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原真實的阿內爾卡:正視內心選擇 早已看淡一切--體育--人民網
人民網

還原真實的阿內爾卡:正視內心選擇 早已看淡一切

金雷

2011年12月14日16:41    來源:《東方體育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尼古拉斯·塞巴斯蒂安·阿內爾卡,他不是現今足壇成就最高的、天賦最秉異的射手,但他的豐富經歷足以寫成一部書,讓讀者窺見一名職業球員成長的不同側面,他是如何從年少成名的桀驁,歷經職業生涯的跌宕,最終變成一位成熟的冠軍隊員。

  少年成名,他讓人覺得古怪

  阿內爾卡的職業生涯從巴黎聖日耳曼開始,1996年2月7日,客場對陣摩納哥的聯賽,他首次上場,當年的9月20日,他在聯賽打破朗斯的大門,這是他在法甲的首粒進球,當時,他才17歲。

  盡管球技出眾,阿內爾卡在巴黎卻過得不如意,似乎,想要看到他成功的人不多。他在聖日耳曼梯隊的搭檔勒波爾回憶,“尼古拉總是想証明他比我們強,在球場上,他是個充滿了個性的球員。一次,我因為沒給他傳好球,賽后,他曾想殺死我。還有一次,他大發脾氣,又擂桌子,又踢椅子,被趕出了梯隊。在隊友眼裡,阿內爾卡是個古怪的孩子,大家都不知道什麼原因,因為他不和我們交流。”勒波爾說。

  轉機很快來了。1996年9月,英超的老牌勁旅阿森納日本聯賽名古屋鯨八俱樂部請來了溫格擔任主帥,這名被稱作“教授”的前摩納哥主帥樂於發掘年輕球員,很快,他就和巴黎聖日耳曼談妥,用50萬英鎊將阿內爾卡帶到了海布裡。

  年少輕狂,他感到並不開心

  有了溫格的悉心培養,阿內爾卡很快在足壇大放異彩。溫格賣掉隊裡原來的中鋒哈特森,給他騰出位置。1997-1999兩個賽季,阿內爾卡成長為阿森納的鋒線主力,與維埃拉、奧維馬斯、佩蒂特、博格坎普等人一起,幫助阿森納拿到英超和足總杯的雙冠,兩個賽季裡,他一共打入27粒進球,后一個賽季,是隊裡的頭號得分手。彼時的海布裡,球迷都為阿內爾卡瘋狂,他的表現已經讓曾經的英雄伊恩·賴特位置不保。

  隨著地位的上升,阿內爾卡的欲望也在膨脹。他與隊友處得並不好,隊裡的大佬維埃拉有一次被他惹到了,就在更衣室眾目睽睽之下用自己的隱私部位“鞭策”了阿內爾卡的臉。這事是阿內爾卡后來在自傳中曝光的。於是,他動了轉會的念頭。不過維埃拉和溫格都否認此事,稱阿內爾卡這樣說是不可理喻的。

  皇馬一直覬覦法國射手,向阿森納提出了申購請求,但溫格不想放愛徒走。俱樂部倒是有別的考慮,副主席鄧恩已經在和拉齊奧談判,但后者的報價不如皇馬的高。看到阿內爾卡遞交的轉會申請,溫格很失望,責怪弟子不該隻想著錢,並教誨他“你再有錢,一天也隻能吃三頓飯,睡一張床。”

  最后,皇馬以2300萬英鎊的高價將阿內爾卡帶走,他成了當時身價最高的年輕球員,才20歲。這次轉會,給他帶來了名利,其實在他這個年紀,有些決定都是他兼經紀人的哥哥做的,法國媒體事后披露,這次轉會,哥哥迪迪亞和克勞德教唆的成分居多,他倆從這筆交易中掙取了高額的佣金。

  阿內爾卡則否認,“離開阿森納是我決定的。你可以去問溫格,他來找我,問我是否想轉會去皇馬,我說我想去,我哥哥並不在場。”他還回擊法國媒體,“關於我哥哥的故事簡直就是虛構。我這麼說是因為我年紀很小,人們不會相信我可以獨立決定轉會。大家盡力猜測是兩個哥哥在影響我。”

  浪跡天涯,他陷入人生低谷

  出了名,得了利,阿內爾卡卻在伯納烏度過了職業生涯最黯淡的一段時光。他的踢法與球隊並不融洽,一個賽季隻進了4粒球。他抱怨主帥博斯克對自己的安排有問題,並稱在更衣室受到勞爾為首的本土幫的打壓。球迷也不待見他,稱他的表現和身價不符,西班牙國家隊主帥克萊門特更是稱,“收購阿內爾卡的錢,拿來作慈善用反而更有價值。”

  這個賽季,皇馬再度舉起冠軍杯,但這和阿內爾卡似乎沒有關系,他正想著如何逃離伯納烏。老東家巴黎聖日耳曼願意將他帶回家,於是,對阿內爾卡失去最后耐心的皇馬主席桑斯做了賠本買賣,將他送回巴黎。

