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壇反賭掃黑案一審宣判 四大黑哨合計獲刑22年--體育--人民網
人民網

足壇反賭掃黑案一審宣判 四大黑哨合計獲刑22年

孫永軍

2012年02月17日07:53    來源:京華時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昨天,中國足反賭掃黑案拉開宣判大幕。丹東市中級人民法院對黃俊杰、陸俊等4名黑哨及中超公司前總經理呂鋒等5人一審宣判。

  整個宣判時長正好為半場足球賽時間,因此中場哨聲響起后,留給被告人和法院還有“下半場比賽”,萬大雪當庭表示將上訴。

  黑哨案

  黃俊杰 涉案金額最多刑期最長


  ◇何時被羈押:2010年3月

  ◇受審時間:2011年12月20日於丹東

  ◇案情:2005年至2009年,被告人黃俊杰利用執裁足球比賽的職務之便,為相關俱樂部及相關人員謀取不正當利益,先后20余次非法收受他人財物,同時在兩場國際友誼賽中接受周偉新的賄賂,涉案金額共計148萬元、港幣10萬元。

  ◇一審判決:被告人犯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7年,追繳全部賄金,並處沒收財產20萬元。

  ◇是否上訴:黃俊杰當庭表示回去后再考慮,最終在晚間與律師溝通后暫定不上訴。

  律師聲音

  判決結果與預期有差距


  一審宣判結束,黃俊杰的辯護律師劉煒表情輕鬆地走出法院,隨即被近50名記者團團圍住,他有問必答。

  對於黃俊杰受到最重判罰,劉煒有異議,“在辯護人的立場下,我們的想法和法庭的最終判罰還是有差距的。我認為黃俊杰無罪,下午我會和黃俊杰本人溝通,再決定是否上訴”。

  劉煒認定的差距主要對黃俊杰犯罪行為的認定,“法院是依據犯罪嫌疑人隻要允諾行賄人的請托,事后又收受行賄人的財物,就構成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進行判決的。無論他是否公正執法,是否實施為請托人謀取利益,隻要他事前允諾、事后收款就構成犯罪。這方面,辯護人保留觀點。此外,黃俊杰的自首和立功都有一定表現,可法院並沒有採納我們的意見,隻從黃俊杰悔罪情況較好,還有他和他的家屬主動積極退贓兩點,作為輕判的依據”。

  劉煒表示,宣判過程中因受法院程序限制,他與黃俊杰溝通很少,“很不方便”。昨天下午,劉煒在看守所與黃俊杰見面,“他在回到看守所后心情比較放鬆,比在審判時的精神壓力小了很多”。黃俊杰決定不上訴,劉煒說:“主要考慮到二審改判的幾率很小,上訴隻會影響黃俊杰的服刑生效期。”

  不過,黃俊杰對判決結果並非心服,“他只是暫時接受,不代表在10日上訴有效期內不改變想法”。

  陸俊 “金哨”很黑刑期卻適中

  ◇何時被羈押:2010年3月

  ◇受審時間:2011年12月20日於丹東

  ◇案情:1999年至2003年,被告人陸俊利用執裁足球比賽的職務之便,為相關足球俱樂部及相關人員謀取不正當利益,先后7次非法收受他人財物共計81萬元,案發后全部返還。其供認涉嫌操縱7場比賽,涉及4家俱樂部,同時作為中間人操縱了天津泰達與廣州鬆日的比賽。

  ◇一審判決:被告人犯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5年6個月,追繳賄金78萬元,並處沒收財產10萬元。

  ◇是否上訴:陸俊當庭表示要與律師商量后決定。

  律師聲音

  依然堅持無罪辯護觀點


  陸俊的辯護律師張旭濤在走出法庭后表情十分嚴肅,回答問題也惜字如金。不過,在談及判決時,話多了起來,甚至背讀了幾條法律條文。

  張旭濤對判決有些不滿,“上一次庭審時我做的是無罪辯護,現在辯護觀點沒有改變。刑法第3條規定罪刑法定原則,意即法無明文規定不為罪。如果一個行為是在刑法修正案六(把公司企業人員受賄罪變更為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實施前做出的,那就不該據此處罰”。他主要對是否構成犯罪的定罪和量刑上做了辯護,“定罪上,法院沒採納我們的意見。主動上繳贓款,初次犯罪,態度良好,這些量刑上意見採納了”。

  陸俊還被追討贓款78萬元,但之前涉案金額是81萬元,為何有差距?張旭濤解釋:“開庭前陸俊就已被追繳,有3萬是拿到手之后轉給了別人。”

