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壇反賭案宣判四黑哨 陸俊獲刑5年零6個月--體育--人民網
人民網

足壇反賭案宣判四黑哨 陸俊獲刑5年零6個月

茅冠雋 陳海翔

2012年02月16日15:47    來源:《新聞晚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2月16日,遼寧省丹東市,-2至-14℃,北風,晴。

  今天上午,曠日持久的中國足壇“反賭掃黑”案終於拉開宣判大幕。在丹東市中級人民法院,共有包括陸俊、黃俊杰等人在內的7名被告人和1家被告單位被公開宣判。宣判時長正好為半場足球比賽的時間,如果將之看做一場比賽,那麼“上半場”的哨聲已經吹響。

  庭審結果

  黃俊杰、陸俊、萬大雪、周偉新等4人分別被判3年6個月至7年不等的有期徒刑。呂鋒等5人被判6年6個月以下的有期徒刑,其中3人適用緩刑,1人免於刑事處罰。廣州市眾一體育發展有限公司被判300萬元罰金。

  丹東市中級人民法院審理查明:

  1999年至2003年,被告人陸俊利用執裁足球比賽的職務之便,為相關足球俱樂部及相關人員謀取不正當利益,先后7次非法收受他人財物共計人民幣81萬元。

  2005年至2009年,被告人黃俊杰利用執裁足球比賽的職務之便,為相關足球俱樂部及相關人員謀取不正當利益,先后20余次非法收受他人財物共計人民幣148萬元、港幣10萬元。

  2001年至2005年,被告人周偉新利用執裁足球比賽的職務之便,為相關足球俱樂部謀取不正當利益,先后8次非法收受他人財物共計人民幣49萬元。

  2009年,周偉新為謀取賭球贏利等不正當利益,對黃俊杰等4名足球裁判員行賄8筆,共計人民幣35萬元、港幣10萬元。

  2003年至2009年,被告人萬大雪利用執裁足球比賽的職務之便,為相關足球俱樂部及足球運動管理中心謀取不正當利益,先后11次非法收受他人財物共計人民幣94萬元。

  2001年,被告人呂鋒為感謝時任足球運動管理中心主任兼中國足球協會副主席南勇(另案處理)在工作中給予的關照,送給南勇人民幣5萬元。 2007年至2009年,呂鋒在擔任中超聯賽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中超公司)總經理期間,利用職務之便,幫助廣州市眾一體育發展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眾一公司)獲得相關活動的承辦權,收受該公司執行總監、被告人孫杰,法定代表人、被告人李東紅給予的人民幣140萬元。中超公司業務副總監、被告人楊峰,工作人員、被告人張祖建利用協調該活動的職務之便,為眾一公司謀取不正當利益,分別收受眾一公司給予的人民幣20萬元、2萬元。

  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的有關規定,丹東中院判決如下:

  被告人呂鋒犯行賄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犯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6年,並處沒收財產人民幣15萬元,決定執行有期徒刑6年6個月,並處沒收財產人民幣15萬元。

  被告人黃俊杰犯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7年,並處沒收財產人民幣20萬元。

  被告人萬大雪犯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6年,並處沒收財產人民幣15萬元。

  被告人陸俊犯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5年6個月,並處沒收財產人民幣10萬元。

  被告人周偉新犯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3年﹔犯對非國家工作人員行賄罪,判處有期徒刑1年,決定執行有期徒刑3年6個月。

  被告人楊峰、張祖建均犯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判處楊峰有期徒刑2年,緩刑3年﹔張祖建免予刑事處罰。

  被告單位眾一公司、被告人孫杰、李東紅均犯對非國家工作人員行賄罪,判處眾一公司罰金人民幣300萬元﹔孫杰有期徒刑1年6個月,緩刑2年﹔李東紅有期徒刑1年,緩刑2年。

  法院外戒備森嚴

  今天上午7:56,警方就在丹東市中級人民法院門口兩側設置路障,閑雜車輛無法通過。法院門口站了一排身穿迷彩服的武警人員。各地媒體記者也都早早趕到,在東北早晨寒冷的天氣裡站在警戒線外,靜靜等候宣判開始。

