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媒還原搶救姆安巴細節 35000球迷高呼1個名字--體育--人民網
人民網

英媒還原搶救姆安巴細節 35000球迷高呼1個名字

2012年03月23日12:59    來源:《東方早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在3月18日倫敦白鹿巷球場,數萬名球迷親眼目睹姆萬巴瞬間倒下。而從他倒下的那一刻開始,一場拯救他生命的醫療戰役就開始了。突發心臟病的姆萬巴心跳停止整整78分鐘。從球場到醫院的過程中,醫生對姆萬巴進行了15次電擊。隊醫、球迷(心臟科專家)和醫生及時的搶救,最終將姆萬巴從死亡的邊緣拉了回來。姆萬巴的病情已經有了好轉,參與救治的熱刺隊醫沙巴斯·穆赫、博爾頓隊醫喬納森·托賓和熱刺球迷、倫敦胸科醫院心臟科專家顧問安德魯·蒂納昨日接受了BBC(英國廣播公司)採訪,透露了搶救姆萬巴過程中的一些細節。

  新聞背景:在英格蘭足總杯托特納姆熱刺主場對陣博爾頓的比賽中,博爾頓中場球員姆萬巴在第41分鐘突然暈倒,雙方的隊醫見狀立刻進到場內對姆萬巴進行急救。在球場上進行了大約6分鐘的緊急治療。

  沙巴斯·穆赫:我正在看比賽,看到姆萬巴突然倒地,他的身邊並沒有其他球員,沒有和其他人發生任何身體接觸。那一瞬間我就感覺不對,我拿了自己的心肺復蘇儀器沖進了場地,一邊跑一邊招呼我們醫療隊的其他成員彼得·費舍爾和韋恩·蒂斯爾。然后我們和博爾頓的隊醫一起進行了配合。當我們跑到他面前的時候,他臉部朝下。我們給他翻了一個身,他看上去能喘氣了,但是還是沒有反應。我們立刻決定實施心肺復蘇措施,我們受過的那些訓練這一刻派上了大用場。

  我們對他進行了胸部按壓來幫助他恢復血液流通,這樣他就能獲得足夠的氧氣。然后我們用了除顫儀(用電能來治療心律失常的一種儀器)來恢復他的心臟功能。當我們進行治療的時候,我們全身心進行搶救,根本意識不到身邊的情況。

  喬納森·托賓:我一邊往場上跑一邊想,“天哪!那是姆萬巴!我認識他的家人而且他本人是我的朋友。”那一瞬間我都想不起來是不是有球員圍在他的周圍,也不記得教練歐文·科伊爾是不是跑上來了。

  直到35000名球迷都在高聲呼喊姆萬巴的名字時,我才又回過神來,重新意識到周圍的球員、醫療人員、教練和場邊的球迷們。

  安德魯·蒂納:我們當時在關注比賽,我注意到姆萬巴出現了異常情況,我看到醫療隊帶著心肺復蘇的儀器進到場地中。我決定參與到其中,在成功地說服了一個場地管理員以后,我得以進入場地。

  我看到他們採取了正確的心肺復蘇醫療措施,而且他們也拿了除顫儀,也有人給姆萬巴安裝導氣管。我覺得醫療隊此刻的措施非常的專業,不需要我再來做些什麼了。之后我們迅速決定將他帶離球場,送往醫院進行急救。

  新聞背景:在現場緊急治療后,姆萬巴在隊醫護送下,立刻被送往倫敦胸科醫院。隨后,比賽當值主裁判韋伯在爭得雙方主帥同意后,提前結束了本場熱刺對博爾頓的足總杯比賽。

  安德魯·蒂納:他被醫護人員抬上擔架,然后我們沖進了球員通道。在通道裡,姆萬巴又經歷了一次電擊。

  喬納森·托賓:他在球場上兩次休克,然后在通道裡又一次電擊。

  安德魯·蒂納:在急救的時候,我們一直很擔心。要知道,急救時間越長,姆萬巴生還的幾率就越小。喬納森·托賓和其他醫護人員繼續著心肺復蘇,其間我找到了姆萬巴的兩條靜脈。我找到手頭一些可以用的藥物給他注射了。

  喬納森·托賓:姆萬巴一共經歷了15次電擊,其中12次是在救護車上發生的。當時彼得·費舍爾正舉著姆萬巴的導氣管,安德魯·蒂納正在注射藥物,救護車風馳電掣一般地行駛著。我穿著自己的足球鞋,在高速行進的救護車裡難以保持平衡。在這樣的情況下,我拿急救箱裡的帶子把我自己和救護車綁在了一起,我知道自己必須在這樣困難的情況下集中注意力。

  新聞背景: 姆萬巴在昏迷48分鐘后,被救護車送到了倫敦胸科醫院心臟護理中心進行緊急救治。醫院方面立即為他組織專家會診,經過醫院方面的搶救,盡管姆萬巴還沒有徹底脫離危險,但已經能夠自主呼吸,並且恢復了意識。當時姆萬巴的主治醫生表示,隻有不到五分之一的心跳驟停患者能夠生還,而其中的大多數還會損傷大腦,姆萬巴能夠恢復意識實屬不幸中的萬幸。

  喬納森·托賓:當我們到達醫院的時候,其實我的使命已經完成了。我目送著他們進入了手術室。接下來我有了思考的時間和空間,我有時間來思考剛剛發生的這些事。我的精神有點受不了,以至於我在走廊裡放聲大哭。接下來我擦干眼淚,看那些專業的醫生進行搶救,他們真的是很棒的醫生。之后的急救進行了30分鐘,其間姆萬巴沒有心跳也沒有呼吸,實際上當時的他已經可以被判死亡了。

  安德魯·蒂納:他們已經事先通知了倫敦胸科醫院,他們已經做好了准備。他們一直在關注比賽,並且一度懷疑姆萬巴是不是真的能挺到醫院。我們到了醫院以后直奔手術室,我在他的肩胛骨下方的靜脈處插入了一根導管,然后給他的相關部位清潔了一下。我們隨即找到了他的主動脈,繼續給他用除顫儀和藥物。

  我曾不停地在姆萬巴耳邊小聲念叨,終於在2個小時之后他有了反應。我問他:“你叫什麼名字?”他回答說:“姆萬巴。”我又問:“你是一位出色的球員。”他回答:“我盡量吧……”

  這樣的急救經歷在我的職業生涯中都是不多的。因為急救的對象是一個年僅23歲的、身體健康的球員,而且這位球員在病發前剛剛踢了40分鐘足球。而且他在病發以后,醫療人員採取了正確的醫療措施。這些都是我職業生涯中少見的。他進入醫院的時候周身的血管已經處於稀釋的狀態。我們給他注射了一些生化?來幫助他的肌肉保持最佳狀態,也許是這一點保住了他的性命。如果一定要給“奇跡”這個詞下一個定義,那麼我認為,姆萬巴能夠最終從鬼門關回來,這個就是奇跡。


(責任編輯:羅丹)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