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07月29日10:06

韓喬生語錄:夜侃亞洲杯《八駿圖》約巴像斑馬
(法制晚報何士偉作,韓喬生漫畫相)
(法制晚報何士偉作,韓喬生漫畫相)

  蔡老師生動描繪了亞洲杯《八駿圖》

  我的同事蔡猛是個出了名的馬迷,蔡老師有句名言,叫“胯下無馬,馬上無人,人馬合一”,用來形容騎馬痴迷時在馬背上的感覺,結果到我這兒經常給他個結論性的總結:“沒騎”。昨晚和蔡猛通話,談到了亞洲杯足球,自然又談到了馬。

  “你知道中國隊現在需要一種什麼精神嗎?”蔡老師一副救世主的腔調兒。

  “什麼精神?”我趕緊撐大了耳朵。

  “中國隊需要的是一種蒙古馬的精神。”

  “什麼?什麼?蒙古馬精神。”我不解地問。

  “對呀!就是內蒙大草原上的蒙古馬呀。當年一代天驕成吉思汗何以征服歐亞大陸,靠的就是頑強的毅力和蒙古馬的韌勁兒還有吃苦耐勞的精神。”

  “中國隊接下來打伊拉克,我們要牢記當年伊爾比德‘陪太子讀書’之辱,要做最艱苦的准備。別想象打印尼似的,一口吃個胖子,沒那好事兒了”

  “你是說要打持久戰,對!完全贊同。說不定還要罰點球呢。”

  接下來蔡猛又興奮地說:“知道伊拉克象什麼嗎?”

  “象黑馬,對嗎?”

  “唉!我是說象哪個品種的馬。要說這伊拉克最象阿拉伯馬了。這種馬非常漂亮,速度雖然不是最快的,但有極大的耐力和高雅的氣質。但因為它的血統也是熱血,所以有的時候容易急躁……”

  “對!你說得太對了。我和你感覺一樣,中國隊在對付這匹阿拉伯馬的時候,必須百倍的警惕,要和對方比耐心,堅持住了。相信這匹特洛伊木馬是無法攻進來的。那樣咱們就有戲了”

  我接下來問道:“唉!猛哥!你看這韓國和伊朗又象哪種馬呢?”

  “韓國嘛東亞球隊,不光速度快,而且體力好,關鍵它的意志品質還特別頑強,從這點來看有點兒象汗血馬,它具有無窮的持久力和耐力,不過韓國隊的速度可比汗血馬快多了”

  “對!對!聽說那汗血馬跑快了流出的汗都是血紅色的,這不和韓國隊的球衣是一樣的顏色嗎?”

  “所以我才形容韓國隊象汗血馬嘛”猛哥不無得意地說。

  “見過聰明的,可還沒見過這麼聰明的”我心裡想。

  “那你說伊朗隊象個什麼馬?”

  “塞拉.法蘭西馬”

  “什麼!什麼!塞拉.法蘭西馬,聞所未聞哪!”

  “它是法國的溫血馬,是各種競賽馬中最堅強和用途最多的一種。它具有高度勇敢的性格,在越野賽中特別有競爭力”

  “真是的嘿!這不,這次身材高大威猛的伊朗隊就是要從山城重慶越野到泉城濟南去,憑著他們的堅強和勇氣力拼韓國了。猛哥!那你看日本隊和那個烏茲別克斯坦隊又象個啥?”

  “你小子還得寸進尺了!”

  “既然說了四個隊了,那也不能把其它幾個隊撂一邊兒呀要不人家還不提抗議,那可就是外交事件了!”

  “好吧!好吧!”蔡老師顯然開始有點兒不耐煩了

  “要說這日本隊呀最象漢諾威馬了。它是跳躍和盛裝舞步的表演馬。有異乎尋常的力量、華貴而正確的動作和特別好的性格。”

  “你的意思是說日本隊非常成熟、善於駕馭比賽?”

  “是呀!他們的技術好,節奏上控制的特別棒。其實我們看到參加奧運會馬術比賽的就是日本隊。”

  “什麼!你這不是馬鞍套在驢背上——對不上號嗎?”

  “對不起!對不起!是我眼睛裡看著A,腦子裡想著B,嘴裡說著C。要不你來個顛倒符號什麼的不就行了嗎?我是說奧運會上馬術比賽的就是象漢諾威馬的日本隊。嘿!是象日本隊的漢諾威馬。瞧我,說都不會話了。”猛哥喝了口水鎮定了一下情緒接著說:“至於那個烏茲別克斯什麼坦依我看象前蘇聯培育出來的布瓊尼馬。”

  “怎麼講?”

  “布瓊尼馬其實也是溫血馬的一種,它身體高大強健,具有很強的持久力和耐力,但四肢和關節較差。”

  “你是說烏茲別克斯坦隊身材好,但柔韌性差。你可別忘了他們還有一個烏茲別克的貝克漢姆呢。而且十年前第一次參加亞洲的比賽就拿了個亞運會冠軍。”

  “這還用你提醒我,地球人都知道了。但我覺得他們的“活兒”還是太糙,這回呀最多也就走到四強完事兒。”

  “那你說巴林、約旦呢?是不是也算是阿拉伯馬呢?”

  “這可真不好說了,其實還有一種叫冷血馬。身材高大,蹄子大腿長。但主要是用於拉車跑運輸什麼的。對了,歐錦賽上你不是還和一個葡萄牙騎警合影了嗎?對!就是那匹又高又壯的大洋馬。”

  “你是說身材高大的巴林和約旦隊象歐洲大洋馬?”

  “不!不!不!我只是說他們的身材不錯,有歐洲的影子。此處加個括號:絕對是歐洲‘矮個子的影子’,括號完。但他們的球踢起來卻熱情奔放,有點兒天馬行空的味道。”

  “你的意思是說,約旦和巴林兩個隊象天馬,想飛到第一飛第一,想飛第八就飛到第八去?”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說這兩個隊都有黑馬的味道,就是這屆不行,幾年以后也會飛起來。”

  “那你說他們現在象個啥嘛?”

  “頂多算得上個斑馬。而且是染不黑的斑馬”

  “啥樣的斑馬能染黑呀?染黑了那不就成了黑馬了嗎?”

  “要不我稱他們是斑馬呢。”(法制晚報)

(責任編輯:蔣波)
2004亞洲杯

字號 】 【關閉窗口
打印版 察看感言 Email推薦
關鍵詞:



鏡像: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聞線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報社概況 | 關於人民網 | 網站地圖 | 幫助中心 | 廣告服務 | 合作加盟 |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ENGLISH  京ICP証000006號
人 民 網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2002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