  從8點開始,陸續有多輛車窗緊閉的警車駛入法院大門。 20分鐘后,檢察機關的車輛也相繼駛入。為避免出現當年龔建平在宣判時因身體不適需要吸氧等意外情況發生,法院方面提前安排了醫療小組隨時待命。

  8:30左右,陸俊、黃俊杰的辯護律師先后走進法院側門。之后,涉案人員家屬、有關單位人員也相繼進場。記者注意到,無論律師還是涉案人員家屬在宣判前都非常低調,隻有陸俊的辯護律師微笑著向守候在門外的媒體記者打了招呼。

  黃俊杰獲刑最重

  按照丹東市中級人民法院之前的公告,最先被宣判的昔日“裁判大佬”是黃俊杰,宣判時間為上午9點。然而,直到9:40,黃俊杰的辯護律師劉煒才走出法院門口。劉煒一出現,已在現場等候多時的媒體人員立刻蜂擁而上。

  “法院以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判處我的當事人有期徒刑7年,處以罰金20萬元,並追繳全部受賄款。 ”劉煒律師告訴記者。

  此前據遼寧省丹東市人民檢察院指控,與其他幾名裁判相比,黃俊杰的涉案金額最高。外界預測,他的量刑也將是四人之中最重的一個。

  10點左右,陸俊的辯護律師張旭濤才走出法庭。他告訴記者,陸俊最終被判有期徒刑5年零6個月,罰金10萬元,沒收非法所得71萬元。此前據遼寧省丹東市人民檢察院指控,陸俊利用執裁職務之便,先后6次收受相關足球俱樂部給予的財物,共計人民幣71萬元。此外,他還操縱廣州鬆日隊以2:3的比分負於天津泰達隊,令沈陽海獅隊保級成功的比賽。賽后,陸俊分得贓款10萬元。陸俊對此均供認不諱。

  今天上午接受宣判的另外幾名涉案人員中,周偉新因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被處以3年有期徒刑,因非國家工作人員行賄罪處以1年有期徒刑,實際共執行3年零6個月。原足球裁判萬大雪一審被判處有期徒刑6年。前中超公司總經理呂鋒則被判處了6年6個月有期徒刑。

  萬大雪當庭稱要上訴

  張旭濤和劉煒兩位律師都告訴記者,今天的宣判過程非常簡單。而在整個宣判過程中,當事人的情緒都非常平穩,並未出現非常激動的反應。

  黃俊杰的辯護律師劉煒告訴記者,法院在判決書中認為,隻要裁判員事先允諾了相關行賄人的請托,並且事后收受相關行賄人的財物,那就構成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而不論裁判員在足球比賽過程中是否做到公正執法、是否確實為當事人謀取了利益。 “在這點上,辯護人還是持保留意見。當然,如果黃俊杰的行為確實構成犯罪,那麼此次宣判的刑期應當說還是比較合理的。”法院對黃俊杰的宣判的確有從輕考慮,但主要是監獄中黃俊杰悔罪態度較好,並且家人也都比較配合。

  張旭濤律師對法庭的判決也表示有些不滿。 “刑法第三條規定罪刑法定原則,意即法無明文規定不為罪。如果一個行為是在刑法修正案六 (把公司企業人員受賄罪變更為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實施之前做出的,那就無法依據刑法修正案六對該行為人做出處罰。”張旭濤表示,自己對陸俊做的是無罪辯護,但法庭並沒有採納這個辯護意見。不過在量刑上,法庭還是考慮了部分涉案人員的認罪態度和退繳賄款的舉動,並部分採納了律師的辯護意見。

  陸俊和黃俊杰兩人都在法庭上表示,是否上訴要和律師商量以后才能決定。而萬大雪則當庭表示對法院判決的不滿,示意要上訴。按照此次一審判決來看,萬大雪的刑期比陸俊還要多6個月。

  一名涉案人員的辯護律師此前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足壇“反賭掃黑”案件為刑事案件,如果對一審判決不服,可以在10天內向更高一級的法院申請上訴,方式為本人和代理律師書寫上訴狀,遞交到一審法院。對於上訴案件,上訴法院應該組成合議庭,開庭審理,並於此之前三天通知律師和當事人。如果涉案人員在一審宣判后不進行上訴,那麼將進入服刑期,且此前在看守所羈押的時間都會被算在刑期之內。

