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明為何退出賽場回歸校園 專家:退一步海闊天空--體育--人民網
人民網

姚明為何退出賽場回歸校園 專家:退一步海闊天空

宋雲巍

2011年11月11日08:18    來源:《廣州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11月6日,姚明正式前往上海交通大學報到,7日,他坐上了學校專門為他特制的大號課桌椅,這一天,他上了六節課,在放學時他看上去跟打完一場季后賽般疲憊。NBA退役球員、上海大鯊魚俱樂部老板 帶著這些身份重返大學校園,姚明自然躲不過媒體的追蹤,姚明告知大家他就讀的是上海交大安泰經濟與管理學院經濟學類本科專業,採用單獨授課和統一授課相結合的方式,要修滿150個學分。對此外界充滿質疑,有人認為以他目前的身份,很難有足夠的時間完成學業,姚老板要想以及格的成績畢業也不容易,也有人認為他只是混個文憑。

  姚明已經擁有了常人艷羨的社會地位和經濟實力,在退役后,他確實需要也有必要去好好學習如何當一名稱職的老板,而成就不如姚明的其他職業運動員,也有很多在退役后重返大學校園。運動員頻頻回歸校園,這是為哪般?

  為何回歸校園?

  敲門磚、避風港

  許蓓:今年9月底我去海南三亞採訪全國大學生田徑錦標賽,這個“大學生”的賽場上到處可見國家田徑隊的隊員,比如男子百米跑全國紀錄保持者、廣東的蘇炳添,當時就是代表暨南大學參賽的,還有參加了今年田徑世錦賽男子110米欄的江帆,女子三級跳遠的李艷梅,這些都是目前國內頂尖的現役職業運動員。國家一級運動員、二級運動員,就讀某些大學可以降低招收分數,國家級健將和世界級健將,有的甚至可以自由擇校和選擇專業。這導致目前很多專業隊裡的年輕隊員為了逃過高考這一“劫”,而走上了職業體育之路。據我所知,有些運動員憑借體育成績進了大學之后,反而放棄了訓練,體育成了高考之外進入大學的一條路。

  黃越滔:我想,很多運動員是在練了一段時間之后,自己主動希望去學習文化知識的。讀大學對一些運動員來說,就是為了那一張文憑,因為他們在退役后也要找工作,在賽場上成績不突出的運動員,文憑是他們走向社會的“敲門磚”﹔也有很多運動員是真的想學習,獲得過18個世界冠軍,連續2屆奧運會包攬單人、雙人冠軍的乒乓球名將鄧亞萍是個例子。自1997年退役后,鄧亞萍先后到清華大學、諾丁漢大學和劍橋大學進修學習,並獲得英語專業學士學位和中國當代研究專業的碩士學位。我的大師姐賀慈紅,她曾保持女子100米仰泳世界紀錄十幾年無人能破,但她退役后為了更好地完成教練員工作,她主動報考研究生,白天帶隊訓練、趕去上課,晚上還要補課。

  孫嘉暉:“退一步海闊天空”,大學是“退一步”最理想的避風港。當年李娜突然宣布退役,和老公姜山回到老家武漢,就讀華中科技大學新聞專業,2年后重返賽場,締造了如今的輝煌。對於李娜來說,重返校園成了她厚積薄發的重要一步,可能她在學校的這兩年裡的收獲比她在訓練場上的收獲還要多。但從另一面看,今年9月,彭帥參加了中國人民大學的開學典禮,隨即轉戰WTA巡回賽賽場,此類挂名讀書的情況在中國不在少數。很多在大學裡“挂名”的運動員甚至不了解自己學什麼專業、幾年級。但在退役后重新開始讀書的運動員,都經歷過自己的思考和衡量,大都是帶著需求而學習,肯定能學有所成。

  學習知識有多重要?

  賽場學校相輔相成

  許蓓:說到底是我們的教育體制和職業體育現行體制存在很大的問題,之前我曾與中國大學生體育協會主席、國家教育部前副部長章新勝聊過“體教結合”這個問題。章老先生說,我們的教育重視“智育”,忽視體育,導致文化課的學習跟體育的學習分道揚鑣,兩者竟然到了現在,形成一種魚與熊掌不可兼顧的局面。

  孫嘉暉:“頭腦簡單,四肢發達”這就說明運動員“技術高”、“底子薄”。在中國競技體育“流水線”上,運動員幾乎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少體校、專業隊、省隊、國家隊,體育專業化的過程,就意味著學業的荒廢。體制如此,不能怪孩子,這幫可憐的運動健兒,從訓練場上下來一身臭汗、困得要命,哪裡還有時間、精力學習?

