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俊暉父親險讓小暉練體操 稱若練乒乓不比馬琳差--體育--人民網
人民網

丁俊暉父親險讓小暉練體操 稱若練乒乓不比馬琳差

2011年12月31日07:51    來源:《廣州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父子合作完成的名為“一杆到底”的紫砂壺,壺上有丁俊暉的簽名。
丁文鈞使用的紫砂器物材質純正,經過名家點化即為佳品。


  儲水缸、茶葉罐、茶壺、煙灰缸、雜物盒……擺在丁文鈞面前的諸多器物均是紫砂作品,他的工作室裡的紫砂藏品更是琳琅滿目、美不勝收。如果說兒子丁俊暉是他的第一件“精品”,那麼紫砂壺則是老丁正在制作的第2件“精品”,有小丁簽名相助,以台球為主題的“一杆到底”、“追求壺”、“圓滿壺”和“海納百川”4款紫砂壺已經出爐。老丁說,台球早已不是父子倆的對話主題,紫砂壺成為“父子兵”之間新的紐帶。在老丁看來,每一件紫砂作品都被賦予了生命,如同當初帶著兒子南下廣東打拼8年一樣,他看准的事情就要做到底、做到完美,而他的台球主題4件套紫砂壺,似乎也為丁俊暉的職業生涯指明了方向——在4次完成“一杆到底”147滿分杆后,繼續“追求”,世錦賽奪冠才算“圓滿”,而后方可謂“海納百川”。這就是老丁和小丁的紫砂人生。

  這是中國人的紳士文化

  1957年,丁文鈞出生在蘇州,13歲被下放到宜興,19歲來到丁山,也就是他現在居住生活的地方。“1976年∼1985年,(我)整整十年都在做陶瓷,那時候很苦,你們現在都無法想象。”老丁深吸了一口煙,然后擺弄著面前的紫砂茶具,開水、泡茶、沏茶,動作熟稔得很。每每回憶起這些陳年舊事,老丁總是感慨萬分,“后來,我調到供銷社呆了幾年,然后開始做個體。”

  1998年,丁文鈞帶兒子丁俊暉南下廣東,這次雲游學藝持續了8年之久,背井離鄉、寄人籬下,唯一支撐父子倆的就是成為台球世界冠軍的信念。“我現在又回到了宜興,我是屬雞的,雞扒嘛,扒一點吃一點,勞碌命。”老丁說完哈哈大笑起來。

  丁文鈞說,以前做事是為了生計,現在做紫砂純粹是樂趣。聊得興起,老丁還向記者提起一段風水先生為他看手相的往事。

  “我看了三個地方(的風水先生),(風水先生)說的完全一樣。”風水先生都說丁文鈞特別講義氣、重感情,“特別能賺錢,但存不了錢。我想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趙本山的小品說得好,人生最大的悲哀是錢到死了沒花完,最最悲哀的是到死了都沒賺到錢,我都沒遇上。”

  丁文鈞說,自己是一個要強的人,這一點丁俊暉和他特別像,他當年不管做陶瓷還是做生意都相當成功,令人艷羨。如今,老丁重新開始做紫砂壺,一上來就和清華大學紫砂藝術系展開合作,不斷提升個人藝術修養的同時,還向大家看齊,出精品。“台球是英國人的紳士文化,紫砂就是中國人的紳士文化。”老丁說,這是他對人生的梳理和思考。

  紫砂是有生命的

  近年來,紫砂壺泰斗顧景舟的作品動輒拍出千萬元的天價,紫砂成為熱門收藏品。“紫砂也有生命,就像人一樣,有品質好壞之分。”丁文鈞解釋道,一件紫砂器物天天都有變化,“從礦物質到泥料再到作品,每一個紫砂壺都是藝術品,上面的一筆一畫都有思想和靈感。”

  老丁覺得將紫砂壺和現代感十足的家具放在一起會格格不入,於是為自己的紫砂器物配置了一套名貴紅木家具。老丁說,紫砂藝術的表現形式非常全面,集書法、繪畫、雕刻、雕塑於一體,畫工、刀工都有講究,而宜興特有的紫砂工藝,就像宣紙之於中國書法一樣。

