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拉多納亮相滬上笑翻全場 調侃貝利談論中國足球--體育--人民網
人民網

馬拉多納亮相滬上笑翻全場 調侃貝利談論中國足球

記者 孫俊毅

2012年01月18日13:15    來源:《新聞晨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在阿聯酋執教瓦斯爾俱樂部的馬拉多納剛剛於1月15日接受了腎結石手術,17日便從迪拜飛抵上海參加宇舶表“百萬慈善”活動。在陸家嘴和外灘風光的掩映下,馬拉多納將足球射入代表不同金額的球洞,最終為兒童慈善事業籌得100萬元善款,並現場捐贈給中國兒童慈善機構。

  15日上午,馬拉多納因急性腎結石而在迪拜住院,並於當日成功接受了手術。盡管醫生建議他留院多觀察幾日,但老馬16日就出院,17日登上了飛往上海的航班。昨天下午5點,馬拉多納出現在上海灘,參加宇舶表為其組織的“百萬慈善”活動。盡管剛剛動了手術,又經歷了長途飛行,但老馬的精神狀態很好,和中國的小球員一起熱身時,還親自傳授胸部停球、大腿顛球等“球王秘籍”。整個活動,馬拉多納就像一個老頑童,絲毫看不出他剛經歷了病痛折磨。在挑戰“百萬慈善”的射門環節,馬拉多納憑借神奇的腳法,將8個塑料球洞全部打穿,總共為中國兒童慈善事業籌得100萬元善款。

  在隨后的媒體採訪環節,馬拉多納窩在沙發裡,當一名記者起立提問時擋住了后面照在背景板和他身上的光,馬拉多納請記者稍微挪動下身體,並且打趣地說:“黑暗中我看起來象貝利,而不是我自己……”他的這番話立刻笑翻全場。

  戴兩塊表是因為我關心家庭

  記者:你剛剛動過手術,現在的身體狀況怎麼樣?

  馬拉多納:我不顧病痛來到中國參加慈善活動,就是要遵守承諾。當然,我也會按時吃藥,注意休息,希望早日從病痛中走出來。

  記者:在南非世界杯期間你左右手總是各佩戴一塊手表,是出於什麼原因?在俱樂部比賽時,你也會佩戴兩塊手表嗎?

  馬拉多納:我算得上是一個“世界人”,我經常在世界各地跑來跑去。在我的生命當中,家庭的意義非常重大,無論在地球的哪個角落,我都要知道我現在所處的這個位置的時間,以及我的家人所在地的時間。並不是說我個人有這個喜好才去戴兩塊手表,而是出於我對家庭,特別是對我女兒的一種關心。

  記者:梅西連續第三年贏得金球獎,你認為他會達到哪一個高度?能否在未來超過你?

  馬拉多納:大家都承認,梅西目前是全世界最棒的球員。如果梅西能夠超越我,我會非常開心,當然這需要時間來証明。梅西超過我,這對阿根廷足球來說是非常好的事,除了我之外,又有梅西這樣一個球員站到那樣的高度,對整個阿根廷足球來說也會是一件好事。

  記者:阿根廷隊什麼時候能再次贏得世界杯?

  馬拉多納:很難說。阿根廷隊確實有很多優秀的球員,我們也多次沖擊世界杯,但是沒有成功。現在比較依靠梅西,當然也不缺其他好的球員。確實阿根廷隊遠離世界杯冠軍很多年了,我們也希望在不久的將來能夠重奪冠軍。如果阿根廷隊能夠再次贏得世界杯的話,也是這些球員配得上世界冠軍的榮耀,而不是阿根廷足協的官員們。

  女兒將我從死亡線上解救出來

  記者:像喬治·貝斯特、蘇格拉底這些球星都因為酒精導致身體機能越來越差,你現在會不會為了健康而調整自己的生活習慣?

  馬拉多納:蘇格拉底是我非常喜歡的球星,可惜的是最后沒有能將他從死神手中拉回來,因為他的病情發現得太晚了。生活的意義非常可貴,我曾經也有一些不好的生活習慣,是我的女兒將我從死亡線上解救出來,讓我現在能很好地享受生活,所以我現在對家庭的感悟非常深刻。我現在每天早上起來能看見陽光、能充滿活力地工作、能夠到中國來、能夠在阿聯酋執教,這些都因為家庭賜予了我生命的力量。但並非隻有足球運動員如此,任何公眾人物,包括演員、歌星甚至包括記者,如果生活習慣不好,都是非常危險的。所以應該從生命的價值這方面來討論這個問題,而不單單針對足球運動員。如果你去看看好萊塢雜志,就知道我講的有沒有道理。

  記者:球員時代你是一個自由不羈的典范,崇尚自由。現在作為教練,如何去管理性格和你一樣的球員?

  馬拉多納:曾經的自由和放蕩不羈是我生命的一部分,我曾經都經歷過,但我再也不會有年少輕狂的舉動。在管理球隊的時候,我一下子就知道誰是好球員,誰是不好的球員,這完全是我個人的經驗。我曾經到達過巔峰,也曾經瀕臨死亡的邊緣,這些都是一般人沒有經歷過的,所以我知道球員需要什麼。我的經歷不是從媒體或書上看來的,而是我切身的體會,所以將這些經驗告訴我的球員,能讓他們很好地成長起來。

  曾有中國球隊邀我執教

  記者:請問你對中國足球有興趣嗎?對中國足球有些什麼建議?如果中超俱樂部向你伸出橄欖枝,你會考慮來華執教嗎?

  馬拉多納:我對中國足球的發展是非常感興趣的,而且我的經紀人與中國的球隊俱樂部經紀人曾經有過非常密切的聯系,他們也曾經有意邀請我來中國執教,但目前我在阿聯酋執教,可能他們比中國的俱樂部跟我接觸早了一步。對我來說,諾言是非常重要的,既然我答應了阿聯酋的俱樂部,那麼一諾千金,我就在那裡執教了。當然,假如中國人比阿聯酋人早一步的話,我也是非常願意到中國來執教的。

  記者:就中國的足球現狀來說,你對中國青少年足球發展有什麼建議?

  馬拉多納:我總是對我的朋友說,中國有這麼多人,怎麼就不能組成一支很好的足球隊?也許問題是出在青少年球員的培訓上,這需要大家好好思考。我覺得中國足協的官員也要思考,組建國家隊的時候,如何組織一支確實有贏球欲望的球隊,球隊有了這種自信心和願望才能走得更遠、更高。

  記者:盧西亞諾、孔卡等阿根廷球員都加盟了中超,他們表現非常出色,身價也很高。你怎麼看南美,特別是阿根廷球員對中國足球的作用?

  馬拉多納:我對孔卡比較熟悉,中國的俱樂部出重金將他們引進,可能是看重了他們的能力。俱樂部引進他們的目的在於兩個:推動市場影響力,以及通過外援的出色表現帶動中國球員的發展。我想他們來到中國踢聯賽,對中國足球的發展是有益的。

  記者:請問如果巴薩和那不勒斯歐冠決賽中相遇,你希望誰贏?

  馬拉多納:那不勒斯!就俱樂部而言,我很喜歡巴薩,但我坦誠地說,我最重要的足球生涯都獻給了那不勒斯,那不勒斯就像阿根廷一樣,永遠在我心中。
(責任編輯:張帆)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