  萬大雪 唯一當場決定上訴的被告

  ◇何時被羈押:2011年

  ◇受審時間:2011年12月21日於丹東

  ◇案情:2003年至2009年間,被告人萬大雪利用執裁甲A、中超、全運會足球比賽的職務之便,為相關俱樂部及足管中心謀取不正當利益,先后11次非法收受他人財物共計94萬元。

  ◇一審判決:被告人犯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6年,追繳全部賄金,並處沒收財產15萬元。

  ◇是否上訴:當庭上訴。

  律師聲音

  以口型示意被告人上訴


  據旁聽人士透露,萬大雪在聽完了法官的宣判之后,明確表示服判,沒有太多遲疑。當法官問是否上訴時,萬大雪看了看右側辯護人席位上年輕的女律師,此時女律師已反復用口型表示“上訴,上訴”。萬大雪遂肯定地說“上訴”。

  一名涉案人員的辯護律師稱:“足壇反賭掃黑案為刑事案件,如果對一審判決不服,可在10天內向更高一級法院申請上訴,方式為本人和代理律師書寫上訴狀,遞交到一審法院。對於上訴案件,上訴法院應該組成合議庭,開庭審理,並於此之前3天通知律師和當事人。如果涉案人員在一審宣判后不進行上訴,那麼將進入服刑期,且此前在看守所羈押的時間會被算在刑期之內。”

  周偉新 G7革命導火索判決最輕

  ◇何時被羈押:2010年3月

  ◇受審時間:2011年12月20日於丹東

  ◇案情:2001年至2005年,被告人周偉新利用執裁足球比賽的職務之便,為相關俱樂部謀取不正當利益,先后8次非法收受他人財物共計49萬元。2009年,周偉新為謀取賭球贏利等不正當利益,對黃俊杰等4名裁判員行賄8筆,共計人民幣35萬元、港幣10萬元。

  ◇一審判決:被告人犯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3年﹔犯對非國家工作人員行賄罪,判處有期徒刑1年,決定執行有期徒刑3年6個月,並追繳全部賄金。

  ◇是否上訴:不上訴。

  >>前景展望

  預計明年便可重返社會

  相比陸俊、黃俊杰、萬大雪在4號法庭宣判,周偉新身負兩項指控,被安排在7號法庭宣判。他的3年半有期徒刑是涉案裁判中最輕的,其律師之后表示不會上訴。如果涉案人員對一審宣判結果沒有異議,而且在上訴期限內不進行上訴的話,這些人員將轉入監獄正式進入服刑期,此前周偉新在看守所被羈押的兩年多時間都會計入在內。周偉新也將成為最先出獄的涉案裁判,預計明年重返社會。

  中超公司相關案件

  呂鋒

  被判6年半上訴與否待定


  ◇受審時間:2011年12月21日於丹東。庭審過程中,呂鋒的律師因案情均屬呂鋒主動供述,未做出強烈辯護。

  ◇案情:2001年,被告人呂鋒為感謝時任足管中心主任兼中國足協副主席南勇(另案處理)在工作中給予的關照,送給南勇5萬元。2007年至2009年,呂鋒擔任中超公司總經理期間,利用職務之便,幫助廣州市眾一體育發展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眾一公司)獲得相關活動承辦權,收受該公司執行總監、被告人孫杰,法定代表人、被告人李東紅給予的140萬元。

  ◇一審判決:被告人呂鋒犯行賄罪,判處有期徒刑1年﹔犯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6年,並處沒收財產15萬元,決定執行有期徒刑6年6個月,並處沒收財產15萬元。

  ◇是否上訴:呂鋒表示將與律師溝通后再決定。

  相關

  張祖建自首免予刑罰


  案情:中超公司業務副總監、被告人楊峰,工作人員、被告人張祖建利用協調活動的職務之便,為眾一公司謀取不正當利益,分別收受眾一公司給予的20萬元、2萬元。

  一審判決:被告人犯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判處楊峰有期徒刑2年,緩刑3年﹔張祖建免予刑事處罰。

  是否上訴:不上訴。

  孫杰、李東紅

  一審判決:被告單位眾一公司,被告人孫杰,被告人李東紅均犯對非國家工作人員行賄罪,判處眾一公司罰金300萬元﹔孫杰有期徒刑1年6個月,緩刑2年﹔李東紅有期徒刑1年,緩刑2年。

  是否上訴:不上訴

(責任編輯:胡雪蓉)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瀏覽過此新聞的網友還閱讀了以下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