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昭:拜謁薩翁墓--體育--人民網
人民網

陳昭:拜謁薩翁墓

2011年09月23日07:54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海外版》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陳昭:拜謁薩翁墓
  “輕輕的我走了,正如我輕輕的來,我輕輕的招手,作別西天的雲彩。”

  這是2011年6月27日一個尋常的下午,地中海的太陽熱辣辣地照在巴塞羅那港灣。我站在蒙錐克山頂,不知怎的,心頭竟然浮起了徐志摩膾炙人口的“再別康橋”這首詩。

    【薩馬蘭奇逝世專題】

    [薩翁逝世相關新聞]
    薩翁兒子回憶父親最后時刻:正欣賞納達爾網球比賽
    鄧亞萍:我和薩翁的故事
    原中國駐西班牙大使邱小琪:薩馬蘭奇,永遠的朋友
    薩馬蘭奇結緣中國三十年 在中國美譽度堪比白求恩

  1992年,19年前,我也是在蒙錐克山頂,背著沉重的攝影行囊,在驕陽下行走於奧運會各個場館,書寫著奧運會的篇篇新聞稿件。將近20年的時光,就在如此不經意間如行雲流水般逝去。當開幕式上奧運會的和平鐘聲敲響的時候,至今,我耳邊依然回蕩著國際奧委會主席薩馬蘭奇先生的致辭。但是斗轉星移物是人非,薩翁已經撒手人寰一年之久,我來到蒙錐克山,不僅僅是追憶我的青春歲月奧運記憶,我還想在他老人家的墓碑旁獻上一束鮮花,表達一位採訪了多屆奧運會的中國記者對他的深深懷念和永遠敬意。其實,當6月我得知去西班牙訪問時,第一個念頭就是重返巴塞羅那,而到巴塞羅那,我最想去的就是薩馬蘭奇的墓園。


  蒙錐克山的陵園,佔據了整整一個小山頭。裡面既埋葬有社會賢達名人名流的骨灰,也有普通人在這裡找到長眠之處。從山腳到山頂,密密麻麻的陵墓一個挨著一個﹔它們之中。既有氣勢恢宏、雕像高聳連帶紀念堂的墓地,顯示著墓主人生前的輝煌﹔也有普普通通毫不起眼,僅有一方石碑的墓地。我們在山腳下的陵園管理處問詢薩翁的墓地,工作人員告訴我們,很好找,就在靠近山頂的地方。於是我們一行人驅車順山路往上尋去。在大家的印象裡,薩翁是巴塞羅那城的豪門望族,他在進入國際奧委會以前,曾經當過巴塞羅那銀行的行長,無論從哪個方面講,他的墓地在我們的想象中都應該是整個陵園中最雄偉的。但是當我們從山頂到山腳把那些最為醒目、最為壯觀的陵墓找遍了時,卻一無所獲。如此,我們在山裡的陵園轉了整整三圈,眼看夕陽西下,我們還要趕火車去馬德裡,我遂提議,還是去請陵園的工作人員幫忙吧。大家又來到山腳下陵園管理處。當我們講明來意后,工作人員很為難,他們說馬上要下班了。后來,當地一位接待我們的人員指著我告訴他們,這是一個中國記者,多次採訪過奧運會,對薩翁有很深的感情,這次是專程來拜謁薩翁墓地的。一番話,讓白發蒼蒼的守墓老人頗受感動,他開車在前面帶路,不一會就在靠近山頂路旁的幾塊大理石碑前停下車,他指著說,這就是薩馬蘭奇家族的墓地。

  我心頭為之一震。其實剛才我們已經數次經過此地,我們隻顧看近鄰它旁邊的那幾個建筑豪華的墓地,根本沒想到薩翁會如此朴素毫不起眼地在芸芸眾生中靜臥在這裡。

  守墓人不想打擾我們,悄悄地走了。我在薩翁墓碑前靜靜地長久地肅立著,地中海濕潤的海風在鬆樹間吹過。海風把歲月把思緒吹過林中。薩翁在2001年莫斯科國際奧委會執委會上把主席的位置讓給了比利時醫生羅格先生,也正是在那次會議上,他的口中輕輕吐出了“北京”二字,從而在神州大地上掀起了那從未有過的激情與熱浪。7月13日之夜,永遠銘記在中國人心裡。中華民族的復興之路從此樹立起一座新的裡程碑。薩翁對中國和中國人民的感情是深厚的,同樣,中國人民也永遠不會忘記這位老朋友。

  2008年北京奧運會,薩翁再次來到北京,那也是他最后一次訪問這個他所熱愛的中國。薩翁去世之后,中國上至國家領導人下至曾經給他開過車的北京司機,都在媒體上發表了對這位老人深切的悼念之情。作為一個體育記者,我對薩翁的感情同中國許多體育人一樣,發自內心深深感激他為中國體育事業所做的一切。

  我彎下腰,輕輕拂去大理石墓碑上的浮塵。它上面,沒有任何薩馬蘭奇顯赫的生平業績,隻有他的名字和生卒年月日。唯一不同的是,在它上面,雕刻有奧林匹克五環。

  長眠在巴塞羅那奧運會賽場——奧林匹克公園的蒙錐克山上,薩翁可以含笑於九泉了。如今,奧林匹克運動在中國在全世界蓬蓬勃勃地發展著。背對青山,面對大海,滿山的鬆濤和大海的絮語將永遠陪伴著這位偉大的體育人。

  遠遠眺望,地中海上千帆競發,夕陽下奧林匹克體育場被鍍成金燦燦的。薩翁,你在我們心中永生。

(責任編輯:溫靜)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 精彩圖片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