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籃終結7連敗恥辱紀錄 鄧華德語錄成最大看點--體育--人民網
人民網

男籃終結7連敗恥辱紀錄 鄧華德語錄成最大看點

張健強 許蓓

2011年08月10日08:24    來源:《廣州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終結7連敗恥辱紀錄

  男籃終可“勝利”收官

  本報訊 (記者 張健強 許蓓) 中國男籃終於可以笑著離開球場,以64比54擊敗安哥拉隊,結束了斯杯之旅的7連敗,也終於在最后一天贏得一場勝利。隨后的比賽,新西蘭隊以80比77擊敗俄羅斯隊,拿到冠軍。

  易建聯打了回歸以來最長的時間,足足上場32分鐘,砍下22分和8個籃板球。這場比賽,易建聯沒有再掉入夾擊陷阱,而是擁有很大的自由度,這換來了他更大的活力。相比之前僅僅讓易建聯在籃下打自己不熟悉的中鋒位置,這場解放的效果極佳。“我希望他兩者都能做到。”鄧華德看來寄望阿聯有更多的表現,“而他能做到哪一步,取決於身邊的隊友。像今天外線球員上來就有所發揮,所以阿聯的空間也就更大。”

  不過,鄧華德賽后再次表示球隊的傷病還在增加。“於澍龍又傷了,西熱力江也傷了,當我們很疲勞的時候,就接近傷病。”鄧華德依然對9天8場比賽非常不滿,“王仕鵬不能再打了,雖然他沒有傷,但是疲勞已經接近了傷病,所以今天他需要休息。”

  盡管此次斯杯,鄧華德絞盡腦汁,各種應對外界質疑的說法層出不窮。“我對9月的亞錦賽依然很有信心,因為我可以知道球隊到那個時候,會表現成什麼樣子。”

  中國男籃將很快做出裁員決定,僅帶14人前往英國,莫科、張慶鵬和王立剛是離隊最可能的人選。而在倫敦奧運測試賽上,對手有塞爾維亞隊、克羅地亞隊、英國隊和澳大利亞隊。

  斯坦科維奇杯賽七連敗,或許唯一沒有被連敗擊沉斗志的人隻有主教練鄧華德,而他的這一股“氣”可沒用在賽場上,而是全放到了賽后的新聞發布會上。從海寧到廣州,鄧華德對球隊連敗的各種解釋堪稱“語錄”,他這一套輸球后自我保護的說辭完全能作為教材,為日后的中國男籃主帥所用。僅以此“鄧氏詞典”獻給中國男籃及中國籃球的各位主教練,鄧華德為中國帶來的不光有他的Motion戰術,還有輸球后應付記者的一套辦法。

  向我開炮

  鄧氏語錄:“我知道外界都很在乎輸贏,但對我來說,現在的輸贏都不是主要的,如果你們(記者)想開炮的話就朝我來,不要去說球員,那樣不好。”

  解釋:輸了球,希望媒體別罵球員,罵我主教練好了。

  “向我開炮”完全能展現鄧氏保護球員的大無畏精神,當記者和球迷對球隊有強烈質疑時,主教練必須如鄧華德這樣“站出來”,把所有的責任攬到自己身上,在某些情況下,這比把責任推到隊員身上要好,而且球員們也可能因此增加對主帥的“忠誠度”。不過如果連輸太多場,主教練肯定要承擔責任,無須假裝為球員著想,特別是連“不懂球”的記者和球迷都認為你根本沒有任何有用的戰術時,不“炮轟”你還能“炮轟”誰?

  別累垮球員

  鄧氏語錄:“如果我想贏得這些比賽,我就會用那些有傷的、身體疲勞的球員,就像國家隊以前某些教練一樣,然后到大賽的時候、關鍵的時候就輸球。為什麼姚明的職業生涯結束得那麼早呢?因為這種比賽大家都希望我們能贏。”

  解釋:贏不了球,是因為主教練不能讓隊員為了打熱身賽而累垮。

  姚明現在已經不是鄧華德的老板了,所以鄧氏完全可以拿姚明“開涮”而無須擔心自己的飯碗。輸球的時候把原因歸咎於球員的健康狀態,這對於鄧氏而言已經沒什麼新意了,所以他“用”了姚明做例子,主要目的是顯示自己比中國男籃前任主帥尤納斯高明。不能否認,導致姚明早早退役的傷病問題,的確有國家隊比賽和訓練任務太重的原因,但姚明自己可從來沒有責怪過“某些教練”,鄧華德來為他出這個頭,實在可笑。國家隊的賽程和訓練時間,並不是“某些教練”說了算的,而且“某些教練”也從來沒在斯杯這種級別的賽事裡讓球隊輸得那麼難看過。

