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亞男籃演“三國演義” 中國莽張飛別人好似諸葛--體育--人民網
人民網

東亞男籃演“三國演義” 中國莽張飛別人好似諸葛

2011年06月16日09:33    來源:《廣州日報》     手機看新聞

  這次東亞男籃錦標賽的意義,對於來參賽的6支隊伍來說各有不同。鍛煉年輕球員,完成競賽任務,抑或是純粹地來展示自己,打一把“醬油”,也許每個球隊都有他們自己的目的。不過,中、日、韓這三支球隊在本次大賽中的關系顯得很微妙。氣勢十足的韓國隊被中國隊完全抑制住﹔中國隊在下半場的崩潰讓日本隊進入了決賽,而在決賽中,日本隊又被韓國隊“收拾”。這一環扣一環的賽果,讓這三支球隊有了“三國演義”的味道。中國隊本次參賽的心態到底如何?日韓兩隊到底都有什麼樣的特點?剖析其中奧秘,對於9月份的男籃亞錦賽來說更值得參考。

  心理篇

  打韓國特別起勁

  對日本提不起勁

  中韓之戰,總是牽動人心。在大球項目中,“恐韓”和“克韓”是兩個永恆的話題。

  要說輸給韓國隊,這次東亞賽上臨場指揮的李楠自己在作為球員的時候,就曾經嘗過這種苦果。“我在青年隊時,就曾經輸給過韓國隊兩次。在1997年和2002年,我在國家隊也兩次輸給過韓國隊。”李楠在接受記者採訪時回憶。

  而中國男籃二隊,在上屆東亞錦標賽和2009年年底的亞運動會中,兩負韓國隊,目前隊中的蘇偉、董瀚麟都在那時候品嘗過失敗的滋味。

  本屆比賽,無論是賽前的准備,還是在球員們自己的微博中,“拿下韓國隊”的聲音都顯得那麼響亮。在面對韓國隊時,這支“中國二隊”打出了血性和脾氣。韓碩頭破血流、易立眼睛出血,全場61次犯規,這場勝利雖然被韓國媒體憤怒地稱為“少林籃球”,但中國隊贏得無可爭議。

  對於韓國隊的比賽,中國男籃向來很重視,但對於日本隊的比賽,中國隊卻顯得有些輕視。

  日本隊在本次東亞賽的表現可謂慢熱,第一場比賽,他們輸給了中華台北隊﹔而在小組賽第2場戰勝蒙古隊的比賽中,他們贏得也不算輕鬆。

  可是,就在這場人人認為是“小菜一碟”的中日半決賽中,中國隊上下半場判若兩隊,從上半場結束時的領先14分,到最后以10分之差輸掉了比賽。中國隊臨場指揮的教練李楠稱,“在賽前,我們針對輸球的可能性,也進行了討論”,但他承認,“上半場我們領先了14分,中場休息時我就沒有對可能出現輸球的情況進行布置了。”

  球迷和一些媒體雖然都認為,中國隊輸給日本隊是莫名其妙的,但實際上“中國二隊”已經6年沒有贏過日本男籃了。2005年的東亞運動會,阿聯領軍的“中國二隊”輸給了日本隊,2009年東亞男籃錦標賽,“中國二隊”以5分之差,同樣是在半決賽輸給了日本隊。而在該年隨后進行的東亞運動會上,“中國二隊”以71比79輸給了日本隊。

  中國男籃如果在面對任何對手時,都謹慎准備,拿出打韓國隊的精神,也許就不會給我們帶來那麼多的失望和意外了。

  謀略篇

  我隊是莽張飛 別人好像諸葛

  從上世紀70年代中期開始,中國男籃就逐漸成了亞洲籃壇的霸主。兩年一屆的亞洲男籃錦標賽,中國隊首次奪冠是1975年在曼谷。此后,菲律賓隊在1986年、韓國隊在1997年打破過中國隊的霸主地位。進入了21世紀后,中國男籃從2001年∼2005年獲得3連冠,此后以伊朗為代表的西亞勢力連奪兩屆冠軍。

  在東亞地區,中國隊的霸主地位是不容置疑的。長期以來,這種霸主的心態,讓中國隊有了信心和霸氣,但這種霸主的心態和大開大合的“高調”做派,在“情報戰”如此重要的籃球賽場上,並不見得是一件好事情。有時候,這種心態,更可以解讀為一種自大的情緒。

