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大昭:中超不應大面積請外教 要走精簡有效路線--體育--人民網
人民網

汪大昭:中超不應大面積請外教 要走精簡有效路線

2012年02月27日15:12    來源:人民網-體育頻道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人民網2月27日電 2012賽季中超聯賽將於3月10日全面打響。新賽季,中超各家俱樂部紛紛加大投入,從外援、主帥等各個方面都有了極大提升。今天,人民日報資深體育記者汪大昭做客人民網《體育在線》,全面展望了新賽季中超聯賽。

  主持人:本賽季,中超16支隊伍中13支都聘請了外籍教練,也是中超歷史上外教最多的一年您怎樣看待這種現象?

  汪大昭:外教這件事,我們一直在說中國足球落后是教練水平太低拖了后腿所以請外教。從提高足球水平來講,這個看法是沒錯的。還有一個說法,我記得我十幾年前在上海採訪的時候,當時申花的老總就曾經跟我說過一件事,申花是引進外籍球員和外籍教練都非常積極的一個俱樂部,上世紀90年代的末期,它就不斷地做這件事,別人還有的出來觀望狀態,看不准,還不敢動,所謂寧缺毋濫,還在那個狀態裡面,他已經換外援,都干過這事。換教練也一樣,因為教練把申花隊帶的不錯,是不是就繼續要和他合作,結果申花老總跟我說,我們申花,第一,必須用外教,不用本土教練,第二,外教必須每年換一個,不能夠連續執教。我說為什麼呢?他說不管他把這個隊伍帶的是否成功,這是一個市場的需求,我要是用一個外教年年老是他,一干三年,我這個市場就沒有了,老換外教,人家老想看怎麼樣,所以支撐市場的很重要的就是要不斷地拿出新東西來,結果這個新東西變成新外教了,在這個上面來回換。

  今年聯賽出現13名外教,好象是不是佔了很多咱們中國培養本土教練的位置?這大概是大家最關心的一個問題。本來咱們的教練確實水平不高,要是老給人當助手,什麼時候自己有機會主持一下這支球隊,如果沒有這種機會的話,那他老學,學來學去,沒什麼意思,沒有一個機會去檢驗自己學習的成果。你知道一個球隊裡面主教練定下的東西,隻有在討論的時候,助理教練才有發言權,在執行的時候,助理教練是沒有什麼用處的,說好怎麼辦你就必須要照做,你要比那些隊員執行得都堅決才成。

  這對中國教練來說,確實今年要看現在,就剩三個中國教練了,是比較麻煩,而且這三個也不是目前我們中方教練裡面最優秀的,還都留得住,也許還有人有潛質,不錯,但是沒有這個機會,但是真是不如這13個外教裡面的有些外教也不見得,這種情況我覺得在今年這個賽季之初確實外教很扎堆,13個是有點多,也許10個左右就可以了,半數也夠了,比如說像日韓什麼的,他們自己的教練還是挺多的,他們也經歷過一個外教特別多的過程,現在比如說他們的國家隊,因為俱樂部都是外教,所以在產生國家隊主教練的時候自然首先要考慮這些執教俱樂部成功的外教,把他們推到日本韓國的國家隊的主教練的位置上去,像韓國后來希丁克的引進非常成功,但是現在他們炒掉一個本土的主教練,再換上一個還是本土主教練,這些主教練為什麼能夠在日韓這樣的國家隊上站住腳,還是因為他們曾經在聯賽裡面是搞得不錯的。如果沒有這樣的機會,他們怎麼能去執教國家隊呢?

  現在中國要是這樣的話,不管將來卡馬喬怎麼樣,我看卡馬喬走了以后還得找外教,因為聯賽裡面都沒有中方的主教練了,太少了。我覺得,洋帥太大面積的來,是有問題的。現在也應該走一個比較精的路子,就是一定要請外教,一定要請能給中國足球留下一些積極的東西的那種外教,而不是到這兒按照合同辦事,反正我給你打一打,最后拿錢他走人了,什麼也沒有留下,中方教練的積極性也不高,因為執行完這個外教的一套東西,過兩天又下去了,俱樂部又換一個新的外交,馬上中方教練又得適應新一個外教,這對提高自己也沒有什麼好處。

  主持人:在您看來,外教是需要一年一換嗎?

  汪大昭:有的俱樂部一年最多能換兩三個外教,長的能干上兩三年的也有,這個反差是非常大的,關鍵還看他適應不適應這個球隊。這一點上,既有中方球隊要適應外教的問題,也有外教要適應中國的問題,這是雙方往一起走才行。我覺得從外教自身來講,要適應中國的國情。雖然咱們足球基礎比較差,水平也不高,你讓人家適應咱們,那不是都被同化了嗎?

  其實這個事不能看得這麼簡單,中國有自己的文化、觀念,哪怕其中有一些落后,甚至於糟粕的東西,我說的所謂適應是首先外教要通過一定的時間來了解它,如果不了解,很簡單的就把他在國外成功的一套東西搬過來,最后他可能不成功了以后,他自己都覺得莫名其妙,我在外國帶什麼什麼隊都帶得很好,怎麼到你們中國不成,還是你們中國不成,其實未必,是他自己沒有拿點工夫去了解了解中國。反過來從俱樂部的層次講,還不是說一般球員,球員倒好辦,反正教練讓怎麼踢就怎麼踢,但是俱樂部管理層給一個外教什麼樣的空間、什麼樣的支持,話說得簡單,全權都交給外教,用人、打法,什麼都聽他的,實際上有的時候並不是這樣,甚至於俱樂部的老板還在坐在台上說怎麼能這麼踢,三號換五號,他就在這兒發號施令了,這樣的話也不成。

  外教現在看執教時間比較長的基本上咱們不要太拿名次衡量他成功不成功,至少他在和中國足球這種互相了解、融合這方面的成功,比如現在李章洙這樣的前后帶過那麼多球隊,那麼多年了,像半個中國人一樣了,漢語都能說很多,這個還是很重要的,甚至於可以說我感覺如果前幾個月咱們國家隊的那場比賽不是讓一個下車伊始的卡馬喬打,你交給李章洙打都不會打成那個樣子,畢竟時間長了,了解中國足球是怎麼回事。但是俱樂部容不得這個,一個賽季就那麼多場,輸了一場就少一場,外教的機會也就少了。從這一點上來說,職業聯賽的殘酷就在這個地方。

  我覺得中國足球這麼多年了,如何引進外教,給外教創造的環境和空間,同時又用什麼東西來約束外教,這些事現在有的俱樂部還有點門道,因為請的外教也確實很多了,像山東魯能一直堅持請前南斯拉夫的教練,逐漸地能摸出一些東西來。還有的俱樂部外教請的也不少,但是外教和外教之間相差很懸殊,今天請巴西的,明天請東歐的,這個反差太大了以后,沒有什麼好處,對外教探索這裡面的規律性也不利。

(責任編輯:胡雪蓉)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