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魯西埃:中國足球應該學習日本 復興時我或許已死--體育--人民網
人民網

特魯西埃:中國足球應該學習日本 復興時我或許已死

宋承良

2012年04月20日08:06    來源:《東方早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推薦
  • 字號
特魯西埃在深圳蛇口拍攝寫真,他希望在深圳實現自己的足球理想。
特魯西埃在深圳蛇口拍攝寫真,他希望在深圳實現自己的足球理想。
  從來沒有一個賽季的中國聯賽像今年一樣,涌入如此多洋帥,聯賽開打之前,中超16支球隊中共有13位洋帥,但外來的和尚日子並不好過,布拉澤第一輪后就被青島架空,張外龍聯賽四輪后下課,蒂加納5場比賽后和申花徹底鬧翻……或許,這些失意者都很羨慕一個他們的同行——特魯西埃,即便上賽季沒能率領深圳紅鑽保級,法國人在俱樂部的地位依舊牢不可破。

  昨天下午,在深圳隊下榻酒店內,早報記者半年時間第二次對話特魯西埃,昔日世界級名帥在帶隊降級后,也正在分析為何中國聯賽屢屢成為大牌外教滑鐵盧的原因,“在有些問題上,我也在做出改變,希望自己更好和中國足球融合。”特魯西埃坦言,在深圳隊他樂意當一位年輕球員的老師,不過在對待中國足球的問題上,特魯西埃又恢復了自己亞洲通的本色,多年執教日本隊的經歷,讓他提出中國足球可以參照日本模式的想法,法國人甚至在一張紙上,詳細畫出了一個自上而下的結構圖。

  法國教練都不善溝通

  昨天下午採訪前,特魯西埃的幾位法國朋友正好來到深圳,法國老鄉在酒店大堂餐桌前用法語聊著什麼,他們嘴裡時不時能蹦出“shanghai”和“shenhua”的單詞。特魯西埃的翻譯告訴記者,最近幾天在法國教練圈內,蒂加納、阿內爾卡和申花之間的種種傳聞,被廣泛議論。

  東方早報:你怎麼看蒂加納下課一事?

  特魯西埃:你能告訴我,為什麼蒂加納下課了嗎?隻有5場比賽,朱駿花了那麼大價錢請了世界級的教練,就這樣讓他說走就走了。

  東方早報:球員都認為蒂加納和他的教練組團隊訓練質量不行,還有一個因素,有球員認為蒂加納並不和球員溝通,這種障礙會導致球隊戰斗力下降。上個賽季你執教深圳隊的時候,也和一些球員發生矛盾,很多球員認為你並不好相處,你是怎麼看待教練和球員溝通問題的?

  特魯西埃:法國教練都是這樣,這是他們的風格,當然我不是法國教練,我25年前就離開了法國,我認為自己應該算日本教練。關於這個問題,我認為外教來到中國,他不是一個人來執教,都會帶一個團隊過來,這時候主教練會更加注重和自己團隊之間的交流,他想的是如何讓自己的團隊工作效率有所提高,在這個情況下,有時候的確會忽略和中方球員,中方教練組的溝通。

  東方早報:那你自己呢?今年是你執教深圳的第二年,在一些和中國國情的結合上,自己有沒有做出相應的改變?

  特魯西埃:會有這方面的問題,我覺得自己屬於適應性很強的外教,這得益於自己之前在非洲和日本這麼多年的執教經歷,否則就像用筷子這麼一件小事,一般外教都需要適應半年。現在在我自己這個團隊中,我對中方教練和外籍教練一視同仁,有時候甚至會更加照顧中國人,必須要讓他們感覺到尊重。不過有些事情我不會改變,必須堅持一些東西,比如在和球員相處過程中,我會堅持嚴厲批評的方式,這樣高壓方式有助於刺激他們,好在球員現在已經給了我積極回應,他們已經漸漸了解到,我這麼做是為了他們好。在中國聯賽,一個隊外援的重要性佔據80%,國內球員隻有20%,我希望通過自己在深圳隊的努力,提高國內球員的水平,至少可以達到一半對一半。

  改造球隊需要成績保障

  採訪時,餐廳的電視上正在播周四凌晨切爾西主場和巴薩的歐冠半決賽集錦,特魯西埃告訴記者,他看了整場比賽。在特裡、蘭帕德、科爾和切赫等大佬聯手“做掉”博阿斯后,切爾西又恢復了戰斗力。對於這種現象,老特坦言自己非常無奈。

  東方早報:博阿斯下課后,切爾西立刻走上正軌。當初切爾西老板很支持主帥,但他最后無奈向球員做出了妥協,因為畢竟踢球的是球員,似乎在球員和主教練之間發生矛盾后,主教練更有可能成為犧牲品?