  在中國隊的比賽中,看台上總是可以找到日韓的教練或球員的身影。這種細致的研究和分析,對於外隊解讀中國隊的戰術和技巧,有著很強的作用。日本隊的美國籍主教練維斯曼·托馬斯在對壘中國隊之前,現場旁觀了每一場中國隊的比賽。而中國隊對韓國隊一戰,日本隊球員更是集體現場觀戰。該隊翻譯水野宏太告訴記者:“我們每場比賽都會在場上進行錄像,回去以后剪輯,進行准備。”中日之戰之前,日本隊全隊對中國隊的比賽錄像進行了詳細分析,“托馬斯教練也對比賽做了詳細解讀,這對於比賽的准備十分有用。”日本隊主力球員竹內公輔賽后向記者如是介紹之前日本隊對於戰術的細致准備。

  提起中國隊的年輕球員,日本隊的主教練維斯曼·托馬斯顯得不是很了解,但他在談到中國的CBA聯賽時,顯得早已經做了“功課”。這位62歲的美國人說:“我知道中國的聯賽有超過16支球隊,聯賽最強的是廣東宏遠隊。另外,我跟東莞新世紀隊的教練很熟,但是這次比賽,我知道中國隊來的都是很年輕的球員。一些知名的球員都沒有來——當然,我們也很年輕。”

  至於中國香港隊則更是一支抓住一切機會“學習”的球隊,他們在6月15日並沒有比賽,但全隊依然在領隊朱春生的帶領下一起觀摩了中國隊對中華台北隊的三四名決賽以及日韓雙方的決賽。

  據記者觀察,中國隊在本屆比賽中,似乎根本沒有到場觀看其他隊的比賽。這也許可以解讀為一種自信,但也可能是過於自信而導致的盲目。

  中國的聯賽、中國的球員被對手了解透了,而中國隊對對手了解了多少?壓根不想去了解,就憑著一股牛氣來打球,這可能是“中國二隊”輸球的一個原因。

  將帥篇

  日韓主將此次也挂“免戰牌”

  這次中國隊獲得了第3名,可能有人會認為,這是可以諒解的,畢竟中國隊出戰的是“二隊”。但實際上,國內對日韓兩隊的球員了解不多,對其聯賽構成以及青訓培養的模式也不甚明了。事實上,對比我們的CBA聯賽與日韓兩國的聯賽,對比三方的球員和教練員,中國男籃霸主的地位固然還在,但我們真的不一定在每個方面都是最“牛”的。

  這次東亞賽,中國男籃派出了二線陣容,然而日韓兩隊出戰的陣容,也不見得齊整到哪裡去。“我們這次來,也是抱著鍛煉年輕隊員的目的。”韓國隊主帥許載稱,和去年亞運會時的陣容相比,河升鎮、金周成、咸志勛等6人都未入選本支韓國隊。這支球隊年輕的球員有1989年出生的金成元和1991年出生的金忠奎。

  而日本隊和去年亞運會時的陣容相比,包括“日本喬丹”田臥勇太在內的4人不見了蹤影,最年輕的金丸晃輔也是1989年出生的。所以,日韓兩隊此次出戰的其實也可以說是二線陣容。

  從教練員方面來看,日本隊的教練維斯曼·托馬斯去年和日本籃協簽訂了4年的合同,今年是他合同的第2年,球隊的戰術和打法經過磨合已經日趨成熟,此前,他曾擔任英國和馬來西亞男籃教練,執教風格是注重防守,穩重扎實﹔而韓國隊主教練許載曾經是韓國家喻戶曉的籃球明星,在1990年男籃世錦賽對埃及隊的比賽中拿下62分。

  而中國隊此次負責臨場指揮的李楠和上述兩位相比,經驗自然略有欠缺。

  實際上,韓國的籃球聯賽KBL雖然不被人所熟知,但他們的聯賽在韓國人氣高漲。作為一個完全“山寨”NBA的聯賽,其娛樂化程度相當高。這一聯賽在韓國的受關注度僅排在棒球和足球聯賽之后。該聯賽從每年10月份開始,到次年3月份結束,每年總冠軍在4月∼5月產生。KBL的10支球隊都沒有自己的青年隊,球員大多數來自各大學。

  而日本則有兩個聯盟,JBL聯盟和BJ聯盟。“我們的球員大多數來自JBL聯盟,JBL有8支球隊。另外一個BJ聯盟以表演性質為主,你們中國有一位高大的球員(注:孫明明)曾經在其中效力。”日本隊主教練托馬斯介紹。而日本完善的學校培養體系也一直給他們的聯賽輸送著年輕、出色的球員。

  專題策劃 記者 陳偉勝

  專題撰文 記者 黃維


     



(責任編輯:袁勃)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 精彩圖片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