岡田武史:沒想到中超這麼難 目前是執教生涯最大挑戰--體育--人民網
人民網

岡田武史:沒想到中超這麼難 目前是執教生涯最大挑戰

李琛

2012年05月08日11:17    來源:《杭州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推薦
  • 字號
  5日晚,綠城客場2︰1戰勝山東魯能隊,迎來了本賽季第二場勝利,笑容第一次挂在日本人岡田武史的臉上。他笑得很自信,很開心,賽后的休息室,岡田和每一位球員擁抱。來中國已經5個多月了,這是他率隊第一次在中超客場獲勝,“這場勝利對我們非常重要!全隊這一周都是為了能拿一分在訓練,沒想到最后還拿了3分,這個勝利把我上輪的郁悶氣都給解了!”

  “向你報告 的一切,好的、壞的,都是你想知道的。”

  不談續約 當前沒有資格提這些

  盡管戰績不佳,但岡田力推年輕人以及打控制球的打法還是得到了浙江球迷以及投資人宋衛平的認可,綠城俱樂部甚至三番五次地找岡田,要求與他續約。但都被岡田以“這樣的戰績,我沒有資格談續約”給推了回去。他要求宋衛平再多看看球隊一些輪次的比賽后再做決定,並對媒體表示,在可能的情況下,他也願意多簽綠城幾年。

  記者:從去年年底接手綠城,到今天已經五個多月了,適應了這裡的一切嗎?感覺如何?

  岡田:剛開始接手綠城時,前一階段的工作很順利,到了聯賽期,工作開展得不是很順暢。最近主要考慮如何能贏球,球隊的目前也將有所改變,畢竟聯賽成績非常重要。

  記者:當初你是要以奪冠為目標,如今看來是以保級為目標了?對中超不熟悉,是不是造成這一局面的主要原因?

  岡田:現在再提奪冠很不現實,現在要考慮改變一下目標,但具體的目標我沒有和隊員講,目前的每一場比賽,我們都是要求隊員能盡量拿下一分。當然,如今的局面與我對中超的了解不充分還是有關系的。之前只是感覺到中超可能不會容易,現在感覺到還是很難。現在的成績與我們球隊進攻能力不強有關系,球隊引進的外援進攻能力也不好。

  記者:九輪比賽才拿了9分,僅打進了六粒球。這樣的一個戰績,你是否背負了很大的壓力。

  岡田:的確現在的壓力是非常大,在我這麼長的足球生涯中,這樣的情況還是第一次,這樣糟糕的局面完全在我的預計之外,目前的局面是我教練生涯最大的挑戰。

  記者:你剛才提到了壓力,在1998年世界杯你執教日本國家隊時,小組賽三場一場不勝,當時的壓力和現在所碰到的情況是否一樣?

  岡田:一樣的都是壓力巨大,但世界杯和聯賽的差別還是很大,世界杯三場比賽沒打好就要回家,而聯賽是一個漫長的過程,這種壓力對一個人都是一種煎熬。

  記者:你是如何應對這種煎熬的?

  岡田:有時候比賽踢得不好,或者輸球了,我就會感覺到自己力不從心,一個晚上都會去看錄像,分析原因。

  記者:你是怎麼分散壓力的?或者說輸球后你怎麼調節的?

  岡田:我沒有時間去發泄,對於結果隻能接受。其他空余時間都在看比賽錄像,甚至都沒時間去看日本的新聞和報紙。

  記者:按照慣例,球隊打得不好,球迷都會喊主帥下課,而你在杭州卻受到了不錯的待遇,球迷和各方面對你評價頗高。

  岡田:我感受到了球迷、球員和工作人員對我的支持,而且我感覺到很意外。這種情況在日本是不可能發生的,教練就是要為球隊的成績負責。我現在感覺很對不起支持我的球迷以及老板,這方面我的確有壓力。

  記者:看了最近的比賽和訓練,感覺你的打法有些改變,不再一味地要求控球。

  岡田:是的,是有些改變,可能會在比賽中打些防守反擊戰術。堅持打控制球和防守並不是對立的,現在就是要在優先保証防守的情況下,尋求突破。在力求防守的情況下,贏得進球。

  接手綠城時,岡田是雄心勃勃,一心要把綠城打造成“亞洲冠軍”,要在世俱杯上對抗巴薩。但現實就是很殘酷,八輪過后,綠城一直在保級線上徘徊。回到現實中,岡田也明確表示要修正目標,“現在提冠軍不太現實,但我們要有一顆冠軍的心。”岡田甚至表示,這個時候的綠城,是他執教生涯中最大的挑戰。

  修正目標 迎職業生涯最大挑戰

  記者:很多國外教練認為,中國足球離現代足球踢法很遠,你怎麼看?有什麼提高的捷徑嗎?

