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晚報:國足倒退誰之責?--體育--人民網
人民網

北京晚報:國足倒退誰之責?

陳贏

2011年11月15日14:56    來源:《北京晚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國足輸給伊拉克后,球員李瑋鋒在分析失敗原因時說:“我最想對球迷和媒體說,是你們的心態影響了國家隊的發揮。”李瑋鋒所言在球迷中引起強烈反響,這是國足第一次把輸球的賬算在了球迷和媒體的頭上。14日新華每日電訊在《三思后評》的欄目中發表言論《也許,李瑋鋒說了句實話》。足球倒退到底是誰的責任?是媒體?是球迷?還是全社會的責任?

  媒體之責?

  12日北京時間凌晨,李瑋鋒在賽后接受採訪時說出了“你們的心態影響了國家隊的發揮”的輸球感受。李瑋鋒暗示,球迷和媒體的浮躁成為國足的包袱。他說:“造成這樣的局面是我們媒體、球迷太浮躁了。就像我們在深圳總結的,球員身上背了好幾十斤重的東西在場上踢球,你說他能踢好嗎?”依李瑋鋒所言,正是球迷和媒體的壓力,讓中國隊輸球。

  李瑋鋒認為,前兩次國足小組打道回府也是同樣原因。他說:“話說回到2008年,我們主場輸給卡塔爾,球迷媒體覺得那屆世界杯完全失敗了,但假如我們第二個主場贏了伊拉克,客場再贏了澳大利亞,我們也去十強賽了。還有1997年主場輸給卡塔爾,如果我們贏沙特呢?那個點球也沒進,進的話世界杯早一屆出線了。”根據李瑋鋒的理論,如果沒有球迷和媒體,國足自1997年以來,每次世界杯都應該出線。因此得出結論:“今后凡是中國男足比賽,媒體和球迷一律不得到場採訪或觀看比賽,國足才可卸去包袱,贏得比賽。”李瑋鋒隊長和他的國腳隊友們是不是太脆弱了?如此心理脆弱的一群大男人們能打敗誰?

  足球倒退真是媒體的責任嗎?2001年,米盧率領的國家隊在沈陽五裡河體育場獲得世界杯出線權,萬人空巷,舉城歡慶。一時間全國上萬足球記者隨隊採訪,場面蔚為壯觀,也沒見到國足止步在世界杯十強賽大門之外?2002年韓日世界杯,足記採訪國足的競爭達到了空前激烈的程度。某專業報從競爭對手那裡,百萬年薪挖角採訪國足。作為當年的國腳,李瑋鋒對當年專業體育媒體給國腳獨家採訪的簽字費和封口費應有體會。每到比賽間歇期,媒體都會帶上自己簽約的國腳進行獨家專訪。如此嚴重的媒體干擾和壓力,也沒有阻止國足進軍世青賽和世界杯。

  近年來,隨著足壇假賭黑橫行,關注國足的球迷和媒體少了,為什麼國腳們的壓力反而大了?過去,足協領導經常對媒體說:“少些謾罵,多提有建設性的意見。”可媒體提的意見哪條見過採納和實施過?如今在“珍惜生命,遠離足球”的中國足球語境中,不少中國媒體已不再對中國足球這個不爭氣的孩子“怒其不爭,哀其不幸”了。為什麼媒體關注最多的時候2002年世界杯出線了,而現在關注少的國足反而一敗再敗呢?李瑋鋒還是說了句實話:“以前的老米,什麼時候給過我包袱?”

  球迷之責??

  聽到李瑋鋒的“真情告白”,不少球迷心生疑惑:國足輸球難道是我們的責任嗎?

  14日,新華每日電訊《三思后評》撰文稱:“球迷是否也太功利化?贏球的時候恨不得捧上天堂,輸球的時候恨不得踹下地獄,太過極端。而這種極端影響下,主管部門必須要為自己的任內留下一點口碑或者成績,這樣才能對得起他們的政績渴望。而這種想法背后,是對足球發展規律的人為破壞。於是,我們總是看到前任的東西在現任這裡狗屁不是,而現任的足球理念又會被接任者當成垃圾。沒有連貫性,所有人都渴望在中國足球身上攫取點自己的利益,甚至包括一些暗諷中國足球沒有給他們圓夢的球迷們,都是如此。這種心態下,中國足球像一個透支的皮囊一樣,被人不斷抽空。”按照該文的推理,中國球迷太功利,使得管理中國足球的足協領導不得不功利一些,所以中國足球太功利。

  很難想象,一名中國球迷看中國球隊比賽是想看輸球的。一名球迷想看中國隊贏球,又有何不可?一旦贏一場球,球迷們如久旱逢甘霖,心情特別痛快而猛贊中國隊兩句,這有何不可?

  不可否認,確實存在過一些媒體把一些國腳捧上天的情況,但多數媒體的贊揚是出於鼓勵,如果有國腳感到被捧上了天,飛一般的感覺,那是自我迷幻。

  不可否認,球迷有把國足踹下地獄的感覺,確實很極端。但作為一個普通消費者,買了假貨,聽了假唱,看了假球,發泄一下不滿,有何不可?更多球迷是幾十年對中國足球的熱愛,其結果是心被一傷而再傷。如果球迷的傷心真能督促國足進步,真能觸動管理國足的足協領導的神經,那麼早就進步了。也不會有人把國足倒退的責任栽在了球迷的頭上了。

  全社會之責???

  12日,新華社撰文《中國足球應刮骨療傷》,該文指出:“中國足球的缺失難以盡述,但種種缺失歸結為一個系統的缺失,足球的發展不僅是球員、教練、足協、球迷、媒體的責任,更是全社會的責任。”

  該文認為,屢屢跌倒的中國足球,缺靈魂、缺文化、缺脈絡、缺觀念、缺參與、缺政策。這“六缺”造成了中國足球落后的現狀,因而是全社會責任。按這個邏輯,乒乓球、排球、籃球等體育項目都是“有靈魂、有文化、有脈絡、有觀念、有參與、有政策”的“六有”體育項目,因而能沖出亞洲,屹立世界。可足球管理中心、乒羽管理中心以及籃球等管理中心都歸國家體育總局管轄,在“靈魂、文化、脈絡、觀念、參與和政策”上有何不同?如果說不同,那就是在訓練場上,男足與其他項目的運動員相比,血和汗流得太少了。為何籃球、排球都行,而唯獨足球不行?男籃保持世界八強的水平,是全社會的功勞嗎?國乒壟斷世界乒壇,又與路邊賣煎餅果子的有何關系?如今,國防都不提“全民皆兵”了,為何足球的倒退與進步,要靠全社會?

  確實,2008年奧運會后中國體育正處於從體育大國向體育強國、計劃體制下的專業體育向市場經濟中的職業體育轉變中,許多體育項目面臨著新形勢、新變革,會走一些彎路,可能出現一些退步。同時,應試教育畸形地將孩子們束縛在作業本前,而讓許多體育項目面臨著人才儲備枯竭。但這不是中國足球一輸再輸的借口。過去,足協拿女足成績當遮羞布,現在足球成績全面滑坡了。又有了媒體、球迷和社會之責當遮羞布。

  如此遮羞,足球何時知羞?

(責任編輯:胡雪蓉)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 精彩圖片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