  反偵查

  鄧氏語錄:“我在9月前都會保留進攻套路,我們的體能是訓練的部分內容,去年打到關鍵時候我們的體能出現下降,那麼我就會打出戰術,但現在我不會這麼做,讓亞洲的球探們把我們的戰術報告交給亞錦賽的對手。”

  解釋:在准備重要賽事之前,不能讓對手看穿我方戰術。

  記者和球迷們都在質疑鄧華德的Motion戰術體系,有人認為鄧氏根本就沒什麼戰術,如果你當著鄧華德的面這麼說,那麼你就會被怒斥為“不懂籃球”。鄧華德這是“隱藏實力”,因為他最重要的任務是武漢亞錦賽,而不是斯杯。在亞錦賽之前,他不想讓任何亞錦賽時的對手知道球隊到底有什麼戰術。看來球迷和記者真的不太懂籃球,大家都知道戰術是需要在比賽裡演練的,熱身賽的作用也就在於此。在亞錦賽前的熱身賽中,鄧華德把戰術藏得很深,那麼中國隊都是怎麼練戰術的?自己跟自己練,有用嗎?

  對手准備好了

  鄧氏語錄:“我們還在准備(亞錦賽)的進程中,我們不像安哥拉隊,過幾天非洲錦標賽就要開打了,他們已經做好了全部的准備,而我們不一樣,我們還有一個多月的時間。我不希望球隊的狀態出得那麼早,不希望隊員們100%地發揮出來。我們要做的是到了武漢之后,將球隊的狀態調整到最好。”

  解釋:對手很快要參加大賽,他們的准備更充分,我們還在出狀態的路上。

  鄧華德在斯杯賽前曾質疑對手的實力,他一度認為對手都隻派出了應付比賽的“水貨”,結果這些“水貨”對手,卻讓鄧氏遭遇了執教生涯中最大的麻煩。鄧華德非常值得人肯定的一點是他的腦子轉得挺快,口風改得更快,輸球之后,他盛贊對手實力強大,並在廣州站的比賽前,向新加入的新西蘭隊拋出橄欖枝,說“迫不及待”想欣賞他們的賽前舞蹈。只是,對手太強大,所以我們輸球了,這不是廢話嗎?

  記者不懂球

  鄧氏語錄:“年輕的記者,如果你自己都不知道你的問題是什麼的話,最好就不要去問。有些困難的問題我樂意回答,但至少你得問一些有內涵的問題。你們這裡面就沒有幾個懂籃球的記者嗎?”“媒體有義務引導球迷,我感到遺憾的是有些媒體沒有正確地引導大家,而是抨擊我們。”

  解釋:不懂球的記者,才會提出讓主帥難以回答或者不想回答的問題。

  大部分籃球記者和球迷都不是職業籃球運動員出身,也沒有接受過專業的籃球訓練,如果都如鄧氏般“懂球”,那麼某些教練早就可以下課了。鄧華德很不喜歡廣東、上海和遼寧的記者,因為他曾被來自這些地方的記者當場質疑過。斯杯的幾場賽后新聞發布會上,鄧氏就曾當面向記者發飆。據說,他還讓翻譯為他查閱關於球隊和他本人的報道,對於負面評價相當在意。如果把這些精力放到設計戰術和執行訓練等方面,男籃可能也不會輸得那麼難看了。

  比賽價值

  鄧氏語錄:“(斯杯比賽)這樣的安排完全是為了錢,商業價值遠遠大於鍛煉球隊的價值。”

  解釋:輸球是因為某些難以直言的問題,或者是“斗爭”。

  很多人都在質疑中國的體育體制不合理,但職業籃球實在算是市場化程度相當高的了。鄧華德沒直接批判體制,但在記者面前說到“政治”這個詞,讓人有點摸不著頭腦。他是想說中國男籃隊內有“政治斗爭”,還是說斯杯比賽是個“政治任務”?或者兩者皆有?無論何種體制下的比賽,作為職業體育人,都應該積極面對,這應該是最基本的職業道德吧。

  本報記者

  許蓓 張健強

(責任編輯:楊磊)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 精彩圖片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