  岡田:目前我對中超的印象是,個人與個人的對抗很激烈,經常採用長傳,中場的控球相對少些。不過在和恆大、國安交鋒后,其實感覺這些球隊實力並不低,採用打法也相對現代化。如果這些球隊在聯賽當中佔了一定的優勢,中國足球會提高得很快。

  記者:對比中、日球員,你覺得有什麼差異?

  岡田:中國球員對足球的感覺非常純粹。但有時注意力沒法集中90分鐘,比賽時容易突然中斷,丟球時會喪氣。

  記者:日本有非常好的青訓體系,你也參與過,當時做了哪些具體工作?

  岡田:主要以講課為主。我在國家隊當主教練時也到青少年球隊做過培訓,隻有這些。

  記者:到中國后,是否准備將這種青訓體系延續下去?

  岡田:綠城也要求我幫他們構建良好的青訓體系。我准備給其他教練做一些培訓,形成一個比較有效的教學模式。當然,要想提高足球水平,肯定要根據自己的國情來採取不同的方法。

  記者:你剛來綠城時,批評隊員不夠職業,現在這種情況有所改觀了嗎?

  岡田:中國的一些球員在訓練和生活中的確不夠職業,我也對我們隊的一些隊員提出過批評。現在球員的意識提高了很多,比之前是好多了。

  記者:你在日本國家隊繼任特魯西埃在中國遭遇了挫折,球員能力跟不上,結果他的戰術得不到很好實施,你怎麼解決這個問題?

  岡田:遇到過這種情況,如果感覺到隊員們的能力跟不上戰術的話,那戰術方面需要調整。這個戰術調整並不是放棄,而是找一個球員能力和戰術的結合點。教練的工作是在找一個合適的平衡點,而不是隻讓他們提高提高提高,隊員做不到的,非要讓他們去做,這樣是不行的。

  記者:我們知道,你和俱樂部僅簽了一年合約,目前俱樂部擔心萬一降級了,你離開了,怎麼辦?

  岡田:現在的成績下,我沒有資格談續約的事情。就在三天前,我和宋老板也進行了商談,他也表達了要續約的意思,我告訴他,不要急著去談續約,先不要考慮這些。等聯賽過半后,看看球隊的改造以及成績后,再做決定。他們同意了我的建議。

  記者:那你本人願意續約嗎?

  岡田:我認為這是一件光榮的事情,再簽兩年、三年也是可以的,我對這支球隊也有感情。但現在的成績還不能讓我考慮這些,現在的成績下,我不能答應老板。

  愛看三國 學習中文沒進展

  來到杭州執教后,岡田最先就表示,他要學習中文,並想聘請一名中文老師。半年過去了,岡田的中文仍舊停留在“謝謝、你好”的水平上,不是他不想學,實在是沒有時間。很多時候,岡田甚至連上網看看日本新聞的時間都沒有。不過,這並不妨礙他對中國文化的興趣,他很喜歡看日本版的《三國演義》和《水滸傳》。

  記者:訓練之外,你是如何打發的,去杭州城裡逛了下嗎?

  岡田:真的沒有什麼業余生活,回家做飯,然后看看比賽錄像,再就是睡覺。之前去了趟靈隱寺。

  記者:你指揮比賽時,總給人一種冷酷的感覺。可很多人說,你愛說愛笑。你到底是什麼樣的性格?

  岡田:我是一個很開朗的人,平時愛開玩笑,也很喜歡跟別人聊天。當然,比賽時不可能每時每刻都帶著笑容。鏡頭照到我時,通常都是比較嚴肅的一面,所以就有了這種誤解。

  記者:你說看過《三國演義》和《水滸傳》,看完之后有什麼感覺?

  岡田:我覺得很有意思。我並不是為了學習中國文化才看的,是在比較輕鬆的情況下看這些書的,立刻被小說的情節吸引了。

  記者:這些古典小說中,你比較喜歡哪個人物?

  岡田:給我留下印象最深的還是三國中的諸葛亮。

  記者:對了,你的中文學得如何?有進展嗎?

  岡田:剛來時,還想學學中文,現在根本就沒有時間,連看日本報紙、新聞的時間都沒了。



(責任編輯:胡雪蓉、張帆)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