蒂加納抵滬考察拒絕採訪 申花高層稱無限接近簽約--體育--人民網
人民網

蒂加納抵滬考察拒絕採訪 申花高層稱無限接近簽約

沈坤彧

2011年11月28日08:30    來源:《東方體育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蒂加納到上海了。因為之前申請簽証時名字被搞錯,這位法國名帥不得不推遲了自己抵滬的時間。但是上周六,這名前法甲波爾主帥還是以最快的速度辦妥了一切手續,實現了自己來上海考察俱樂部的諾言。

  簽約之前“今天不說”

  昨天傍晚,記者在蒂加納下榻的徐匯華美達酒店見到了這位照目前形勢下最有可能成為申花下賽季主帥的法國人。蒂加納原定的媒體見面會時間是傍晚5點,一襲銀灰色西裝內著深褐色尖領T恤的他在大約5點10分的時候走出酒店大門,在俱樂部工作人員的帶領下來到了位於酒店左側的多功能會議廳。但是多少讓人意外的是,蒂加納雖然笑容滿面地進入了會議廳,卻拒絕接受所有媒體的採訪。這讓大家一時間都覺得不知所措,因為按照原來計劃,在場的每家媒體都有大約15分鐘的專訪時間。

  法國人委婉地表示,他雖然來到了上海,但只是為了對申花進行考察,在與俱樂部完成簽約前,自己將不會接受任何形式的採訪。知道蒂加納有一個小型的媒體會,有滬上的資深記者特意穿了一身法國隊隊服趕來,但是也並沒有因此得到法國人的青睞。他非常合作地和在場的幾家媒體見面寒暄,但法國人能做的也僅此而已。不過擺在桌上的一張《東方體育日報》引起了他的注意,教練拿起上周五出版的本報饒有興趣地翻了起來,在第6版上還看到自己的照片和桑蒂尼的並列排在一起。“嘿,這上面有我的腦袋!”他興奮地喊了一句。蒂加納轉身低聲詢問了身邊的工作人員幾句,知道這一版的內容是羅列了自己和桑蒂尼競爭申花主帥的優劣勢,於是做了個閉嘴的動作。不過他欣然拿起本報給記者留影,而那天本報頭版的大標題自然有人翻譯給他聽,“桑蒂尼漸行漸遠。”

  稻本潤一是名好中場

  有記者想從側面迂回打聽,趁勢問了兩個問題,上海的景色如何?對上海的印象如何?蒂加納只是簡單地表示,自己剛到上海,還沒有時間游覽上海。“那麼,您中午吃了什麼,覺得上海菜如何?”這時法國人清了清嗓子,慢條斯理地說了一句英語,“No speak today”,意思是,“今天啥都不說。”雖然表明了“啥都不說”的態度,但隨后記者提了一下日本球員稻本潤一的名字,他卻突然提起了興趣。“是的,我在富勒姆的時候帶過他一些時候,他是一名不錯的中場球員。”法國人說。記者表示,“稻本潤一是一名出色的后腰球員。”“不,不僅如此,”蒂加納笑吟吟地糾正了一句,“他不僅是一名后腰,還能組織傳球,向前傳球那一下子也相當不錯。不過,我帶他的時候已經過去好一陣了,印象也不是最深了。”

  蒂加納在富勒姆的執教時間是2000到2003賽季,而稻本潤一是2002年7月轉會到富勒姆,兩年后離去,兩人真正在俱樂部共事的時間也隻有一年。因此正如蒂加納所言,他帶稻本潤一的時間確實已經過去一陣子了。

  雙方已經“無限接近”

  蒂加納的房間,就在酒店的18樓,無論樓層和房間號的選擇都體現出中國人美好的寓意。房間裡是中式的裝飾風格,古色古香的茶幾上堆了幾本蒂加納從法國帶來的書。他此時已經脫去了外衣,隻穿著隨常的“Lacoste”長袖T恤,不是最新的款式,在巴黎市郊的打折店裡花上不到40歐元便能買到。由此多少也能看出,這個法國人並不像他的很多同胞那樣注重衣著。

  簡單聊了幾句,當記者試著提出採訪意圖的時候,卻立刻遭到了蒂加納客氣卻堅決的拒絕。“我們這麼說吧,雖然我很願意接受採訪,但眼下我還沒有和申花簽約,在這樣的情況下,我覺得自己並沒有立場來接受這次採訪。我保証,等我和申花簽約以后,等我下次再來上海的時候,肯定第一個接受你們的採訪。”

  下一次再來上海,這個法國人究竟還有沒有再來一次上海的機會?申花又有多大把握簽下這個法國人?周軍表示,“應該是無限接近吧,除此以外,我也找不到更合適的字眼來描述眼下這種情況了。”



     
(責任編輯:胡雪蓉)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 精彩圖片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