱樂部已沒錢,因此去年幾個通過司法途徑打贏欠薪官司的隊員,也沒法拿到錢,“強制執行也沒錢。”李瑤說。昨日傍晚,記者通過電話聯系到了南京有有俱樂部法人金典。他得知記者的身份后,稱“沒時間”。

  律師解讀 “有有俱樂部 注銷不了”

  既然已經被中國足協判了死刑,南京斯威特集團為何還保留著有有俱樂部,莫非還想東山再起?記者從北京君合律師事務所律師袁瑞翔那裡得到的答案是,有有俱樂部想注銷都注銷不了。

  因為已經贏了官司,法院將清算有有俱樂部財產,那麼有有俱樂部球員的薪資還能要回來嗎?對此,北京君合律師事務所律師袁瑞翔告訴記者,肯定能要回來,“雖然從足球的層面上說,中國足協不允許南京有有打職業聯賽,被解散了。但從公司法角度看,南京有有足球俱樂部因為欠著債務,是不能被注銷的。”

  袁瑞翔還表示,“被欠薪球員可以到當地勞動仲裁委員會申請調解,在仲裁協議出來后如果俱樂部拒絕執行,那麼被欠薪球員就可到法院申請執行。法院會先進行‘財產保全’程序,簡單的說就是把俱樂部值錢的東西摁住。如果在規定的執行期內,俱樂部拒絕或是沒有執行,法院就會對財產進行拍賣,然后將俱樂部欠款結清。”不過,袁律師卻不知道俱樂部的慘淡現狀,財產、資金早已轉移,值錢的東西僅剩下一部破車,法院強制執行的結果無非把一輛破車拍賣了,可那點錢對於800萬欠薪來說無異於杯水車薪。

  體育局表態 “這錢不該我們出”

  俱樂部賬上沒錢,不管合不合理,有有球員確實曾把拿到錢的希望寄托在南京市體育局和足協身上。對此,南京市足協秘書長牛勇昨天回應道:“足協隻能配合球員討薪,無法代替斯威特集團發放薪水,況且足協也沒有這個義務和能力。”

  “確實有兩個球員打贏了官司,但俱樂部賬上確實沒錢,所以法院執行不起來。”昨日接受記者電話採訪時,南京市足協秘書長牛勇這樣說,他表示體育局和足協在對於這件事上也是能力有限。牛勇表示,南京市能夠做的工作就是幫助球員走勞動仲裁程序,另外就是多與球員和俱樂部進行溝通,“欠薪不光是體育行業有,各行各業都有。這些球員都是在我們這裡注冊的,我們肯定會盡力幫忙。”

  據牛勇介紹,南京市體育局和足協確實答應協助球員解決欠薪問題,也曾讓俱樂部把欠大家的錢對賬清楚,“俱樂部也沒錢,我們也在尋求解決問題的辦法。”從目前情況來看,南京市體育局和足協,都不會主動掏錢來解決欠薪問題。“冤有頭債有主,欠錢這個問題肯定是有主體的,所以還是要通過主體來解決問題。”牛勇表示,該事件應該算作是經濟糾紛,“社會上這類事件也很多,如果都由政府或者相關部門出面(掏錢),你覺得合適嗎?”

  球員放狠話 “5月1日來南京接著討薪”

  去年年底,有有球員曾經進行了一次討薪,后在市體育局和足協的斡旋下,以俱樂部與球員完成對賬工作而收場,隊員們都拿到了有有俱樂部出示的對賬單。隻可惜,承諾又一次成空,錢,依然沒有下發。“這都是我們辛辛苦苦的血汗錢,肯定要拿到,我們也希望社會各界給予我們關照。”一位有有隊隊員說。

  等待了四個多月后,俱樂部依然沒有拿出解決問題的方案,“俱樂部一直在拖我們。”一位隊員對記者表示,如果欠薪問題依然無法解決,那麼他們將於5月1日再來南京進行討薪示威,“既然俱樂部不要臉,我們就要給他們‘露露臉’。”

  此前,一部分有欠條的隊員,也通過了司法途徑,並且都打贏了官司,可問題是,俱樂部沒錢,法院也執行不起來。所以,現在很多隊員的心態已經發生了變化,他們在有意無意的轉移討債主體,“我們肯定是希望拿到錢,如果還解決不了,我們也不排除在青奧會上來討薪的。”一位球員說。很明顯,在確定有有俱樂部無力償還800萬欠薪后,隊員將希望寄托在政府和社會力量身上。

(責任編輯:楊磊)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