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什麼拯救你,我的足球 李承鵬:體制不改沒戲--體育--人民網
人民網

拿什麼拯救你,我的足球 李承鵬:體制不改沒戲

張?

2011年11月18日10:00    來源:《廣州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新聞點眼:

  短短3個月,拿著4600萬元人民幣年薪的卡馬喬團隊率領中國男足國家隊在2014年巴西世界杯亞洲區20強賽上走到了終點,原因何在?過去10年,中國足球已經連續3屆世界杯止步於小組預賽,原因何在?如何才能拯救中國足球,誰能拯救中國足球?本報特邀請兩位曾在足球圈內影響甚巨的著名人士參與本期話題的探討。

  WHY?

  國足再次兵敗20強賽原因何在?


  張?:很多人說,這次國足找了一批國內最好的球員、賽程也比較理想、裁判也沒有怎麼刁難,打進10強賽的機會應該算高的,但最終的結果依然是失敗。

  李承鵬:我真的不想再評論足球了,之前不是很多人都覺得我就是搞亂中國足球的罪人嗎?我這些年對國足任何一場比賽基本都能看對結果,那有什麼辦法?這一次,我和一些朋友早就說過國足會兩敗於伊拉克隊,誰敢相信?

  陳亦明:這次國足兵敗,很多人都針對換帥的問題。其實不要說高洪波繼續帶,就算讓李洪波、張洪波帶,結果也是輸,甚至會死得更慘。為什麼?我們的國腳能力就那樣,沒有任何制造驚喜的可能。

  張?:卡馬喬是不是有能力的教練依然是見仁見智,但這次外界對他的指責並不多,幾乎一邊倒認為是中國足協臨陣換帥所導致的。

  李承鵬:這次失利,我看很多人又在炮制什麼“幾問中國足球”之類的文章了。其實這次和之前N次失利並沒有任何本質的區別。比如外教一來,我就知道肯定會有人說三道四,肯定會鬧出點什麼中方團隊不配合之類的新聞,果然!我們的文化心理就是這樣。

  陳亦明:換帥可以,但換的時間點肯定不對。中國足協目前的那幫“業余選手”,總拿搞水上項目的經驗來搞足球,以為劃艇隊請個外教就能拿奧運會金牌那套東西(在足球上也)一定行得通!現在沖擊世界杯失敗了,但還有3年合同未到期,那就高薪養著卡馬喬吧。但中國足協現在居然說讓卡馬喬去搞青訓,去弄國少、國青隊,這就是更業余的決定!

  WHO?

  中國足球屢戰屢敗誰之過?


  張?:我們已經連續3屆世界杯當看客了。每次失利,我們總喜歡罵中國足協、罵教練、罵球員,到底是誰的錯?

  李承鵬:這兩年沈陽那邊抓的人不少了,但中國足球有起色嗎?沒有!因為中國足球根本就沒有罪人,官員、球員、教練、媒體、球迷本質上都是無辜的,原罪在體制。中國社會的其他任何行業也都一樣。

  張?:那還是說明足球是個系統工程,中國足球的整個系統出錯了,沒有建立起良性的系統。

  李承鵬:這是中國足球行業的規范缺失問題。這個行業所有基本的標准都沒有建立,你搞你的,我搞我的,再搞100年也搞不好。足球以外,中國的其他行業也都一樣。我常常和電影圈的朋友們談,別看現在中國的電影票房好像不錯,如果這個行業始終不規范,未來可能會跌得很慘。現在有的足球比賽球票低到10元2張也沒人買,電影如果不規范,以后票房會更差也說不准。

  張?:還有一些偏激的球迷認為,中國人根本就不適合踢足球。

  李承鵬:足球絕對不是人種問題。日本、韓國可以踢得好,我們同樣也可以,關鍵就是什麼樣的體制踢出什麼樣的足球。朝鮮隊上屆世界杯出線了,很多人欣喜若狂,大談足球和體制無關。其實朝鮮隊上次純粹就是幸運,這次他們不是和中國隊一樣提前出局了嗎?現在體制下的政治足球,永遠也出不了線。