  特魯西埃:你讓我如何回答這個問題呢!幸好我不用擔心這樣的問題(注:去年深足多名球員向投資人萬宏偉反映特魯西埃種種問題,但萬宏偉堅定站在特魯西埃這邊)。我認為球員根本不應該向老板抱怨主帥,一旦真的發生這樣的事情,那或許最后隻能交給老板去做最后的選擇。在中國這種抱怨似乎變得很平常,舉個例子,現在很多人在抱怨李章洙能力不行,但他熟悉中國的情況。如果裡皮來了,帶來了他的外籍團隊,我想過了差不多6個月,就會有球員抱怨自己打不上比賽之類的。

  東方早報:你執教深圳的第一年,也遇到了類似問題,有些球員似乎並不完全認可你。

  特魯西埃:這是一個很正常的現象。一位新的主教練來到一支球隊,通常有兩種做法:一是根據球員的現狀做一些小的調整,盡量不去改變太多東西,不是很著急打破原有傳統,這樣的教練通常短時間內不會遇到太多問題。另外一種教練就是全方位全盤改造,這就會碰到麻煩,因為有些球員已經習慣了原來的方式,不願意被改變,球員當然希望有足夠的自由度,不想訓練太苦。一旦成績不好,球隊的平衡就會被打破,繼而出現問題。

  東方早報:所以你的意思是,任何教練改造球隊,都需要在成績的保証下進行?

  特魯西埃:的確這樣,博阿斯在葡萄牙的執教非常成功,他希望帶來新鮮的血液,想把葡萄牙的那一切都帶到切爾西,但隨著成績遇到起伏,加上豪門球隊有太多有性格的老球員,所以……切爾西換帥后成績好,因為他們以前就有很好的基礎,迪馬特奧只是讓球員發揮了正常水平,但我想如果迪馬特奧一開始就執教球隊,切爾西未必可以取得現在的成績,也許過段時間也許有人會抱怨他缺少性格,我認為下賽季切爾西的主教練不可能是他。

  學習日本足球,沒錯

  上周,有媒體曾經傳出消息,特魯西埃將成為中國國家隊主教練,對於這個傳聞,老特一笑而過,“我把這看做是一種認可吧。”之前10年時間中,法國人曾經有好多次機會坐上這個位置。現在,在深圳基層充當一位“教師”的他,仍然樂意為中國足球出謀劃策。

  東方早報:今年聯賽開始的時候,中超一共有13支球隊聘請了國外主帥,中甲也有你和阿裡·漢這樣的優秀外教,你認為國外教練和中國教練帶隊上有何區別?

  特魯西埃:我這一年多時間也了解了很多情況,中國教練訓練量很大,球員訓練后就再也沒力氣做什麼了。國外教練通常只是讓你為之后的訓練和比賽做好准備,因此有時候有人會覺得國外教練訓練不行。這個想法是片面的,我當初在日本也會遇到這些情況,好在之后讓日本球員慢慢習慣了歐式的風格,這也是越來越多日本球員能夠出國踢球的一個重要原因。給你舉一個例子,當初我帶日本隊的時候,角球訓練中,我會教他們拿肘部去抗衡對手,當時球員說這樣不行,我告訴他們意大利、法國都這樣。

  東方早報:你有過多年在日本工作的經驗,從去年年底開始,中國足協領導層提出向日本足球學習的口號,並多次前往日本考察,你認為日本足球是不是能成為中國足球的模板?去年你和蔡振華副局長見面的時候,有沒有向他提出過什麼意見?

  特魯西埃:為什麼不呢?相同的文化,相同的氣候,兩個國家之間隻有兩小時飛行距離。日本足球一些先進的經驗,當然可以供中國足球參考。我向管理層提出了希望可以完善6歲到16歲青少年培訓體系的問題,這方面需要政府做很多工作,現在踢球的人實在太少了,日本足球就是靠這個體系慢慢培養出很多人才的,隻有在人才足夠多的基礎上,中國足球才有進步發展的可能。否則誰也創造不了奇跡,你們不能總是指望一個教練變成神,今天是卡馬喬,明天或許是溫格、穆裡尼奧,告訴他我們要進世界杯,誰來都沒用,別說2014年,就是2018年也沒戲,因為這個年齡段根本沒多少球員。
    
特魯西埃畫的“中國足球結構圖”

  東方早報:如果讓你成為中國足球的設計師,你會怎麼開始實施你的計劃?

  特魯西埃:(突然拿起桌上的一張白紙,從兜裡拿出黑色水筆,畫了一張自上而下的結構圖)這可是一個非常大的話題了,最頂端的是中國足協,必須配備從國家隊開始,U23、U22、U21一直到U10每個年齡段的國字號球隊,這些國字號球隊必須技戰術統一,由一個中國人來負責﹔還要有一整套相匹配的職能部門,每個職能部門中有一個外國人領導,底下是一群中方工作人員,配合著國字號球隊﹔當然還少不了聯賽的球隊,現在聯賽中的球隊除了廣州、山東、北京等5支大俱樂部外,其他的都只是一些球隊而已,23個人踢球。

  缺少了大的俱樂部,聯賽的質量不可能有保障。隻有等這一切都配備齊全,大約過20年后,中國足球才有可能提高,也許到了那時候,我都已經死了。

(責任編輯:胡雪蓉、張帆)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