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追憶國安二十年 揭秘“國安永遠爭第一”由來--體育--人民網
人民網

眾人追憶國安二十年 揭秘“國安永遠爭第一”由來

2012年03月12日08:40    來源:《北京晨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南二環,永定門畔,始建於1936年的先農壇體育場早已遠離了北京足球迷的視線。20年前,北京國安隊在這裡出生,並度過了最稚嫩的幼年。抬頭可見永定門的確是個好兆頭。生於1992年的北京國安隊是中國足球職業聯賽以來唯一一支從未改變東家的球隊。

  誕生  開口談錢的企業出局

  1992年6月,被稱為中國足球“遵義會議”的紅山口會議在北京召開。會議以改革為主題,確定了中國足球要走職業化道路的改革方向,專業足球時代就此向職業足球時代轉變。

  中國足協給各隊下了死命令:12支甲A球隊必須抓緊組建,1994年,甲A聯賽必須開打。

  北京市體委自然也接到了足球俱樂部化的任務,時任先農壇體工大隊黨委書記的劉文雄后來回憶說,當時共有4家企業願意與北京市體委合作,包括一家香港公司和一家私企,其中一家企業在洽談時首先問道:“什麼時候能盈利,5年可以嗎?”

  這讓劉文雄無法回答。畢竟職業化改革剛開始,未來會怎樣,誰心裡都沒底。而最終選擇國安,是因為“他們想踏踏實實做點事情的態度,讓人放心”。

  於是,成立於1955年、曾五奪全國冠軍的北京男足與國安牽手了。

  1992年底,俱樂部開始組建,第二年6月份,辦下了營業執照。國安隊組建時擔任副領隊的王海鳴說:“那時候(國安組建前)有兩個足球班,男足的一二隊,還有女足,楊祖武和我負責。當時他是班主任,所以到國安隊后,他是領隊,我是副領隊。”

  北京國安隊正式組建后,1992年年底,在當時的先農壇體委大院召開了新聞發布會。對於當天的場景,現任北京電視台《天天體育》欄目外採統籌的趙迎軍還有印象:“確實開了個發布會,不過去的記者也就是寥寥幾人。除了電視台外,好像還有北京日報、北京晚報和中國體育報的記者。不過那會兒對於成立足球俱樂部這件事,我自己沒什麼太大感覺。”

  當年的人們對於足球職業化持何種看法?趙迎軍還記得自己曾就“如何看待足球職業化”這件事採訪過當時的北京市體委主任萬進慶。“我記得當時他說自己也不是很懂職業化這件事,只是認為足球改革邁了很大一步。只是足球項目脫離了各級體委,那會兒他對於發展前景不是很看好。”

  起步  “楊大爺”一年364天上班

  中國足球職業化了,足球人有顧慮,有驚喜。

  國安隊成立時,王海鳴擔任了球隊的副領隊,領隊由楊祖武擔任。回想起當時的情景,王海鳴說,那時候大家確實心裡都沒底:“那會兒對於職業化這個概念很朦朧,誰也不知道職業化是什麼樣。不少老教練覺得有顧慮,因為當時大家這麼多年都在體委,認識的人也都是體委系統的。職業化以后,關系就得轉出去。如果職業化搞不好怎麼辦?還能不能回來?”

  1996年,北京國安隊從先農壇搬到工體。因為京城球迷對球隊的熱情和關注度越來越高,為北京亞運會改造過的先農壇足球場,也已經不能滿足太多北京球迷到現場看球的需求。

  也在同一年,國安俱樂部讓金志揚等教練將關系從體委轉到國安。金志揚回憶說:“當時為了這事談了好久。俱樂部給我們做工作,后來大家才同意把關系轉出來。”

  “國安永遠爭第一”現在已經是人們耳熟能詳的口號,很多人不知道它從何而來。現任北京市足管中心副主任劉軍,向記者回憶了1995年的一幕:“那年的1月份,國安開董事會。有記者問董事長王軍:我們的目標是什麼?王軍就說,搞比賽嘛,就是永遠得爭第一。不爭第一算什麼競技項目?后來經過記者的總結提煉,就有了‘國安永遠爭第一’這個口號。”

  劉軍1995年來到國安俱樂部,當時俱樂部的工作處於起步階段,負責俱樂部日常具體工作的隻有四個人。劉軍現在還記得很清楚:“楊祖武、我、小康(康玉明)和一個會計。再之前,就隻有兩個人。”

  事多人少,幾個人隻能連軸轉。曾經有人打趣說:“楊大爺(楊祖武)一年365天,有364天是在俱樂部過的。”

