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仕鵬:老鄧說我可再打兩屆奧運 喜歡和強隊交手--體育--人民網
人民網

王仕鵬:老鄧說我可再打兩屆奧運 喜歡和強隊交手

2011年11月14日08:35    來源:《廣州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在倫敦受傷后回來,他在自己背后的兩塊肩胛骨處文上了一對翅膀。新賽季如果你注意的話,可以看到他球衣兩邊剛好露出來這對翅膀。“畢竟是自己第一次受大傷。”王仕鵬說,這樣做或許有鼓勵自己的成分,也有一種寄托,他還想飛得更高。

  ■ 本報記者

  張健強

  深圳,季前賽,前超音速主帥鮑勃·希爾在板凳上突然仰頭大笑,因為王仕鵬剛剛在兩人夾擊的情況下,一個輕鬆的后仰投籃命中。現任宏遠助教鮑勃·希爾大笑,板凳上的隊友們則一陣歡呼。

  鮑勃·希爾或許恍若看到了雷·阿倫,但王仕鵬在中國的外號叫“科比王”。盡管他自己很不喜歡這個外號,但這是球迷對他的一種敬意。

  新賽季即將到來,媒體的眼光瞄准了JR史密斯、肯揚·馬丁、錢德勒等NBA球星,包括回歸的易建聯。而在宏遠的訓練場上,王仕鵬只是一個人安靜地在場邊運球,手腕的傷勢恢復期中,他可以減免一些訓練量。看隊友訓練時他也不會閑著,拿著球不停運,時不時投個籃。

  不出意外,他將成為上賽季的總決賽MVP,但新賽季開始前,這賽季的焦點似乎並不在他身上。而這,正合他意。

  “說實話,我不太喜歡面對媒體。”王仕鵬說。盡管多年的職業生涯已經讓他養成了一套說辭,但他依然坦承面對媒體和公眾會有些不自在,“我自己一點不喜歡喝酒,不喜歡應酬,也不喜歡太多記者圍著。”

  “新賽季,還是先以球隊為主吧,我們的目標很一致,就是贏球。”王仕鵬說,“其他的,我已經不想了。”

  手傷了,多了一對翅膀

  今年因傷錯過了亞錦賽,是王仕鵬最遺憾的事情。在倫敦受傷后回來,他在自己背后的兩塊肩胛骨處文上了一對翅膀。新賽季如果你注意的話,可以看到他球衣兩邊剛好露出來這對翅膀。“畢竟是自己第一次受大傷。”王仕鵬說,這樣做或許有鼓勵自己的成分,也有一種寄托,他還想飛得更高。

  “其實就是好玩。”這個說法,和朱芳雨當年在自己背上文了一個天神時一樣。當初朱芳雨很快走上自己的巔峰,如今,王仕鵬或許在未來一段時間內都會沉浸在一種自己的境界裡。

  當初那個“神經刀”的外號如今已經沒有人再提起了,過去3個賽季,王仕鵬在一步步突破自己的瓶頸,從不穩定到穩定。而上賽季總決賽他在微博上豪言“要干就干第一外援”之后,人們給他的形容詞已經是“神奇”。

  “我其實很喜歡這種挑戰。”王仕鵬說,“以前國家隊出去比賽,比如遇到美國隊之類的,一般都會輸得很慘。有些人不願打這種比賽,我就特別喜歡。多難得啊,跟這種世界一流的球員交手,一輩子也沒有幾次,我就特別想跟他們比賽。”

  “所以,上賽季杜比的挑戰是讓我很興奮的事情。”王仕鵬說。不過,他在心裡一直認為CBA過去最難對付的對手是斯奈德,還有就是自己曾經的隊友帕克,“這賽季這麼多大牌外援來CBA,我想應該會很精彩,我自己都很期待。”

  那天在季前賽中90秒砍下12分,王仕鵬張開雙臂,做了一個飛翔的動作,背上的那對翅膀栩栩如生。

  MVP,不想了就自然來了

  回到休息室,脫下鞋襪之后,王仕鵬先找隊醫劉從順要了兩包冰,然后按慣例冰敷。若是平時,這種情況見慣不怪,但這時可是宏遠上賽季在烏魯木齊奪冠的賽后!欣喜若狂的隊友們已經迫不及待地開始宣泄情緒和興奮,而回到休息室的王仕鵬,冷靜得令人驚訝。

  “就像你說的,90分到100分很難,如果到了100分,我也放開去玩了。可這不是還沒有到嘛,生活比賽都要繼續,奪冠了難道就不要敷腳啦?”王仕鵬的回答很有意思。

  隊友們都知道,從前幾個賽季開始,王仕鵬就非常渴望一個MVP,而且他一直在努力。但當即將拿到上賽季總決賽的MVP之時,他卻變得如此安靜。

  “哎呀,早些年老想的時候,就老是沒機會。有些東西就是這樣,不想了就自然來了。”王仕鵬說,“所以我覺得,這一年來我的心態調整很重要,不要去想太多。如果按100分算的話,我現在隻能算從70分到80分前進的路上吧。”

  “我現在已經是老隊員了,所以經常會回頭去看看自己曾經走過的路。”王仕鵬說,“好的東西就留下來,不好的就努力去改掉。”

  這個賽季的季前賽,王仕鵬打球給人的感覺,就像古龍筆下的那個傅紅雪,數不清的拔刀之后,出刀變成了一種本能。他的得分和投籃,以前給人一種搶投的感覺,而現在隻要他出手,你總會覺得是會進的。

  愛籃球,只是一種生活

  “說真的,我很愛現在的職業。”王仕鵬說,“其實我知道現在有很多種心態,有為錢打球的,有為名打球的,但我其實就是愛打球。”王仕鵬頓了頓說:“有這麼多的球迷認同我,而且這份工作收入還不錯,我沒有理由不熱愛籃球。”

  缺席亞錦賽,王仕鵬發了一條微博,希望隊友成全他打最后一次奧運會。“這個,后來老鄧(鄧華德)跟我說,如果我這樣保持下去,估計再打兩屆也是有可能的。”王仕鵬笑著說。堅持到2016年奧運會,或許是他的一個目標。

  王仕鵬不喜歡喝酒,也不喜歡應酬,但喜歡和哥們在一起。早些年,他和朱芳雨一起沉迷網絡游戲,后來他又成了一個書迷,天天捧著手機看網絡小說家貓膩寫的《慶余年》。

  而現在,他竟也開始修身養性了。“年紀大了嘛,總得有一些和年齡相襯的愛好。”這個年齡和他相襯的愛好就是——喝茶。這一年,他開始了解普洱,也開始收集紫砂壺。誰做壺貼花做得好,哪個工藝師的壺型漂亮,什麼年份的普洱是天價,他能隨口說來。

  其實,王仕鵬今年還悄悄在做一件少人知道的事情。

  王仕鵬和一群朋友在韶關資助了61個兒童上學,“我們是直接面對這些家庭的,主要找一些單親的或者父母都不在了的孩子。”王仕鵬說,“因為是六一兒童節開始的,所以我們找61個。”

  “目的就是資助他們上學,隻要他們繼續讀,我們就繼續資助,能到高中就到高中,能到大學我們就資助到大學。”

  大鵬展翅,何止是籃球場?

(責任編輯:楊磊)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 精彩圖片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