賠本買賣靠投資人熱情支撐 放權是俱樂部一致心聲--體育--人民網
人民網

賠本買賣靠投資人熱情支撐 放權是俱樂部一致心聲

朱俊

2011年11月18日10:07    來源:《新聞晨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晨報記者 朱俊

  在商言商,沒有任何一個老板會完全不計回報地無限投入。CBA的悲哀正在於:隨著聯賽競爭激烈性的日益加劇,各隊投入也在逐年增加,但無論是從聯賽本身的收益還是俱樂部的商務開發,都無法提供足以維持俱樂部運營的資金,更別談給投資人帶來可觀的回報了。換句話說,在這個隻有投入難見產出的聯賽裡,俱樂部存在的惟一生命線就是投資人的熱情,一旦投資人失去了熱情或投資能力,那像陝西那樣變賣到佛山,甚至像雲南那樣從聯賽中銷聲匿跡,都是可以預見的惡果。

  宏遠曾有一個賽季表示過盈利

  在過去16個賽季裡,隻有廣東宏遠一家俱樂部公開表示過盈利。那還是在2008年初,廣東剛剛在總決賽中4比1戰勝了遼寧,奪取了俱樂部歷史上的第四座冠軍獎杯,根據當時的報道,宏遠俱樂部在那個賽季投資還不到600萬,最終收益達到了700余萬,這還不足以供球隊差旅花費的區區100多萬,卻成為了中國男籃職業聯賽的一個裡程碑——宏遠俱樂部經過十余年的艱苦跋涉、累積投入超過了3000萬元之后,終於看到了賺錢的曙光。

  必須正視的一點是,宏遠那個賽季能夠實現盈利,有兩個條件不容忽視:一是球隊最終奪冠,不僅籃協分紅冠居各隊之首,而且省市各方嘉獎也是一筆可觀的數字﹔二是當時CBA的投資力度還沒有那麼大,如果放在本賽季,俱樂部動輒花出個五六千萬元,恐怕就是再拿兩三個冠軍也填不上花出去的鈔票。

  不過在經營上,貴為CBA七冠王的廣東宏遠卻一直走理性路線,這支聯賽中最早的民營俱樂部,經過十多年的積累,如今也成為聯賽中職業化程度最高的俱樂部。在球隊建設方面,宏遠懂得好鋼用在刀刃上的道理,他們更注重從后備和硬件設施上去完善自身。“說實話,我們的目標不是和誰去爭冠軍,而是要在衛冕的基礎上把俱樂部運營得更完善。單比投入的話,我們今年剛搞了個新的訓練基地,3000多萬,要把這算裡面,我們也差不多投入8000萬呢!”俱樂部總經理劉宏疆笑著告訴記者,“有效投入那才叫投入。”

  贏利手段單一模式落后

  和全球范圍內商業運作最成功的籃球聯賽NBA相比,CBA聯賽無論是在整體的盈利模式上還是個體的經營空間上都無法企及,舉幾個例子來比較一下。

  NBA最大的一塊收入無疑是電視轉播版權費,現在他們所履行的合同還是四年前與美國三大電視轉播商簽訂的,金額總數就已經達到了70億美元,而在CBA,各俱樂部在電視轉播收入上基本為空白,甚至還出現過電視台倒過來向俱樂部索要轉播費用的笑話,盡管央視在本賽季增加了CBA直播場次,開始向CBA支付一定的版權費,但那僅僅是象征性的扶持行為。惟一的好消息是,托NBA停擺的福,目前CBA聯賽已經向北美大陸地區售出了英文轉播權,但這筆費用只是代理CBA商務開發的盈方公司的收益,會不會成為聯賽分紅中新增加的收益、在賽季結束后下發到各俱樂部,目前尚未可知。

  另外,聯賽衍生產品的開發和銷售也是NBA的一大吸金手段,大到科比、詹姆斯、韋德的球衣,小到印有各隊LOGO的鑰匙環、U盤,各種商品琳琅滿目應有盡有,每年光球衣銷售的利潤就超過了4億美元。而CBA零售店的開發已經喊了六年了,這一提案至今沒能得到實現,惟一的進步是部分俱樂部的主場開始有本隊招牌球星的球迷版球衣出售,但那也需要俱樂部自己去與聯賽服裝贊助商協商,而不是聯賽的統一開發。

  當然,NBA是不允許球隊有冠名贊助商的,這一點上,CBA其實也是不得以而為之。試想,如果俱樂部的開發經營已經能夠自給自足,那又何必為了區區幾百萬在球隊的名字裡塞進一個拗口又別扭的企業名呢?前幾年,出手闊綽的房地產大鱷是球隊冠名商的主力軍,然而隨著近期房地產調控,很多俱樂部不得不將目光轉向其他目標。雖然冠名贊助商是聯賽惟一一項不受限制的權益,但在這一塊上,各俱樂部的生存空間也不盡相同,有的僅僅是以兩三百萬元的價格“賤賣”,權當了勝於無,甚至還有不少俱樂部難逃“裸奔”的尷尬。

  放權是俱樂部一致心聲

  在商務開發方面,最近幾個賽季成績喜人的新疆廣匯俱樂部無疑是最為成功的:本賽季他們一舉吸納了銀行、航空公司、汽車、食品、保健品以及餐飲娛樂行業的22家贊助商的加盟,籃協新開發的球場兩個罰球區半圓廣告順利地以超過300萬額定標價的金額售出,球隊的冠名費也喊出了創CBA紀錄的價碼。在去年的基礎上,俱樂部期望今年包括票房和商務開發兩塊的總收益能夠超過4000萬,雖然他們一擲千金拋出了8000萬的投入,但如此算來,再加上籃協分紅以及賽季后的地方獎勵等收益,廣匯集團並沒有太大的虧損。“老跟集團張手要錢也不是個事兒,我們的目標是爭取五年之內達到收支平衡直至依靠自身造血來維持俱樂部的生存,”俱樂部推廣負責人萬小龍經理表示。

  但是像新疆俱樂部那樣多元化並進、並專門打造《飛虎匯》雜志投放一些軟性廣告的做法,並非在每個地區每家俱樂部都適用。以上海為例,前兩個賽季的冠名贊助商以及合作伙伴雖然今年依舊支持著球隊,但整體的商務開發難以讓推廣負責人錢安柯滿意。“今年新開發的兩個權益就都沒能賣出去,好在籃協沒有硬性規定必須得是在賽季前,希望賽季中段會有商家看到商機加盟進來。如果按照有6場比賽能夠得到央視直播的話,罰球半圈300萬的廣告其實算是便宜的。”錢安柯表示,目前可以確定的賽季收入約為1600萬左右,希望加上票房,賽季最終的收益能夠達到2200-2300萬。

  在盈方公司對聯賽商務開發未能達到期望值的大背景下,絕大多數俱樂部渴望得到更多權益的呼聲已經越來越高,在這次採訪中,“俱樂部希望更多的權益得到下放”是記者聽到的出現頻率最高的話。一方面聯賽的官方贊助商和合作伙伴所覆蓋的領域已經十分廣闊,留給俱樂部可接觸的客戶其實非常有限,一些地區代理商即便願意出更高的贊助費用,也因為自己的產品是受限制品牌,為了保護聯賽整體利益隻能悻悻而去﹔另一方面,留給俱樂部的權益往往都是些“邊角料”,像球場裡僅有的兩塊固定廣告板,基本上都處於電視轉播的死角,自然比較難以引起商家的興趣。


     
(責任編輯:楊磊)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 精彩圖片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