  千頭萬緒,這讓楊祖武壓力很大。來到國安后,楊祖武曾經說:“讓我管球隊,我不怕,我有經驗﹔但是管俱樂部,確實沒有頭緒,尤其還要處理經營等方面的事情。以前我當班主任,上面有體工大隊管著,這些行政的事都不用操心,但現在一下從被管的變成管人的了。后來李老板(李士林)告訴我,誰都不是天生就會,慢慢學。”

  讓大家開心的是,國安從一開始的贊助就不少。當年的贊助商數量雖然無法與現在相比,但相比較於國內其他很多球隊,那時的國安就已經有胸前、背后廣告了。

  變化  金志揚定下綠色隊服

  俱樂部成立了,球隊與以前有什麼變化?球員能感受到,但球迷們在最初兩年並沒有感到太大區別,大家聊到國安,脫口而出的還是“北京隊”。

  直到1995年后,國安隊才開始叫響。在此之前,北京球市沒有想象中火爆,平時極少有球迷去看訓練。

  1994年時,先農壇最好的上座率是能有幾千名球迷入場。甚至,在職業化初期還沒有“上座率”這個概念。

  1992年時,趙迎軍剛入行不久,回想起那段日子,趙迎軍說:“那時候老一輩的記者也跑過球隊,不過沒那麼勤。因為北京電視台1992年有了專門的體育新聞。所以從那年開始,去球隊採訪也開始變多了一些。”那時他去採訪的球隊不叫國安,叫做北京雪花隊。

  在先農壇大院的訓練場裡,趙迎軍見到了正在訓練的隊員們。

  當時的他們與其他專業隊的運動員沒有任何區別,都在大院裡生活、訓練,甚至在訓練場上,也看不到整齊劃一的隊服。趙迎軍說:“參加訓練的那麼多人,穿什麼衣服的都有。”

  后來,金志揚將國安隊的隊服確定為綠色。老金確認了這件事:“對,當初是我定的隊服顏色,有這個事。那會兒就是根據個人喜好,因為我喜歡綠色。認為綠色象征生命、陽光、健康,所以隊服主色選了綠色。”

  俱樂部成立,運動員的收入有了大幅度提高。經歷開始的緊張不安后,很多人很快就非常知足了。當時去採訪曹限東,他說了一句讓趙迎軍印象深刻的話:“生是國安人,死是國安鬼。”只是隨著中國足球職業化的逐漸推進,這句話最終變成了過眼煙雲。

  那時王海鳴感受到的最大變化是:“收入提高了,這方面變化很大。我們1985年拿全國冠軍的時候,雪花給每個隊員獎勵了一台雪花的單門冰箱,當時已經覺得了不得了。”

  此前運動員的待遇很低,國安與北京足球牽手前,王海鳴的月工資是二三百元,來到國安后,他的收入漲到了一千元。

  那時候高峰的月工資是1600元,后來俱樂部給隊員們上調工資,1600元變成了5000元。這種漲幅讓許多人咋舌,劉軍也笑著說:“那會兒確實覺得漲得那麼多!因為我們之前在機關上班,每月就是幾十塊錢。”

  風波  國安可以隱忍不能被欺

  20年的歷程總會有風雨波折,不過與很多俱樂部相比,國安在資金上一直沒有遇到過難題。最不順的兩次,當屬因小王濤被足協處罰而引發的“國安退出風波”,以及那次著名的罷賽事件。

  劉軍回憶說,在2000年前,對於中國足協下達的各項文件,國安俱樂部執行得都非常認真。但在2000年足協在一場聯賽賽后追加處罰小王濤,國安從罰單中發現了不同:“那個處罰不合理,國安肯定不滿意,但是足協當時根本就不聽解釋。”

  有人評價,從那個時候開始,國安跟足協“離心”了。李士林因此一怒宣布要退出中國足壇。

  最終,國安沒有退出。趙迎軍還記得,當時有不少球迷聚集在國安賓館外,支持國安對抗足協的不公正。李士林請球迷代表們到國安賓館一層的咖啡座談心,含淚給大家做工作。國安,留下來了。

  4年后,國安再次遭遇挑戰。那個罷賽決定令輿論嘩然,被認為是“挑戰世界足球的權威”。趙迎軍用“剛直不阿”來評價當年國安的行為:“國安就是這樣,自己可以承載很多東西,但是你不能欺負我。”中國足壇掀起反賭掃黑浪潮后,確認周偉新確實在那場沈陽金德與國安的比賽中收受了賄賂。事實還了國安一個清白。20年,一個俱樂部會遇到各種困難,好在,國安堅持住了。

  ■國安光榮榜

  足協杯冠軍3次 1996年,1997年,2003年

  超霸杯冠軍2次 1998年,2004年

  中超聯賽冠軍1次 2009年

  中國足球先生:岡波斯(1997年 巴拉圭)﹔耶利奇(2005年 塞爾維亞)

  聯賽最佳射手:耶利奇 21球 (2005年 塞爾維亞)

(責任編輯:李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