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報:中超大興營銷足球--體育--人民網
人民網

新京報:中超大興營銷足球

2012年03月12日08:45    來源:《新京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這是一種難以名狀的奇特體驗:一邊是國家隊與約旦隊應付差事的無聊,一邊是中超冠軍恆大5比1狂勝K聯賽老大全北的歡宴﹔一邊是青少年培養雷聲大雨點小的扯淡,一邊是2012年中超拍案驚奇的開場——西部酒神茅台絕殺東部沿海電老虎魯能、南方地產新貴富力擊敗北方豪門國安。兩個兩邊疊加,具有超現實的荒誕,而這正是當下中國足球的本質特征:高度精神分裂。

  這裡,是官僚主義不作為和商業主義大作為的共同天堂。恆大地產許家印、萬達廣場王健林和九城游戲朱駿,無疑是這一波商業浪潮的靈魂人物。在空前商業浪潮的裹挾下,中國足協像是漩渦裡不停打轉的小樹葉,出台所謂管辦分離,不過是倒逼機制下的且戰且退。由此一夜之間,中國足球在管理機制上實現了從官辦商助到商辦督官的巨大轉折。這既是近十年前G7革命的借尸還魂,也是整整20年前紅山口會議精神的升級和深化。

  我們不反對以一種崇高的視角——正像所有俱樂部老板所宣稱的那樣——將許家印們的足球行為看做企業回報社會的善舉,但是足球本身的營銷價值才是問題之核心,完全不必對此商業行為進行道德評判。無可置疑的是,在政府足球倦怠、籌碼足球式微之后,營銷足球正成為中國足球的主流。許家印們的大手筆投入預謀著商業和聲譽的雙重勝利,商業意味著直接的利潤,而聲譽則是曲線盈利。

  營銷足球的興起摧毀了既有格局,使得兩三年前還散發著破落貴族氣息的廣州,一躍成為中國足球地理的中心。在之前的政府足球和籌碼足球並舉時代,風生水起的是被政府指定的國企和以足球為籌碼跟政府討價還價的民企,而廣州市政府對足球的意興闌珊,則直接導致了粵派足球的塌陷。恆大地產許家印和富力地產張力的對位營銷戰,勾勒出了商業時代“競爭出效益”的最高真理。

  改變足球地理的,還有一朵不合時宜的奇葩貴州人和,它源自大上海,途經西安,攻打重慶未果,轉而駐扎貴陽。人和執意高舉籌碼足球的大旗在西部游走,是因為隻有西部,還存有尚未做商業開發的防空洞工程,而眾所周知人和集團的核心業務正在於此。“逐水草而居”有悖於足球的城市運動本性,歷史上,八一、西藏等隊伍都在游走中消亡。人和喝了茅台,暫時滋陰壯陽嘴不臭,但能游多久,是個疑問。

  營銷足球大行其道,雖然它並非職業足球的最高形態,但比之政府足球和籌碼足球,其進步性毋庸置疑。只是在其令人陶醉的燦爛容貌背后,我們尚找尋不到它與國家隊、與青少年培養的直接關聯。
(責任編輯:李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