  原以為,巴黎會是阿內爾卡反彈的起點,沒想到,這個被稱作“Sulk”(怪人)的球員又和老東家鬧出矛盾。在一場隊內的22人對抗賽中,阿內爾卡被主教練分到替補一方踢右前衛。他不接受這個位置,要求踢回自己熟悉的前鋒位置,遭到主教練拒絕。結果,比賽中,踢著踢著,教練發現替補方的隊伍少了一個人,原來阿內爾卡沒通知任何人的情況下,徑自回更衣室了。在聖日耳曼待了一年半,阿內爾卡被租借到利物浦,在那裡踢了半年,隨后加盟升上英超不久的曼城

  浪子回頭,他正視內心選擇

  比起此前效力的豪門,曼城這座小廟對阿內爾卡來說是屈才了。不過,這倒讓他靜下心來,專注於比賽。2004-2005賽季,奪冠的切爾西唯一一場敗仗,就是輸給了曼城,切赫的大門被阿內爾卡打破。

  在曼徹斯特,球迷開始重新認識阿內爾卡。大家發現,其實,他是個很純粹的球員。他的場下生活非常簡單,隻愛披薩和白開水,每天睡4小時,不去酒吧,不去夜總會,無聊時聽聽唱片、看看雜志、玩玩游戲機,或者去超市看魚,沒有其他業余活動,最多,是去看網球比賽,他家附近就有個網球場,阿加西是他的偶像。有一次,一位女模特和他約會,興奮地花了一個下午打扮,結果,卻被帶到了超級市場,一起買菜買肉。事后,女孩失望地告訴媒體,早知道這樣,自己穿著仔褲就成了,何必換上范思哲。

  阿內爾卡透露,伊斯蘭教開闊了自己的思想,讓自己變得平靜,“在特拉佩斯時,我曾經與穆斯林們在早上4點起來祈禱,並且長時間地討論伊斯蘭教。漸漸地,我從與他們的交流了解了伊斯蘭教的本質。”2004年,在阿聯酋著名的阿爾瓦斯爾清真寺,他皈依伊斯蘭教,教名是阿布杜勒·薩拉姆·比拉勒。

  阿內爾卡后來說,自己未來的夢想,是演電影,像同胞坎通納那樣。2002年,他曾在一部電影中出演一個叫尼克拉斯的球員,“我喜歡假裝是別人,很有意思。”

  三十而立,他恢復頂級狀態

  在曼城待了兩年半,阿內爾卡去了土耳其聯賽,為費內巴切效力。他選擇了39號球衣,這個號碼此后再沒換過。有人說,這是因為他在巴黎的家的區號是78,39是78的一半,意味著到哪裡他也不會忘掉家。

  在博爾頓踢球時,阿內爾卡成了家,他的妻子是一位來自意大利的編舞專家,叫芭芭拉。他進球后雙手交叉在胸前的姿勢,就是特地獻給芭芭拉的。他倆認識了有十年,婚后一年,他當上了爸爸。那段時間,他還忙著推廣自己的服裝品牌,取的就是39的號碼,叫“39pro”。很快,這個品牌的專賣店就擴充到了160家。

  所謂三十而立。2008年1月,阿內爾卡加盟切爾西,終於安定下來,一待前后就是四個賽季。回到豪門的阿內爾卡重新煥發出頂級水准,2008-2009賽季,他以19球擊敗魯尼、C羅、托雷斯等,捧起英超金靴。這是對他作為頂級射手最好的嘉獎,彼時他正好30歲。

  阿內爾卡說自己已學會融入團隊,“當你為切爾西這樣的球隊踢球時,最重要的就是球隊能贏球。如果能幫助球隊取勝,我會毫不猶豫地去做任何事情。有時候你能參加比賽,有時候不能,這是足球的一部分,你應該明白這是一個集體,並認識到最重要的是團隊成功。”談起自己當金靴的秘笈,阿內爾卡恢復了當初的盛氣凌人,“老實說,我在訓練中從未專門雕琢過射門技術,一切都是出自本能,我現在還保持著年輕時的射門習慣。”

  心如止水,他早已看淡一切

  盡管在俱樂部安定下來,但在國家隊,阿內爾卡的經歷仍讓人唏噓。2000年他隨勒梅爾的法國隊贏得歐錦賽冠軍和聯合會杯冠軍,但之后,卻被亨利、特雷澤蓋、維爾托德甚至馬萊壓制,直到2008年歐錦賽才正式回到法國隊的行列。結果,2010年南非世界杯,他又惹出風波,與主帥多梅內克交惡,遭到開除,並遭法國足協18場國家隊賽事的禁賽處罰。

  阿內爾卡卻拒絕道歉,並宣布退出國家隊。對輿論的炒作,他只是淡淡地回應,“謠言四起時,如果你不做出回應,媒體就會編出更多的故事。事實就是這樣,人們就是喜歡捏造關於你的故事。我絕不會因此去干擾自己一直尊敬的國家隊。”



     
(責任編輯:胡雪蓉)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