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句“責任在足協” 國足四年就這樣過去了--體育--人民網
人民網

一句“責任在足協” 國足四年就這樣過去了

甘慧

2011年11月14日08:56    來源:《新聞晨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在巴西世界杯預選賽二十強賽即將開賽前,中國足協突然撤換了熱身賽戰績不錯的高洪波,以每年400萬歐元的高薪,聘請西班牙名帥卡馬喬及其團隊來中國執教。然而世預賽二十強賽隻打了4場比賽,中國隊就已經提前出局了。

  隨隊出征的足球運動管理中心副主任於洪臣第一時間表示:世界杯預選賽的失利責任不應由球員與教練員來承擔,責任還在中國足協。於洪臣的話說得輕描淡寫——足協承擔責任,怎麼承擔?沒見有人引咎辭職。400萬歐元的年薪,隻打了4場比賽,一屆就這樣過去了,四年就這樣浪費了,學費實在太大了。

  聘請卡馬喬是個錯誤

  在接手中國隊之前,卡馬喬從未涉足亞洲足球,他在一個錯誤的時間,與中國足球開始了一段錯誤的姻緣。

  伊拉克隊主教練濟科在被問及為什麼接手球隊的時間不長,卻能讓球隊取得不錯的成績時說:“我想問題在於我比卡馬喬有更多在亞洲執教的經驗,更加了解亞洲球員的特點。卡馬喬來的時間太短,我覺得他還沒有能夠完全熟悉這些球員,不然他為什麼會這麼頻繁的變幻自己的主力陣容?”濟科球員時代曾在日本踢球,上世紀90年代還在日本聯賽執教,之后執教日本國家隊,並率隊於2004年在中國捧起了亞洲杯冠軍。對亞洲足球,濟科的熟悉程度遠遠超過卡馬喬。

  看看過去4場比賽中國隊的首發陣容,尤其是關鍵位置的首發陣容,就能明白這一次為什麼中國隊會輸。4場比賽中,隻有守門員楊智、隊長李瑋鋒以及左后衛孫祥打滿全部比賽,其他位置上,卡馬喬每場比賽都在試驗不同的人員組合。卡馬喬最為看重的攻擊線,完全是一場比賽一個搭配。第一場比賽,中國隊的邊路雙翼是於海和曲波,兩人的表現都不夠理想,曲波還罰丟了中國隊第一個點球,自此之后他也丟掉了主力位置。第二場比賽換成了於海和蒿俊閔,蒿俊閔在邊路的突破傳中和后插上射門給人印象深刻,他在球隊兩球落后的情況下打入一球。第三場比賽則是馮仁亮和於漢超搭檔,第四場比賽又換成了於漢超和蒿俊閔搭檔。

  卡馬喬與濟科一樣,接手球隊的時間都很短。可兩人有著本質的不同,一個常年在歐洲足壇,對亞洲足球的了解幾乎為零﹔另一個則在亞洲足壇工作多年。因此,在離世預賽開賽僅有一個月左右的時間,中國足協請來對中國足球、對亞洲足球一點都不了解的卡馬喬,隻能說,是中國足協的不負責任和亂點鴛鴦譜葬送了原本還有一點機會的中國隊。

  足協選帥問題上昏招連連

  中國隊客場輸給伊拉克隊后,外界最關心的是中國足協重金聘請的卡馬喬將何去何從。

  對於這個外界普遍都十分關心的問題,於洪臣代表中國足協明確表態“卡馬喬不會下課”。於洪臣說:“我們一直都在強調,聘請外教是從長計議,不是短期行為,換帥的時候我們知道面臨世界杯預選賽的二十強,但我們請卡馬喬來不僅僅是為了沖擊十強賽,而是從長遠建設出發,比如說對青少年進行系統的培養,才決定聘請這樣一個團隊,而不是卡馬喬一個人。”

  中國隊二十強賽出局,意味著這支球隊在明后年將沒有什麼重大比賽任務。如果中國足協繼續聘用卡馬喬及其團隊,中國足協每年還必須支付400萬歐元。對此,於洪臣說:“即便國家隊在三年內沒有重要的賽事參加,卡馬喬還會承擔青少年足球系統搭建的工作,同時對我們本土的教練起到傳幫帶的作用。”

  來看看卡馬喬的執教經歷。卡馬喬曾先后執教西班牙人俱樂部、西班牙國家隊、皇家馬德裡俱樂部、奧薩蘇納俱樂部等,不過並沒有什麼突出的成績。執教西班牙國家隊期間,2000年歐洲杯帶隊進入八強﹔2002年世界杯帶隊進入1/4決賽。從卡馬喬的履歷看,並沒有什麼從事青少年足球工作的經驗。在中國隊無緣十強賽后,中國足協讓卡馬喬轉投青少年足球系統的搭建工作,作出這種決定的依據在哪裡呢?

  目前,中國足協已經聘請了瑞克林克擔任國青隊主教練。瑞克林克曾擔任荷甲勁旅阿賈克斯俱樂部青訓主管,曾執教過阿賈克斯U11、U12、U15、U19和U23等各級梯隊。2001年他帶領阿賈克斯U23隊闖入荷蘭足協杯賽四強。可以說,瑞克林克是青訓方面的專家。卡馬喬與瑞克林克如何分工,似乎矛盾重重。

  足協空口白話:承擔責任

  在確認卡馬喬不會下課的同時,於洪臣表示中國隊沖擊巴西世界杯失利的責任,不應該由教練,也不應該由隊員來付,應該由中國足協來承擔。

  於洪臣說,“比賽之前,中國隊抱著極大的期望,做了精心的准備,但結果不如人意,我們自身每一個人都很不滿意,隊員們的心情很差,我相信作為國人與球迷也不滿意。但希望球迷們不要把失利的責任怪罪在隊員與教練員身上,其實上一次在深圳失利之后,我就已經說過,但現在還要再次強調,這次失敗責任在中國足協,一兩場比賽的失利看上去表現在運動員身上,實質反映出我們的整體工作、特別是足球培養體系本身出現了很多問題,對於中國足球來說,未來必須要立足於青少年培養、立足於聯賽與競賽改革,整體上、系統上重新打造中國足球。對於足球這項競技體育運動來說,4年一個周期,這一次我們失利了,但我們要知恥而后勇,中國體育也有其他落后項目是通過二三十年重新崛起,中國足球的路還很漫長,我們要有耐心,作為足球人我們還要繼續努力,如果是10天能干完的活,我們爭取在不違背規律的情況下提前幾天做完,這樣也會把跟別人的距離縮短,因為現在我們不是趕超別人的問題,而是縮小差距,這是一個客觀現實。”

  中國足協到底怎麼負這個責任,沒有一個明確說法。如果覺得前任主教練高洪波不能勝任,那麼早在中國隊亞洲杯失利后就應該撤換,而不應該選擇在世預賽即將開賽前,匆忙撤換,明顯不符合球隊建設的規律。退一步講,在牽手萬達、有充足運作資金后,更不應該盲目請來卡馬喬這樣一位對中國足球和亞洲足球不甚了解的教練。中國足協一錯再錯,但永遠隻聽到口頭上的“負責”,難怪中國足球隻能從一個錯誤走向另一個錯誤。


(責任編輯:胡雪蓉)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精彩圖片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