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錯、錯!中國足球十年光陰空虛度--體育--人民網
人民網

錯、錯、錯!中國足球十年光陰空虛度

胡銳凱

2011年11月17日13:11    來源:四川新聞網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昨晨,2014年世界杯亞洲區預選賽20強賽結束了A組第5輪的較量,伊拉克隊客場3︰1戰勝約旦隊,與后者攜手晉級十強賽。人們幻想的奇跡終究沒有出現,伊拉克隊的勝利也宣告國足正式無緣十強賽。自2002年以來,中國男足十年間連續第三次止步20強賽,這也是中國足球強加給球迷的、四年一輪回的無奈和痛苦。

  2001年米盧率隊晉級韓日世界杯后,國足連續三次跌倒在同一個地方,中國足球十年的光陰就這樣白白虛度。將失敗歸咎於執教國足僅4個月時間的卡馬喬有失公允。十年來,中國足球三次與世界杯無緣,是一系列客觀原因和人為錯誤造成的,中國男足的這十年恰如南宋詞人陸游在《釵頭鳳》中所驚呼的“錯、錯、錯”。展望未來的十年,中國足球如果不能自覺地、徹底地幡然悔悟、痛改前非,無疑將再度遭遇跟此時此刻別無二致的失敗、痛苦和尷尬。

  2011年 我們是一錯再錯

  2011年11月11日,國足客場0︰1不敵伊拉克隊,被淘汰的命運基本注定。足管中心副主任於洪臣在新加坡就表示,國足已啟動2018年俄羅斯世界杯的計劃。一個種子隊的身份,一個並不差的分組,最終的結果仍是被淘汰,甚至連“最后的機會”都沒有,直接原因就是我們在選帥上一錯再錯。

  2011年1月,高洪波因臨場指揮失誤,導致國足兵敗多哈,無緣亞洲杯8強。當時媒體和球迷對高洪波的批評之聲不絕於耳,國足如果要換帥的話,那時是最好的機會。因為那時距20強賽開始還有超過半年的時間,新主教練還有大把時間考察隊員、調整陣形。但足協當時沒有換帥。8月,高洪波率隊兩勝老撾隊晉級20強賽后,萬達集團的資金在一個不恰當的時機介入,國足臨陣換帥,足協在換帥時機上又犯了一次錯誤。而更深層次的錯誤則是,卡馬喬簽約后迫不及待地就接手球隊,沒有任何的緩沖期。卡馬喬倉促接手球隊后,對球隊進行了較大的改造,高洪波時代發掘的一些新人,如鄧卓翔、榮昊等都被排除在國家隊之外。倉促接手、倉促換人、倉促變陣,最終導致了國足在與競爭對手對陣時遭遇三連敗。如果卡馬喬簽約后不急著接手球隊,而是讓高洪波帶隊打完20強賽,也許國足將收獲另一個結果。

  十年前 我們就已經錯了

  哈恩、福拉多、卡馬喬,這是2002年韓日世界杯結束后中國男足更換的三任洋帥。2001年米盧的成功讓中國足協認識到,中國男足需要由高水平的外籍教練來帶,本土教練帶隊提升的空間非常有限。然而就是這三位洋帥讓中國男足三次兵敗世界杯20強賽。先是哈恩,隨后是福拉多和杜伊的搭配,然后是現在的卡馬喬。三人的執教能力究竟如何,很難簡單地用高或低來形容。

  2004年11月17日,哈恩率領的中國男足雖然在廣州7︰0擊敗中國香港隊,但由於進球數比科威特隊少一個而被淘汰﹔2008年6月14日,福拉多執教的中國男足在天津1︰2不敵伊拉克隊,提前一輪被淘汰﹔2011年11月16日,卡馬喬執教的中國男足5戰2勝3負,提前一輪無緣十強賽。在這個過程中,中國男足有很多的晉級機會,比如2004年11月17日主場以8︰0以上的比分戰勝中國香港隊﹔比如2008年3月26日邵佳一發進那粒點球,國足主場1︰0戰勝澳大利亞隊﹔比如卡馬喬能率隊在約旦隊或伊拉克隊身上取得哪怕一場勝利……然而,歷史不相信如果。

  十年的失敗,十年的虛度,總是有緣由的,僅僅用我們水平不夠、技不如人來解釋也是不夠的。我們錯就錯在在十年前——十年前,中國男足首次殺進世界杯32強,中國足協沒有抓住國內空前良好的足球氛圍發展足球,閻世鐸等中國足協高層所謂的“抓住機會發展”,也不過是在后來將甲A改成了中超,將甲B改成了中甲。至於擴大足球人口、拓展青少年足球培訓工作,不過停留在口號上,否則十年的發展,中國怎麼可能才有7000名青少年注冊球員?

  四年后 我們是否又錯過

  世界杯夢想又一次破滅了,剩下的事便是痛定思痛,然而結果是什麼呢?有可能是又一次的痛何如哉!

  未來十年,中國足球會發生什麼樣的改變,這是我們無法預料的。因為這中間有2014年這個節點。在2014年巴西世界杯結束后,卡馬喬與中國足協的合同就將到期,而萬達集團與足協的合作也將到期,足管中心主任韋迪也將於當年的12月13日年滿60歲,任期結束走人。那時萬達集團是否還會和足協合作,繼續為國足教練提供大量資金還是個問題。而卡馬喬是否還會繼續執教中國男足也要打個問號。如果前者不願繼續投資,后者勢必無法繼續執教,於是國足又將面臨一次新的選帥,這對2015年1月開始的第16屆亞洲杯和隨后開始的2018年世界杯預選賽來說,都不是好消息。如果真是那樣的話,已准備了3年的國足將不得不面臨新一次的重組,和今年卡馬喬替換高洪波一樣。這樣一支球隊,你是否還敢對他們俄羅斯夢想抱有信心?

  當然,這裡面最重要的問題還是韋迪的“退休”。從近十年來看,中國足協高層從閻世鐸到謝亞龍,從謝亞龍到南勇,再到韋迪,可謂一個主任一個樣。韋迪下了后,新的足管中心主任是否會把已花了大把力氣、大量資金搭建的青訓體系推倒重來,學習的目標是否會從西班牙、荷蘭又變成其他什麼國家?這一切都是未知數。

(責任編輯:胡雪蓉)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精彩圖片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