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莞外援愛吃包子和蒸水蛋 蘭多夫自曝彈琴泡妞--體育--人民網
人民網

東莞外援愛吃包子和蒸水蛋 蘭多夫自曝彈琴泡妞

2011年12月11日10:30    來源:《廣州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蘭多夫和他的美麗女友
蘭多夫和他的美麗女友
  會彈鋼琴的文藝青年不難找﹔會彈鋼琴又會跳舞的文藝青年不難找﹔但在CBA裡要找一個彈得一手好鋼琴,又能跳邁克爾·杰克遜舞蹈,同時又打過NBA的“文藝青年”,也就蘭多夫一個人。這個賽季開始前,有人曾拿他和東莞新世紀去年的強援弗羅曼做比較,甚至對他不乏質疑,但9輪過去,這個白大個兒已經成為了大朗體育館的寵兒。這個多才多藝的“文藝青年”,笑說自己彈鋼琴是為了“摳女”,而舞蹈則是出於對MJ的熱愛。至於籃球,則是他心中除了上帝之外最重要的東西。

  “我心裡除了上帝就是籃球”

  中午11時50分,大朗體育館裡早已空蕩蕩,隻有兩個身影還留在場內。一個、兩個、三個、四個……三分球不間斷地落入網中,“真的挺准。”在籃筐下不停給外線傳球的翻譯李童也有點驚訝。在外線加練的就是蘭多夫,這已經成為了他的習慣。主場輸給北京后,他表情嚴肅地在場裡加練了足足40分鐘的罰球和三分球。

  “在我的心目中,除了上帝之外,就屬籃球最重要。”蘭多夫一臉虔誠地說。

  弗羅曼上賽季打出的那一番成績,在新賽季還沒開始前,就成了一股壓在蘭多夫肩上的壓力。同樣的注冊身高,同樣是白人內線,同樣內外線都能投籃,球迷們有期望,也有懷疑。

  內線強打、小勾手、假動作晃動……扎實的籃下基本功和腳步讓球迷們屢屢叫好,此外,每場比賽蘭多夫還會刻意在外線嘗試幾次三分球,而且屢有斬獲。如今,蘭多夫用自己穩定的表現贏得了球隊和球迷的信任。

  “這是個非常有競爭力的聯賽,今年有許多出色的海外球員加入。”打了這麼多輪比賽,蘭多夫對CBA有了更深的了解,“現在我已經逐漸習慣了這個聯賽的對抗和節奏,我也希望能給球隊更多的幫助。”

  場均22.5分,12.5個籃板球,近四成的三分球命中率,能內能外的蘭多夫已經成為主帥戈爾十分倚重的球員。

  愛吃包子和蒸水蛋

  也許對於一名外援來說,身在異國他鄉最難克服的就是兩個問題飲食的不習慣以及對家人的思念。

  對於中餐,許多外援不習慣。去年來宏遠短暫支援的體能教練諾阿就曾經在自己的日志中表示,完全不能接受一些食物,尤其是牛蛙。而蘭多夫聽了諾阿的段子,立馬笑了。“我們吃飯有很多選擇,當然我基本上還是吃西餐,牛排是我的最愛。”但在思索了一番后,蘭多夫還是說出了自己能接受的中餐種類,“我喜歡吃包子,餡是什麼的無所謂。米飯不錯,當然,蒸水蛋我也挺喜歡。”蘭多夫說,在客場之旅中,他也經常和隊友去吃各種各樣的特色食物,“有很多很美味的,但我真的不知道它們叫什麼名字。”

  談到即將到來的聖誕節,蘭多夫擺出了一副委屈的模樣,“我要和JIMMY(翻譯李童的英文名)共度聖誕了。”隨后,他大笑著告訴記者,自己的父親很快就要來東莞看望他,女朋友也很快會來陪他,雖然沒有透露女朋友的名字,但蘭多夫驕傲地說:“她剛剛和WWE(美國職業摔跤聯盟)簽約,她是一名DIVA(賽場女郎)。”蘭多夫壞笑著補充:“她可非常、非常漂亮哦!”

  彈鋼琴是“泡妞絕技”

  鋼琴和籃球似乎是風馬牛不相及的兩件事,但蘭多夫卻都是個中高手。

  蘭多夫接觸鋼琴是在14歲那年。“有一天,我去參加同學組織的家庭派對,一位擅長彈鋼琴的同學用優美的旋律演奏了一首流行歌曲。”蘭多夫描述著當時的場景,顯得很激動,“當時我看到周圍所有人看那位同學的表情,我忽然也想像他一樣。”從那以后,蘭多夫除了練球,就是彈鋼琴。從流行曲目到古典作品,蘭多夫用音樂讓自己的心變得更靜。“我的鋼琴技藝進步最快是在進NBA打球的第二年,當時我的腳踝扭傷,休息了一年。我在煩躁時就練琴,心境大為平和,鋼琴技巧也變得更厲害了。”

  “當然,我不輕易演奏,我一般是在和女孩兒約會時才露一手。”蘭多夫開玩笑說。

  “每當你做一件事並且做好的時候,別人欣賞的眼光會讓你感覺非常舒服和享受。當你在賽場上投中了一個絕殺球時如此,當你在鋼琴前流暢地演奏一首樂曲時也如此。”但蘭多夫還是不忘強調:“鋼琴只是愛好而已,我真正最重要的事業是籃球。”

  他還是“舞林高手”

  而模仿邁克爾·杰克遜的舞蹈,則是蘭多夫另一項特長。在賽季開始前的球迷見面會中,他模仿杰克遜的舞蹈成為演出的壓軸節目。

  “5年級時,我和幾個同學一組,要在畢業秀中表演一個30秒鐘的節目。”蘭多夫說,他在電視裡看到了邁克爾·杰克遜的表演,“當時我想,如果我學會了他的舞蹈,這一定很酷。”果然,蘭多夫勤學苦練一番后,在畢業秀中的模仿杰克遜舞蹈表演讓同學們叫好一片。“我小時候找了杰克遜所有的視頻來看,一遍遍對著鏡子學習,這可花了我不少工夫。”

  打游戲、上淘寶之類的業余活動自然不符合“文藝青年”的身份,蘭多夫平日的愛好也十分“文藝”,“我平時有兩個愛好看電影,睡覺。”蘭多夫說,他在東莞現在有一位很好的朋友,平日裡,他們會相約去東莞市區購物、逛超市。

  對於平日裡的放鬆方式,蘭多夫說他會在夜晚去酒吧坐著,喝一杯小酒或咖啡,看看紅男綠女魚貫而過。

  所謂的“文藝氣質”會讓人帶一點散漫,而打球則需要團隊精神。“這並不矛盾。”蘭多夫還是那句話,“和籃球比,一切都是消遣、放鬆。籃球就是我的事業,我的心中除了上帝就是籃球。”

  脫下球鞋,蘭多夫拿起手機給朋友打電話,“你今晚一定要來看我的比賽,晚上見。”背上包,穿著一件短袖,白大個兒走出了大朗體育館本賽季,這個“文藝青年”也許能給烈豹帶來更大貢獻。
(責任編輯:羅丹)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