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級裁判解讀羽球判罰爭議 誤判不能全怪裁判--體育--人民網
人民網

國際級裁判解讀羽球判罰爭議 誤判不能全怪裁判

楊  敏 李  斌

2011年12月16日08:40    來源:《廣州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特約嘉賓 中國唯一的國際級羽毛球裁判長 雷銘基

  新聞點眼:

  中國羽毛球隊在上周舉行的韓國羽毛球黃金大獎賽遭遇滑鐵盧,東道主韓國隊包攬5金。賽后,陳金、蔣燕皎等中國隊主力紛紛在微博上抨擊韓國的裁判執法不公,中國隊主教練李永波更狠批:韓國羽毛球裁判是全世界最賴的。李永波的言論引起了韓國隊單打組主教練、前國手陳剛的不滿,他一方面回應“在中國舉辦的比賽裁判幫得也挺厲害的”,另外,他更指出,作為教練員,李永波應該幫助運動員總結比賽中出現的問題並加以改進,而不是為他們的輸球尋找客觀因素。

  2011年世界羽聯超級系列賽總決賽正在柳州舉行,中韓兩隊教練員在這個時候大打口水仗,引起高度關注,林丹則呼吁世界羽聯早日使用“鷹眼”以減少紛爭。針對裁判員以及司線員的問題,本報請來了中國唯一的羽毛球國際級裁判長雷銘基加入今天的“論戰”。其實,中韓兩國在體育上的友好往來不少,遠的要說說中國乒壇美女焦志敏遠嫁韓國,近的就是李章洙帶領恆大隊奪得中超冠軍。世界羽聯還在為羽毛球能否長留奧運而大傷腦筋,兩位教練與其互揭瘡疤,還不如化干戈為玉帛,中韓聯手促進羽毛球的推廣與發展。

  韓國裁判全球最賴? 

  李斌:中國羽毛球隊的掌門人李永波一向快人快語,之前才說過如果球迷都給李宗偉加油,那中國公開賽就不在上海辦了,這次一句“韓國羽毛球裁判是全世界最賴的”更猛,還掀起了口水仗。事情到底如何起因呢?

  楊敏:這還得說回上周才在韓國落幕的黃金大獎賽,韓國隊包攬了5個項目的金牌。陳金、蔣燕皎等隊員在賽后紛紛通過微博發泄對韓國裁判的不滿,沒有到韓國參賽的傅海峰還轉發了陳金的微博。回國之后,李永波表示,他和參賽教練員、運動員溝通過,裁判絕對影響了中國隊的發揮:“其實圈內人都有數,韓國羽毛球裁判是全世界最賴的。他們很多時候都是運動員、教練員當裁判,上一場球還指揮比賽,下一場球就當裁判去了。劉鑫打成池鉉是該贏的球,結果司線的判罰可以說是不要臉,隊員們都很難接受。”

  李斌:原來如此。我關注了一下后續報道,陳金這麼生氣還有更深層次的原因,他目前必須攢取更多的奧運積分,確保自己的世界排名保持在前四,這樣才可以有機會與隊友林丹、諶龍躋身倫敦奧運賽場。李永波表示,陳金這次是無緣四強,未能攢到足夠的積分,等於白打了這次大獎賽。這個事情原本以為就這樣過去了,沒想到陳剛接連更新了七八條微博進行反駁,雖然他強調用詞中性與誠懇,但是火藥味甚濃。

  楊敏:是的,這些微博被迅速轉發,有人贊也有人彈。陳剛也一夜爆紅。

  李斌:陳剛是前國手,在上世紀90年代效力於中國隊,與董炯、孫俊、羅毅剛並稱為中國羽毛球隊男子單打“四大金剛”。他的主管教練正是著名教練李矛,李矛在1998年離開國家隊以后,陳剛也迅速被吉新鵬、夏?澤等新秀取代,未能參加悉尼奧運會。今年3月,李矛教練離開韓國隊加盟印尼隊,陳剛就任韓國隊男單教練。

  誤判不能全怪司線員

  楊敏:無論是李永波還是陳剛,他們都把矛頭直指裁判員,林丹在回應此次口水仗的時候,呼吁世界羽聯早日使用“鷹眼”。其實“鷹眼”在網球比賽中已經司空見慣,確實避免了不少不必要的爭拗,為何羽毛球賽場遲遲未見呢?

  雷銘基:鷹眼技術不是不好,但是要在羽毛球場上普及,目前還有難度。羽毛球比賽場次的“線”,包括前發球線、中線、后發球線、端線等等,比網球場地要多﹔其次,網球是圓的,但羽毛球卻由球托與羽毛組成,著地的第一觸點也有三個可能,一是球托著地,二是羽毛著地,三是球托與羽毛同時著地,這對鷹眼的要求更高﹔第三是費用問題,單純從頂級賽事的獎金多寡,就能看出網球與羽毛球的貧富懸殊了。

  李斌:如果鷹眼用不了,那為何不回放比賽錄像呢?

  雷銘基:要實現賽事回放,必須要求負責轉播的電視台在羽毛球比賽場地的邊線垂直延長線設置機位。並非每個大賽都能實現轉播電視台在指定的邊線設定機位的。即使可以實現回放,也並不是瞬間可以完成,至少需要等待10秒以上,對於羽毛球這項高速快節奏的運動來說,比賽沒辦法打下去了。

  楊敏:作為裁判員代表,又是國際級裁判長,對於裁判“賴皮”這個說法,您有何看法呢?

