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卡“微博獲罪”內幕:觸動“核心價值觀”紅線--體育--人民網
人民網

孔卡“微博獲罪”內幕:觸動“核心價值觀”紅線

2012年05月06日09:14    來源:新華社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推薦
  • 字號
  新華社廣州5月5日體育專電

  新華社記者王浩明

  日前,頂著中超頭號球星的廣州恆大中場、阿根廷人孔卡因為發微博炮轟主教練引發了網絡熱議﹔4日晚廣州恆大俱樂部對孔卡做出的100萬人民幣罰款、9場停賽的中超最大罰單——阿根廷球星的短短100多字更是成了“史上最貴微博”。

  一向?腆少語的孔卡為何突然炮轟主帥?恆大在關鍵戰前祭出史上最重罰單背后究竟有何內幕?中國的職業聯賽缺失了什麼?孔卡的一條微博和恆大嚴厲態度背后的故事值得探尋與深思。

  微博半夜發飆炮轟主帥——中超頭牌“因言獲罪”引爭議

  5月3日凌晨,此前很少流連微博的孔卡突然連續發了兩條微博,第一條葡萄牙語的微博極少人能看懂,但阿根廷人馬上發出第二條中文翻譯,讓網友直呼勁爆:

  “我不明白為什麼總是我被感覺疲憊,被輪休,為什麼很久之前生病在上場比賽中就要坐板凳?如果我上場,就証明我身體狀況良好,反之如果我的身體狀況不好就不會上場。試問,一個身體狀態不佳的球員如何罰入那麼重要的點球?為什麼教練組的計劃總是孔卡輪休????”

  雖然當時已經是凌晨1點,但在不到一天的時間裡還被轉發了超過5000次, “孔卡微博怒斥教練”更是成了聚集上百萬微博的微話題:有人認為孔卡不尊重教練,有人認為李章洙換人不當應該下課﹔甚至有人拋出陰謀論:“這是孔卡在逼宮教練組”。

  在經過不平靜的一天后,4日晚,廣州恆大俱樂部以“紅頭文件”的形式宣布對孔卡進行重罰:“2012年5月3日,外援孔卡擅自公開發表針對主教練的不當言論,公然蔑視主教練權威,對當前球隊全力備戰亞冠及聯賽造成不良影響,決定對其進行停賽9場(含預備隊比賽)、隊內通報批評、罰款100萬元人民幣的處罰。”

  在中超歷史上,這無疑是一個俱樂部對自己運動員採取的最重處罰。而孔卡區區100字的微博也遭到百萬重罰,真可謂“史上最貴微博”。

  罰單一出,更是引來了眾網友的激烈討論,不少球迷質疑俱樂部處罰太重。甚至在不少廣州隊“死忠”球迷聚集的“廣州FC吧”有網友聲稱:“沒有孔卡的恆大比賽我不看了”。在他們認為,5月1日對全北現代的亞冠關鍵戰孔卡60分鐘被換下導致了廣州恆大慘遭逆轉,對此主教練李章洙應負全責,而孔卡當然有理由進行責問。而也有網友認為,應當支持俱樂部的決定,如此重磅的罰單維護了主教練的權威。

  陣前斬將非沖冠一怒——百字“微言”觸動恆大核心價值觀

  據記者從恆大內部獲悉,其實最先教練組給出的處罰意見並沒有如此嚴重。李章洙在3日下午的例行訓練中也表示:“雷納托的事情比孔卡嚴重多了。”所以當時的分析孔卡的禁賽應該不會超過三場。

  但當最終處罰決定下來,所有人都傻了眼。有人說,恆大沖冠一怒陣前斬將,這下真玩兒大了。甚至還有人分析,孔卡將一怒之下離隊,恆大就此亂作一團。

  然而,拋開質疑,在風雲變幻的市場打拼多年,恆大集團主席許家印不會忽視的一個原則性問題是:戰術層面的事情永遠小於戰略層面——重罰孔卡的根本原因隻有一個:阿根廷人這100個字的微博已經觸動了恆大管理俱樂部的核心價值觀。

  4日晚,在俱樂部做出對孔卡的處罰決定后,許家印馬上到球隊與教練、隊員會談,他開門見山地說:“誰挑戰主教練,就是挑戰老板!我和俱樂部董事長劉永灼從不參與俱樂部的技戰術管理,不干涉球隊的任何內部工作。我們心裡特別清楚,這個團隊,團結是很重要的,主教練的權威是很重要的,所以我們一定要維護主教練的權威。主教練在球隊的管理,球員的管理以及比賽場上,主教練具有絕對的權力,不然的話團隊就會亂。”

  眾所周知,恆大目前缺的不是球星,而是團結的氣氛和穩定的心態——可以說,恆大少一個孔卡整體實力也不比武裡南聯隊差,但若孔卡此事未了,整體實力的發揮可能就會大打折扣。

  退一萬步講,就算恆大因為缺少孔卡輸掉比賽,許家印也在所不惜——因為他觸動了恆大管理俱樂部的核心價值觀,孔卡此番微博發飆,如若不罰,形成了帶頭效應,將對“主教練負責”這一核心價值觀產生極大沖擊,如果這個價值觀崩塌,恆大就算聚集了梅西、C羅也亦枉然。

  4日下午的訓練,收到罰單的孔卡顯得很平靜。而晚上在和許家印的交流中,孔卡也表示:“一定要為球隊的勝利作出貢獻。”

  兩種觀念的百年交鋒——中國職業足球為何“原地畫圈”

  說到價值觀,國外知名俱樂部歷經百年,至今仍然存在著兩種觀念的交鋒,他們不斷演變,並和俱樂部文化互相浸染——現代足球發源地的英國,“紅魔”曼聯支持弗格森教練獨裁,貝克漢姆、基恩等大牌球星在沒有犯什麼原則錯誤的情況下遭到老爵爺的飛靴和臭罵﹔“藍軍”切爾西的阿布看重球星效應:於是一幫球星能夠逼走斯科拉裡、安切洛蒂和博阿斯。

  當然,文化傳統也是影響因素之一:德國韓國等球隊甚少出更衣室之亂,無論是否德國隊球迷,人們都對德意志的團結和紀律心生敬佩﹔法國、巴西等國球隊屢屢禍起蕭牆,但崇尚自由的他們卻也多次用快樂足球染指冠軍。

  價值觀不僅決定了管理模式,也滲透進了足球的最深處:較為鬆散的“自由模式”往往充滿活力和激情,注重個人發揮,但需要一個強勢並有著個人魅力的主教練鎮住場面——這也是許多球隊即使曾經被“鳥叔”罵得“狗血淋頭”、也要死心塌地追求穆裡尼奧的原因。“專制模式”則從價值觀上要求隊員對教練一切服從:教練說的是錯的,也必須執行﹔教練錯了由經理老板管,球員不執行教練的意圖就得受罰。

  說到國家隊也亦然,遠了不談,克勞琛帶領的國青荷蘭世青賽用嚴謹的戰術殺進八強,米盧帶領的國家隊用快樂足球實現了世界杯的歷史突破。

  而在目前中國足球職業聯盟形同虛設,管辦分離停留在紙面上的情況下,投資人的行為並不能得到有效約束——玩兒一把就走、拿球隊當提款機、搖錢樹的現象屢見不鮮。所以大部分中國俱樂部的價值觀配不上以上說的任何一種,甚至可以說還遠遠上不了精神層面,這恐怕也是中國職業聯賽折騰了這麼多年依然亂象叢生、在原地“畫圈圈”的原因之一。(完)



(責任編輯:胡雪蓉、張帆)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