  陳亦明:說太多空泛的東西沒有意義。

  足球是人踢的,踢得好不好還是和人有直接關系。十多年前我就說過,想世界杯出線跟請什麼教練關系不大,關鍵是我們缺少幾個尖子球員!當年我是極力提倡讓馬科斯入籍中國隊的,現在我還是這個觀點。你想,如果穆裡奇和孔卡加入國足,怎麼可能連10強賽都打不進。

  即使讓伊拉克隊的10號尤尼斯加入中國隊,那中國隊也肯定能出線。如果中國足協肯要的話,(歸化)穆裡奇和孔卡的錢恆大肯定願意出,還需要高薪請卡馬喬的團隊嗎?我們都說“聯賽為本”,但中超都是外援在唱主角,中國球員能有什麼進步?既然如此還不如讓外援中的個別佼佼者直接代表中國打。

  就如同這次卡馬喬如果帶中國隊出線了,人家外國媒體不會說是中國足球的勝利,而會說是西班牙足球的勝利。中國足協在教練問題上可以這麼接受,為什麼球員問題就不能接受呢?

  HOW?

  敢問路在何方?


  張?:體制改革也好、歸化外籍球員也好,恐怕都不可能在短期內成事,那我們還需要怎樣拯救中國足球呢?新華社近日提出兩條供選擇的發展線路:一是改變中國球員的培訓機制,把“校園足球”作為主流培訓模式﹔二是繼續做大做強聯賽,讓有實力的俱樂部擴大“精英培訓”模式。

  李承鵬:中國足球的問題就是中國社會問題的縮影,中國足球的體制不改,什麼路線都拯救不了!

  張?:說到足球人口,最近有兩組有趣的數據。一組是中國足協統計全國在冊的足球人口隻有8000人,連越南都不如﹔而另一組則是國際足聯統計的中國足球人口,竟然高達71萬,排進世界前15名,在常規足球人口統計上,中國人數竟然有2600多萬,雄踞世界第一。

  李承鵬:我不想追究這兩組數據是怎麼統計出來的,隻舉個小例子。我兒子正在學習網球,地方的網球教練很喜歡從學踢球的小孩裡選材,因為他們覺得踢球的小孩腦子靈活點。但我兒子的網球教練卻發現現在學踢球的小孩居然比學網球的還少!發展足球和發展經濟不同,不能採用盲目追求GDP的模式,所以在足球世界,人口小國可以擊敗人口大國。

  陳亦明:如果把現在從事草根足球的人口算上,我覺得國際足聯的統計數據沒有問題。中國不是沒有小孩想踢足球,但他們的出路在哪裡?我始終堅持我的觀點:拯救中國足球就必須遵守“飯碗決定論”。

  張?:那是否証明“恆大模式”是目前有效的拯救之道?

  陳亦明:恆大的高薪高獎金制度肯定是好事,讓更多踢球的青少年看到了參與足球事業的價值。但隻有“恆大模式”還不夠。我個人對這兩年中國足協力推的“校園足球”模式並不認同。個個校長都不贊成,怎麼從娃娃抓起?如果娃娃以后連飯碗都找不到,為什麼要讓他們搞足球?當足球行業能提供足夠的飯碗時,校長和家長自然就會來“找足球”,根本不需要硬推足球“進校園”。我們現在缺乏的是足球運動員的舞台,中超、中甲、中乙足夠嗎?如果我們各省都能建立起區、市、省三級的專業、半職業和職業的聯賽體系,各省都能建立起小學、中學、大學的三級聯賽,足球人口自然會多,優秀球員肯定就會涌現。

  張?:體制改革也好、打造青訓體系也好、搭建更多足球舞台也好,說到底還是要有人去執行。沒有人做最基礎的務實工作,拯救中國足球永遠是空談。未來中央和地方政府如何在政策上聯動,國家體育總局、中國足協如何統籌主導改革,地方體育局和足協如何加大能動性,這些都關系到今后中國足球拯救工程的成敗!

(責任編輯:胡雪蓉)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 精彩圖片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