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排精神過時了嗎 30年榮光,那是無價的感動!--體育--人民網
人民網

女排精神過時了嗎 30年榮光,那是無價的感動!

2011年11月17日10:03    來源:《鄭州晚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間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女排精神過時了嗎


  30年前的11月16日,中國女排首奪世界杯

  史無前例的“五連冠”從此開始

  中國女排成為當時中國人的模范和驕傲

  成為中國騰飛的象征

  “女排精神”激蕩了整整一代人的靈魂

  “團結起來 振興中華”,時代最強音

  如今中國社會已今非昔比

  30年榮光,那是無價的感動!

  我一直以為20世紀80年代是中國歷史上一個短暫、脆弱卻頗具特質、令人心動的浪漫年代。隨著歲月的流逝,當年發生的那一切是不是正在被人們淡忘?中國人的經濟這十幾年來一直處在令人暈眩的急速變動之中,大家對“現在”尚且應對不暇,又能有多少精力去認真清理“過去”?

  ——查建英《八十年代訪談錄》

  在中國體育史冊中,1981年11月16日是一個特殊的日子。

  這一天,中國女排在日本舉行的第三屆世界杯賽上,經過7輪鏖戰,先后擊敗了前蘇聯、古巴、美國和日本等強隊,以一場不敗的戰績無可非議地奪取冠軍。

  中國女排成為第一支登上世界巔峰的中國三大球隊伍。

  最后一個球落地,姑娘們抱頭痛哭。守在收音機和電視機前的中國人更是血脈賁張,所有的激情和自豪感在那一刻噴薄而出。那一夜,北京萬人空巷,激動的人們聚集在天安門廣場,徹夜高呼“中國萬歲!女排萬歲!”

  比賽頒獎典禮未畢,國家體委、中華全國體育總會、中華全國總工會、全國婦聯等單位的賀電已到達球隊。

  第二天,國內幾乎所有報紙的頭版都是女排奪冠。《人民日報》的頭版頭條啟用了鮮紅色的大標題:“刻苦鍛煉 頑強戰斗 七戰七捷 為國爭光?中國女排首次榮獲世界冠軍”。文章還配發了人民日報評論員文章:《學習女排 振興中華?中國贏了》,文章中提出,“用中國女排的這種精神去搞現代化建設,何愁現代化不能實現?”女排的勝利,上升到了激勵整個民族精神的高度。《人民日報》頭版的其他位置被女排教練和隊員的照片佔據。此前,中國的大多數人對這個集體並無太多了解,這一天后,他們成了人盡皆知的民族英雄。

  在同天的《中國體育報》上,中國婦女運動先驅鄧穎超發表了題為《各行各業都來學習女排精神》的文章。

  “女排精神”因此被視為是整個20世紀80年代中國社會奮斗激情的集中體現。

  往事不能如煙

  “我相信毛主席的這句話,我想做成的事情,是絕不會輕易放棄的!”——主教練袁偉民

  “女排奪冠以后,我扣球的形象都上了郵票,女排的集體照做在了日歷上,還有紀念幣、紀念章,像民族英雄一樣,逼著你隻能上不能下,打球已經完全不是我們個人的事情、個人的行為,而是國家大事,我自己都不屬於自己,女排是一面旗幟。”——郎平

  “我隻拿過一次‘巨額獎金’,一萬元。那時候,很了不得了,萬元戶啊!每次出國比賽,女排每個姑娘的零花錢是15美元,誰都不舍得花,一點點攢著,攢到一定數目,我給家裡買了一台彩電。”——郎平

  “我退役后30年沒進過球場,因為當時的訓練太艱辛,太苦了,讓我很害怕。現在的時代追求多元化,不能再用過去的模式要求現在的運動員。我是精神貴族,和女排一起創造了那個時代的一種精神,有失有得。”——孫晉芳

  81屆中國女排12戰將今何在

  隊長孫晉芳 被稱為“神二傳”,現任中國網球運動管理中心主任。

  主攻手張蓉芳 被稱為“怪球手”,現任國家體總排球管理中心副主任。

  主攻手“鐵榔頭”郎平 現任恆大女排主帥。

  副攻手“天安門城牆”周曉蘭 現居美國。

  副攻手“機關槍”陳亞瓊 現任中央人民政府駐港特區聯絡辦宣傳文體部副部長。

  接應二傳手“獨臂將軍”陳招娣 現任解放軍總政治部宣傳部副部長,2006年晉升少將軍銜。

  主攻手“鐵姑娘”曹慧英 現遨游商海。

  主攻手“中國山口百惠”楊希 1983年初離開國家隊,退役后投身房地產。

  接應二傳手“無聲手槍”張潔雲 現在江蘇省體育局辦公室負責外事工作。

  “小孫晉芳”周鹿敏 現在上海從事社會體育管理工作。

  “橡膠”朱玲 現任四川省體育局局長。

  “笑面黑娃”梁艷 現遨游商海。

  以史為鑒

  30年前的11月16日,中國女排在日本獲得了世界杯冠軍,從此開啟了五連冠的偉業。而這座冠軍獎杯,也是新中國成立以來第一個大球項目的世界冠軍。所以,日本對於中國女排和中國體育來講,有著特殊的意義和情感。

  在那屆女排中,袁偉民、孫晉芳、郎平、張蓉芳等,至今還是人們耳熟能詳的名字。不過,在那屆的冠軍陣容裡,最受日本球迷喜愛的,反倒是經常替補出場的主攻手楊希。原因說起來很有趣,除了這個大眼睛的中國姑娘經常展現出迷人的笑容外,她的名字的日本發音,與日語“好”(喲西)極其相似。

  那個年代,正是中日民間溫暖交往的蜜月期。而這一片段,也成為當時中國媒體描寫日本球迷和觀眾的最有親和力的花絮。在當年紀念中國體壇這具有歷史意義的一冠時,體育界總會提到一個日本人——大鬆博文。這個上世紀60年代中期來華傳授排球技藝的宗師,以特有的魔鬼訓練法為中國體育帶來了一股堅韌的精神。

  30年間,中日兩國都發生了巨變。“喲西”現在更多地出現在電視劇中日本鬼子的嘴裡,而潛移默化地,敵人認為好的,就一定是壞的。但體育畢竟不是文藝作品,在成王敗寇的競技世界裡,學習強者以及放低身段,像排球比賽防守中的壓低重心一樣重要。

  中國女排崛起的這段歷史,應當留在中國體育界和愛好者們的永久記憶裡。所謂以史為鑒,隻有這樣,中國體育才能一路“喲西”下去。 

(責任編輯:袁勃)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
  • 精彩圖片
  • 精彩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