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平:執教完恆大就該退休了 生活總要回歸現實的--體育--人民網
人民網

郎平:執教完恆大就該退休了 生活總要回歸現實的

2011年12月15日08:19    來源:《杭州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郎平的變化很大。

  記得在2008年,郎平還是美國女排主教練,那個時候她應邀率隊來杭州打一場友誼賽,那個時候,郎平有著中國式的嚴謹和美國式的幽默,那一次專訪讓記者感到如沐春風。

  三年半過去了,郎平成了國內女排聯賽新軍廣東恆大隊的主帥,再見郎平,真實感受到一句網絡流行語:歲月是把殺豬刀——曾經的“鐵榔頭”憔悴了,笑容少了,取而代之的,是嚴肅的表情,以及坐在椅子上時,更加小心翼翼的動作。

  郎平甚至去掉了之前的淡妝,以徹底的真面目示人,而那一份坦然,是任何時候都沒有變的。她可以直言自己對目前國內聯賽的一些不滿,也可以述說金錢對自己的重要,或許是多年生活在海外,讓她覺得沒有什麼事是難以啟齒的。

  在這一次專訪中,記者獲悉一個重要的訊息:郎平認為,她在執教完廣東恆大隊之后,就該退休了。

  其實不怎麼想過生日

  12月10日,郎平的生日。

  就在幾天前,郎平從恆大隊隊員那裡得到了一份生日禮物:一件顏色鮮艷的T恤,上面用各種文字寫著“生日快樂”。繼承射手座自由樂觀特性的郎平,當時穿著T恤到處顯擺,而當得知自己的T恤不是唯一一件,全隊成員都有一件的時候,她又會顯得有些悻悻然,為自己的生日禮物不是獨一份兒而感到遺憾。

  當時,她正率隊在福建打聯賽,她在老女排的隊友,現在的福建體育局副局長陳忠和也給她寄了一份生日禮物。

  記者:聽說您剛剛過完生日,先祝您生日快樂。冒昧問一下,陳指導給您送了什麼生日禮物?

  郎平:一盒冬虫夏草。每次我帶隊去福建打比賽的時候,他都會過來看,然后老朋友聚一下,今年聽說他臨時要去上海參加一個活動,沒辦法過來看比賽了,就托人帶了份禮物過來。他總會時不時帶些吃的東西給我,不過這次送冬虫夏草,讓我不知道該怎麼辦,因為我實在不知道該怎麼去弄它。

  記者:您在出名之后,每年一定會收到不少來自球迷的禮物,還有親友也會記著您的生日,應該會有某年的生日或者某份生日禮物給您印象特別深吧?

  郎平:說實話,還真沒有。我本身特別不喜歡過生日,因為一旦到生日那一天,就說明自己……又年輕了一歲(調皮地眨了眨眼)。

  記者:郎指導,這次再看到您,感覺比之前要明顯憔悴了,是工作壓力太大嗎?

  郎平:是嗎?那怎麼我碰到別人,都會聽到說“你怎麼一點都不顯老”的話啊?其實這也正常,我不能總是在上世紀八十年代五連冠那個歲月,人總是會老的,不過我感覺我還年輕。

  恆大女排是個窗口

  對於目前的國內聯賽,廣東恆大是個極為特殊的存在,它會花很大代價去簽約中國女排退役球員,也會開創式地去尋找一些國際外援。對於女排聯賽來說,恆大是一個另類,沒有省隊支撐的它缺少自身造血功能,但大肆收編國內外知名球員,又讓安於傳統的各地方隊惶惶不安,對郎平手下的這支恆大隊,評價褒貶不一,有人說它給死氣沉沉的聯賽帶來活力,也有人說它的沖擊,讓本身孱弱的女排聯賽“虛不受補”。

  記者:外界評價現在的這支恆大隊像一支多國部隊,來自眾多國家的隊員湊在一起,交流會不會有問題?

  郎平:其實,國內很多球員的適應能力是很強的,並不像你想象的那麼弱。我們隊的國內隊員,已經習慣了每年都有新的外援加入隊中,在生活上,外援會因為在中國打球而學習一些簡單的英語,而國內球員也會學一些簡單的英文,雙方交流沒有太大問題﹔在球場上,我會特意提點國內的二傳球員如何去配合外援——其實排球是一項國際化運動,許多專業用語都是通用的,交流起來不成問題。

  記者:每一支球隊,都會因為主教練性格的不同而形成特有的風格,您理想中的球隊,應該是什麼樣子的?

  郎平:我執教比賽和訓練的時候是很嚴肅的,教練絕對不能打哈哈,因為球員會有樣學樣,你一打哈哈,球員會更甚。不過我在球場之外,還是希望球員和教練更像一家人,能扯些家常。

  記者:你是如何評價恆大隊對於目前聯賽所起到的作用的?