  相比龔建平,他們貪污數額大刑期短

  今天的宣判,讓陸俊、黃俊杰和周偉新這三名昔日中國足壇的 “裁判大佬”得到應有的懲罰。而提及 “黑哨服刑”,人們總會想起第一名被抓和被判決的 “黑哨”龔建平。

  2003年,足球裁判龔建平因受賄37萬元而獲刑10年 (服刑中病故)。該案應當如何定罪量刑,當年也引發不小的爭論,最終根據最高檢的司法解釋,龔建平被定性為國家公職人員犯罪,最終的罪名是 “企業人員受賄”。

  此次 “反賭掃黑”案件中,黃俊杰收受賄賂148萬人民幣、 10萬港幣,陸俊收受賄賂81萬人民幣,周偉新受賄49萬人民幣、行賄35萬人民幣和10萬港幣,萬大雪受賄94萬人民幣。這些 “黑哨”的涉案金額看上去遠比龔建平的37萬多,可為何宣判的刑期卻較龔建平短?這是因為在2006年出台了新的司法解釋,對裁判員的性質做了明確:不屬於國家公職人員,國家也不給發工資,屬於非國家公職人員。足球裁判受賄被確定為是商業受賄,以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論處。這一定性的改變,最終讓黃俊杰、陸俊、周偉新、萬大雪等人 “受益”。

  這一輪的足壇反賭掃黑案件正式立案於2009年8月25日,公安部為此組建專案組。最初隻有地方球隊俱樂部官員被捕,隨著時間的推移, “反賭掃黑”波及前中國足協高層官員、職業聯賽現役隊員等,中國足壇方方面面的人涉及其中。 2011年12月19日,檢察機關在鐵嶺市中級人民法院和丹東市中級人民法院,對涉案嫌疑人提起公訴。法院審理中,涉案人員都對自己的犯罪行為供認不諱,一些涉案金額較小、產生危害后果較輕的涉案人員,懇請法庭予以從輕處罰,收取錢財最少的人才分到了2萬元。

  專家解讀

  判罰中規中矩上訴改判可能性不大


  今天上午,丹東中院對足壇反腐案的部分涉案人員進行公開宣判。上海律師協會刑事業務研究委員會主任林東品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從刑期來看,此次判罰中規中矩,並沒有出現判決從嚴或者過輕的情況。

  在本次宣判中,獲刑時間最長的當屬上海籍裁判黃俊杰,對於這個判決,林東品表示沒有問題,“他的數額比較大(人民幣148萬,港幣10萬),在這一條件下,十年以下都是正常的,而現在法院作出的判決是7年,從我的角度來看,這個判罰沒有問題。 ”對於曾經的中國金哨陸俊所受到的5年6個月刑期,林東品表示,這個判決屬於相對較輕,“按照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來說,金額10萬以上就是5年,而陸俊受賄金額是81萬,現在獲刑5年半,用我們業內的話來說,這個判決屬於剛剛過線的判決。我覺得在陸俊的審理過程中可能就會存在一些減輕判決的因素,比如說退贓,認罪態度良好,立功或者自首,按照最高法的‘量刑指導意見’,出現這些情節都是可以從輕處理或者應當從輕處理的,陸俊的這個判決,可能就會存在一些這樣的因素。 ”

  萬大雪獲刑6年,他的律師表示不服並會進行上訴。對此林東品認為,上訴改判的可能性不大。 “首先,判決尺度肯定沒有問題,除非出現一些變化,比如受審人員身份認定變化,犯罪事實不清,或者有了新的証據,這個判決才有可能做出改變。此外,也有可能他的律師認為法院沒有將一些可以考慮的減輕判決因素考慮進去,就是剛才提到的自首、認罪態度、立功等等。但是到了上訴階段,除非是有重大立功表現,這個判決才有可能更改。 ”林東品表示,從面上來講,受賄40萬人民幣,獲刑6年沒有問題。對於其他幾名獲刑裁判,他也持相同態度,認為無論誰上訴,法院作出改判的可能性都很小。 

(責任編輯:胡雪蓉)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