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卡巴納斯踢球會有生命危險 最怕猛烈撞擊--體育--人民網
人民網

專家:卡巴納斯踢球會有生命危險 最怕猛烈撞擊

成都商報

2012年03月26日09:09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2010年中槍時的卡巴納斯
2010年中槍時的卡巴納斯
  他的頭部至今還有子彈,他在比賽中不能頂頭球,但他不顧一切,決意重新享受足球的快樂。

  心臟病猝倒的姆安巴、換肝的阿比達爾,看看卡巴納斯的故事吧,他會告訴你們:絕不放棄與死神的搏斗!

  2010年1月25日,卡巴納斯在一個酒吧內與人爭吵后遭到槍擊,子彈擊中他的頭部,差點當場喪命。堅強的卡巴納斯近日在接受國際足聯官網採訪時披露,在他大腦中的子彈還沒有被取出。作為一名射手,他已經無法用頭球攻門了!而如今,經過兩年多的治療,卡巴納斯竟然重新回到職業賽場,加盟了老東家巴拉圭伊塔瓜十月十二日俱樂部。

  驚魂一刻 子彈差點貫穿大腦 一度腦死亡

  兩年前,卡巴納斯是在墨西哥城的一家酒吧中遇襲的。醫院公布的卡巴納斯頭部CT照片顯示,子彈從他的眉心位置射入,在其顱內留下一條長長的軌跡,隻差一點點就貫穿了他的大腦。這是一次“執行死刑”式的槍擊,很顯然,槍手惟一目的就是要他的命。在送入醫院后不久,卡巴納斯就被宣布為腦死亡,長達7個小時的手術也沒有把子彈從他的顱內取出。但最終的事實卻是,卡巴納斯的生命力驚人。短短2個月后,保住性命的卡巴納斯逐漸恢復了記憶。再過2個月,卡巴納斯正式出院回到巴拉圭國內療養。

  卡巴納斯因此錯過了南非世界杯,如果不是這次意外,身披10號戰袍的他肯定是巴拉圭隊的主力前鋒。之前的世界杯南美區預選賽,他一人攻入6球,是隊內的最佳射手。由於取出腦中的子彈有很大的風險,所以醫生沒有給他取出。但卡巴納斯一直心系綠茵場,去年6月,他就返回此前效力的墨西哥美洲隊參加訓練。不過2個月后,難以堅持的他終於含淚結束了職業生涯。

  2011年8月,巴拉圭隊來到墨西哥城與墨西哥美洲隊進行了一場友誼賽,這也是卡巴納斯的告別賽。卡巴納斯上下半時分別代表墨西哥美洲隊和巴拉圭隊出戰。由於身體原因,他當時上場的時間並不長。

  神奇一幕 職業生涯重新開始 想踢世界杯

  如今,卡巴納斯已經度過了在診所接受心理治療的階段,正在接受最后階段的恢復治療。心痒難耐的他決定重新尋回球靴,回到綠茵場。他的老東家巴拉圭乙級聯賽球隊伊塔瓜十月十二日俱樂部,接受了這位前南美足球先生。俱樂部主席卡特斯是卡巴納斯的好友,他知道卡巴納斯為了復出,流了比常人多得多的汗水。卡巴納斯表示,很感謝俱樂部給他這個機會,“我想了很多次,我一直都在祈禱。能回到自己職業生涯開始的俱樂部真的不可思議,他們給了我重新証明自己的機會,他們為我敞開了大門,使我能在俱樂部恢復訓練,對此我無比感激。”

  由於子彈還在卡巴納斯的頭部,因此身為前鋒的他復出后最大的遺憾就是無法用頭頂球,“我現在不能頂頭球,因為在我大腦中的子彈還沒有被取出,頭球會加劇我的疼痛。不過這也是我盡力恢復的原因,我希望在球場上的自己能是100%的卡巴納斯,重新享受足球的快樂。”31歲的卡巴納斯現在最希望的就是能代表巴拉圭出戰2014年巴西世界杯。他的父親說,世界杯是兒子談話時不變的主題,參賽的欲望大大激勵了他的康復。“為國效力一直是我的夢想,我會盡自己的一切能量重返國家隊大家庭。雖然我最近關注國家隊的比賽比較少,但我知道我們的球隊是最棒的。”卡巴納斯動情地表示。 成都商報記者 胡敏娟

  專家觀點

  “卡巴納斯踢球會有生命危險”

  留著一顆子彈在腦中,卡巴納斯繼續踢球會不會有風險呢?會不會危及他的生命呢?帶著這些問題,成都商報記者昨日採訪了華西醫院神經外科醫學博士李進。

  李進表示,這種情況在醫學界稱為彈道傷,“子彈留在腦部在我國不常見。但在一些戰爭頻發地區,存在患者被槍擊中頭部后,子彈避開了大腦的主要動脈血管,也沒有傷及腦干,所以幸運地活下來的案例。如果腦部異物對患者生活不產生大的影響的話,一般我們都不會建議患者動手術取出異物。”但李進認為卡巴納斯不應該做劇烈的運動,特別要避開頭部的猛烈撞擊,“一般情況下,腦中的子彈不會移動。但遇到猛烈撞擊的話,子彈的力度和腦組織的力度發生偏移,子彈就會產生位移。而如果移動后的子彈正好碰上動脈血管的話,患者就會有生命危險。”


卡巴納斯頭部的CT圖,圈內為子彈
卡巴納斯頭部的CT圖,圈內為子彈
(責任編輯:羅丹,楊磊)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