  郎平:我覺得恆大隊是對所有聯賽球員的一個窗口。很多有潛質的國內球員,之前是沒有辦法跟外國球員在球場上交流的,恆大隊引進了外援,不僅本隊的球員可以和國外優秀球員打球,它每一場的對手球員,也能獲得和國外球員交手的機會。

  記者:我記得就在前幾天,您接受採訪時,談到了對國內聯賽不足之處的不滿。

  郎平:目前的國內聯賽,對引進外援和國內球員轉會的事情上,限制太多了。就拿你們浙江隊的周蘇紅來說吧,她是浙江隊培養的,無論狀態好或者不好,在國家隊還是不在國家隊,她隻能在浙江隊打球,這對有潛質的運動員提升自己水平,太不利了。我沒有想過國內的聯賽完全照搬國外聯賽,所有球員都是自由球員,都能轉會,那不現實,但能不能有個折中的辦法。

  哪怕偶像也需要生活

  在郎平剛剛接手恆大隊的時候,外界傳言郎平執教的價碼是500萬元年薪和一套住房,當然這些傳聞都沒有被証實,而在郎平回國之后,她也代言了一些商業廣告,這讓一些老女排球迷感覺,郎平變了,與之前“鐵榔頭”的形象不相符了……

  記者:在您幾年前剛剛接手美國隊的時候,為回答國內球迷的疑問,曾經說過幾個理由,包括要照顧女兒,要賺錢養家等等原因。

  郎平:我們這一代人,與現在這一代是很不一樣的。我們那個時候,是純奉獻,不計較個人得失。但是人,總是要回歸現實的。我剛剛退休……哦,應該講是剛剛從女排退役的時候,每個月50塊錢﹔我在擔任中國女排主教練的時候,一個月工資1200元,扣稅以后900多元,我女兒在美國出生在美國念書,你說這樣的收入能讓我照顧好我的家人嗎?

  記者:您談的那段時間,應該是段艱難的歲月吧。

  郎平:是的。可能很多人會認為,你是“五連冠”了,你是“鐵榔頭”了,你退下來以后什麼都不干就可以了,但現實真是這樣嗎?我的家人需要生活,你必須為自己的家人去打拼。事實上,現在有哪位教練說,我是純為奉獻,我為排球工作可以一分錢不要,我敢說一個都沒有的。另一方面說,在國家隊困難的時候,我還是回來了,當了四年的主教練,我覺得在那個時候,我應該為女排去做些什麼。但是在奉獻的同時,我會告訴自己,要為家人做些事情,要為他們生活下去考慮,真要全奉獻出去了,我女兒誰管啊?

  帶完恆大就該退休了

  郎平執教過很多球隊,包括中國隊,美國隊,意大利俱樂部隊和土耳其俱樂部隊,在問到郎平今后的打算時,她的回答讓記者詫異——“鐵榔頭”,打算退休了。

  記者:您執教過很多球隊,這些球隊都會在您執教之下有非常明顯的進步,但您總是在球隊取得成績之后,選擇走向下一站。

  郎平:我其實不是刻意去尋找,人干完一個階段之后,總會去尋找新的東西。就好像我帶中國隊的時候,並不是說我就一輩子在中國隊了,那個時候我就對自己說,我沒有帶過俱樂部隊,帶俱樂部隊是什麼樣子呢?我會好奇。當然,生活給了我許多機會去執教許多不同的球隊,我感到很幸福。

  記者:當初是什麼原因讓您決定回國執教?您在決定走向下一站的時候,哪方面因素的影響會更重一些?

  郎平:跟剛才說的一樣,在我帶國外俱樂部隊的時候,會想,中國的聯賽是不同的,我回中國聯賽會怎麼樣?人總是要學習新的東西。至於影響因素,我覺得跟每個人的實際情況有關系,就好像我帶美國隊的時候,我想到的是女兒在美國讀書,需要我更多照顧,而回國的時候,我會想到女兒已經長大了,我要多陪陪父母,所以回國了。

  記者:如果說在將來,您結束了對恆大隊的執教,您有想過自己的下一站規劃是哪裡嗎?

  郎平:我覺得我應該退休了。做了球員,拿了很多冠軍,做了教練,執教過很多球隊,取得了一些成績,我覺得自己差不多了,應該休息了。如果說在將來,我結束了對恆大隊的執教,我想應該多點時間去陪陪家裡人。就好像你也說了,我已經蒼老了,那還不該休息啦。

  郎平

  中國著名女子排球運動員和教練員。上世紀80年代世界女子排球界“三大主攻手”之一,有“鐵榔頭”之稱。1995年開始執教中國女排,2002年以全票入選排球名人堂,成為亞洲排球運動員中迄今獲此殊榮的第一人。


     
(責任編輯:溫靜)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