  雷銘基:我先說兩個案例。有一年的中國香港公開賽,林丹VS陶菲克,比賽才開始,陶菲克突然提出退賽,原因是他認為裁判不公。當時正是因為林丹的一個回球正好落在邊線上,主裁判判定“IN”,陶菲克轉身一看,卻發現是“OUT”。世界羽聯最后處分了陶菲克,這是因為通過比賽回放,可以清晰看到林丹的回球確實落到邊線上,是羽毛部分先著地,但是,當陶菲克轉身回看的時候,球已經彈到界外了。他忽略了自己轉身的瞬間,其實是看不到羽毛球的真實落點的。去年的廣州亞運會男團比賽,林丹VS朴成奐,朴成奐的回球出界達到20多厘米,馬來西亞籍的女主裁卻判定為“IN”,林丹丟分。我記得當時全場球迷十分氣憤,幸好林丹的情緒沒有受太大的影響。事后,該名女主裁被世界羽聯處分。

  李斌:爭議球有可能因為裁判的錯判,也可能是因為運動員不信任裁判?

  雷銘基:爭議球的出現確實包括各種因素,但是不能說每次都因為裁判和司線員誤判,有些是運動員以及教練員因視角差引起誤會。世界羽聯對裁判員與司線員的培訓與選材很嚴謹,如果發現司線員在一場比賽的誤判達到兩次,裁判長有權立即更換。幾年前在廣州舉行的中國公開賽,我擔任裁判長,就曾臨場換下一名司線員。一場頂級賽事出現一到兩分的誤判,可以容忍。

  楊敏:這次總決賽,首個比賽日一共進行了20場比賽,沒有一名運動員、教練員向裁判長投訴。除了裁判員之外,世界羽聯特別遣出6名國際司線員前來,看得出他們對比賽的重視。

  雷銘基:對於奧運會、世錦賽、湯尤杯蘇迪曼杯、亞運會這種級別的世界大賽,世界羽聯會派出更多國際司線員,基本上很少採用東道主司線員,這是為了保証比賽的公平公正。世界羽聯從1986年漢城亞運會開始外派國際司線員,因為當時的東道主司線員失誤率過高,尤其針對某些國家隊,幾乎可以判定為人為主動失誤,這引起了世界羽聯的高度重視,從此確定了國際大賽必須外派司線員以及裁判,主裁有權力更改司線員的判決。

  “結梁子”不如團結共榮

  楊敏:現在在羽毛球項目中繼續結梁子,我倒是覺得沒有必要。羽毛球一直都是亞洲的強勢項目,無論是中國還是韓國,或者印尼和馬來西亞,其實應該在羽毛球項目上進行更多的交流而不是吵架。

  李斌:的確如此,現在羽毛球項目處於衰落,這裡的衰落並不是說這個項目差到哪裡去了,而是說羽毛球在奧運會的地位岌岌可危,現在還不能確保長留奧運會比賽項目。所以大家更應該是團結起來,爭取在世界體壇尤其是奧運會上的地位。

  楊敏:說到團結,其實並不是沒有。中韓兩國的體育交流一直都很頻繁的,焦志敏遠嫁到韓國就是一個例子,還有中韓女排乒乓球和羽毛球都有多次的互訪活動。所以亞洲羽毛球團結起來共同發展,應該是沒有問題的。

  李斌:足球方面中韓的交流也很頻繁。像最近幾年就有不少韓國外援球員和教練登陸中超聯賽,遠的說張外龍,今年執教青島就獲得一致好評。近的說李章洙,在中國已經待了十多年,今年還帶領廣州恆大拿到中超冠軍。而且廣州恆大的韓國外援趙源熙,一直有全勤王的稱號,兢兢業業的精神很值得中國的運動員學習。雖然一直以來,中國隊一旦打韓國隊、日本隊,就被搞得像世仇一樣,但其實平時的交流並沒有因此減少。再說裁判的問題,足球比賽的裁判更令人頭痛,但大家都盡量去做好自己的事情,如果實力強大了,外在因素的影響也自然會被降到最低。

  楊敏:所以說,過於糾纏在一些場外的因素,並不能帶動中韓兩國的體育發展。中韓兩國的羽毛球應該進行更多友好的交流。這次的爭執,可以看成是交流競爭中的一個插曲,並不會帶來太大的破壞。但如果中韓雙方在這個爭執上一直糾纏下去,最后擴大化,到時候真的就容易在羽毛球奧運會命運上面吃虧。在羽毛球奧運會項目的問題面前,亞洲運動隊應該是團結的。

  導火索:微博

  @陳金:“韓國裁判這樣搞下去,大家就都不要來這地方比賽了!賴!!!界外幾厘米也好意思判界內!這種比賽也賴,讓我聯想到當年的亞運會在韓國比賽,陶菲克對李鉉一的比賽,也是因為裁判原因,陶菲克罷賽!韓國這樣拿冠軍,失去的是體育道德!”

  @陳剛:“昨天看到陳金抱怨韓國站黃金賽裁判問題導致他輸球,我倒沒怎麼感到意外。因為韓國球員也經常向我抱怨他們在中國舉辦的比賽中遇到的不公平判罰。因為有主場優勢存在,在中國舉辦的比賽裁判幫(中國隊)也挺厲害的!看到李永波總教練的言論,我也想說我的看法。作為一名職業羽毛球教練,我們的責任是訓練和幫助球員取得好成績!希望中國球員和韓國球員共同努力為廣大喜愛羽毛球的愛好者奉獻更多高水平的比賽!加油!!!”



     
(責任編輯:袁勃)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