  黃越滔:靠運動成績加分,進入大學,大學又降低學分要求,然后讓這些看上去像是“混文憑”的職業運動員從大學畢業,這種現象很普遍,運動員有很多需要反省。有些運動員認真學習,但也有很多人敷衍了事 上課的時候見不到人,隻有考試的時候才會露面。但往往這種對待學習不負責任的運動員,在賽場上也是成績平平。雖然競技體育和文化學習的過程有很大區別,但要想提高,要想做到出類拔萃,其實有很多問題都是相通的。所以,往往就是那些在賽場上能堅持到最后,能做到最好的運動員,在學習方面也能做得很好。

  許蓓:沒錯,目前中國男子花劍的領軍人物雷聲,他現在就在北京大學新聞學院就讀,學的是廣告專業。中國男子花劍隊剛剛在意大利世錦賽上成功衛冕團體冠軍回來,然后給隊員們放了一段時間的假,雷聲就急急忙忙趕回學校補課,他還在微博上說,讀書的時間是他最享受的時刻。我之前採訪他的時候,他也說文化課的學習對於自己在賽場上的狀態很有幫助,因為比賽的時候,對於運動員來說最關鍵的一點是要能集中注意力,通過上文化課,你完全可以練習自己的這種“專注力”,而文化課當中形成的邏輯思維,在賽場上也能幫助你迅速分析局勢、克敵制勝。

  孫嘉暉:學習文化知識對於每個人來說都非常重要。獲得一紙文憑的認証固然“有用”,但人也需要有真正充實的知識來幫助自己面對這個社會,運動員總歸是要有一天離開賽場的,會走上距離體育很遠的崗位上,這也需要他們能有真正的自己的東西去應對。

  如何兼顧賽場和課堂?

  葉喬波是好榜樣

  許蓓:美國NBA的很多職業球員甚至明星球員,都會在夏天的休賽期裡回學校補課,雷霆隊的威斯布魯克就曾經在他的推特上晒他的成績單,他在去年夏天所有的課程成績都是B,他認為自己的學習成績已經是NBA的榜樣了。科比和勒布朗·詹姆斯都是高中生,威斯布魯克很可能瞧不起這些“沒文化”的超級巨星吧。去年曾經有統計稱,NBA球員當中的大學本科生隻有21%,有很多球員在退役后迅速破產,就是因為他們沒有足夠的知識和社會經驗去應付現實生活的挑戰,從2006年起,NBA就禁止高中生參加選秀,必須讀滿一年大學才可以進入聯盟。而MLB(美國職業棒球大聯盟)在40多年前就為回歸校園的球員提供獎學金,NFL跟哈佛、斯坦福這些世界頂尖學府合辦管理專業培訓班,在那裡學成的球員也能得到一筆獎金。

  孫嘉暉:曾在歐美游歷多年的郎平告訴記者,她的女兒白浪在美國一邊讀大學一邊打球,做到了兩不誤,美國執行的是“精英教育”,隻有學業有成、競技成績突出者才算精英,否則隻會打球、考試挂科者,根本不會被體制認同,獎學金也拿不到。我在採訪世界大學生運動會期間遇到了一位澳大利亞選手,她在大運會期間還要熬夜趕論文,這讓很多中國球員驚訝。中國體育走出了一條“抓大(競技成績)放小(個人學業)”的捷徑,也必然遭遇現今飽受爭議的尷尬。但我們又不得不看到,如將美國體制嫁接到中國,恐怕中國競技體育會倒退20年。

  黃越滔:專業運動員在學校裡接受文化教育的時間有限,有些甚至連小學都沒畢業。按照國內目前的培訓機制,專業隊強調運動成績,對文化成績沒有要求,這就直接導致年輕運動員主觀上忽略文化學習的重要性。但運動員的文化基礎差,但並不代表他們的學習能力差。退役后的速滑名將葉喬波以小學四年級的文化基礎,先是用6年時間攻讀完清華大學MBA,隨后又進入中央黨校攻讀經濟學博士,現在她已經拿到博士學位。她還建立了沈陽喬波實業開發有限公司,創立喬波國際體育俱樂部有限公司。雖然我們不知道葉喬波在清華大學具體學到了什麼,但從她退役后取得的成就來看,學習是她取得成功的基礎。

  許蓓:說到底,體制和觀念才是根源,我們現在確實需要一些“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的榜樣,來為我們的教育觀念和體制樹立一個正確的、健康的標杆。希望能有越來越多的優秀職業運動員進入大學校園,也希望像姚老板這些已經正式入學的特殊學生們,能取得跟他們在賽場上一樣好的學習成績。

  本專題策劃

  本報記者 宋雲巍

  本專題撰文

  本報記者 許蓓

  黃越滔

  孫嘉暉
(責任編輯:楊磊)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 精彩圖片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