  丁文鈞自己飲茶並不用全套紫砂茶具,而是用青瓷茶杯。青瓷有天然開片,釉有裂紋,美觀大氣,這是老丁看重的,用紫砂壺泡出的宜興紅茶倒入青瓷杯,可達到色香味俱全的效果。

  “你給它多少關愛,它給你多少美麗。”這是老丁對紫砂壺的理解,他力圖用紫砂的藝術形式來闡述人生,當然,台球是父子倆人生中最濃墨重彩的一筆。如今,老丁的愛好就是幾件事:打打台球、揮毫潑墨、聚友品茗。十多年前,他為了培養丁俊暉,放棄了自己的事業,更像是一場豪賭,最終這對父子成功了。

  衡量成功的標准是什麼?老丁說,做一個對社會有用的人,才是真正的成功。“當年我去廣東的時候,有人出100萬元,讓我把小暉交給他(打球),我說:如果要錢我就去澳門賭場了。我對錢看得很淡。”丁文鈞說。

  曾想讓小丁練體操

  “在小暉出生之前,我是想讓他練體操。”丁文鈞向記者透露,但他最終還是尊重孩子自己的選擇,這源於一次父子對話。

  “是不是喜歡台球?”

  年幼的丁俊暉?腆地笑。

  “作為父親,我有義務培養你,你可以將台球作為自己的職業。”

  “什麼叫職業?”

  “就像醫生一樣,不管什麼時候都要救死扶傷,看病是他們的職責﹔你打台球也是一樣,可以賺錢養家,你願不願意?”

  “嗯。”

  “三十六行行行出狀元,要打台球,我們就要成為最好的。”

  那次談話后,丁家父子不管刮風下雨,甚至下雪,都按時到當地的俱樂部練球。讀小學的丁俊暉成績很好,還是宜興城北小學的十佳少年。喜歡上台球之后,他天天從早到晚不停地打,連吃晚飯都要父母催促很多次,痴迷台球的小丁也慢慢顯示出過人的天賦。

  丁文鈞至今對自己作出那個決定仍然感慨不已,畢竟在上世紀90年代,還沒有什麼人靠台球賺錢。

  事實上,在丁俊暉出生前,老丁曾規劃著讓兒子練體操。“我小時候很苦,餓得很,發育晚,個子也小。”老丁說,“但凡我看到的雙杠運動員做的動作,基本上都會做,我也想讓他練體操。”

  老丁回憶道,早早邁上職業台球之路,就意味著要放棄很多東西,“任何體育運動到了頂級水平,其實比的都是腦袋,小暉如果打乒乓球,不一定比馬琳差。”有一次,乒乓球隊的朋友教丁俊暉三招兩式,結果他很快就學會了擊球發力,打得有模有樣。

  “現在很多孩子打不好球,家長就踢兩腳打一巴掌。”丁文鈞說,“在打孩子之前,你要先給自己兩個耳光,你從小灌輸他、影響他,孩子打不好首先是家長的錯。”說起這些,老丁情緒有些激動,畢竟他和兒子一路走來太不容易。老丁說自己吃過苦,因此做事總是很認真、執著,認准的事情就要干到底。

  父子聯手打造“台球紫砂”

  丁文鈞的家裝飾簡單大方,紅木八仙桌、博古架、茶幾頗具古風,文化氣息濃郁。有客來訪,老丁坐台沏茶,得心應手。

  細看之下,記者發現這套別墅居然就是日前網上曝光的“丁俊暉的400平方米別墅婚房”。老丁對這則消息並不知曉,待記者道明原委,他淡然一笑道:“那都是媒體炒作,我2006年就搬進來住了,隻有這一套,哪裡還有另外一套別墅,有一套自己住就行了。”也就是說,網上新近曝光的待裝修別墅照片實為2005年所拍,此番亮相是在“炒剩飯”。

  而丁氏父子聯手的第一件作品不是別墅大宅,是紫砂壺。“做紫砂壺是一個復雜、漫長的過程,從設計到出圖紙再到樣品,直到最后批量生產,要半年以上。”丁文鈞說。

  其實早在3年前,丁文鈞已經開始和江建翔大師策劃設計制作一套台球主題的紫砂壺,經過一番努力,這一套四款有丁俊暉簽名刻字的台球主題紫砂壺終於出爐。

  “小暉現在還年輕,也沒時間玩紫砂,慢慢來吧。”丁文鈞笑瞇瞇地說,他現在有自己的圈子,每天忙得不亦樂乎,深夜還有朋友探訪品茗、聊天,“紫砂壺我就是拿來玩的,不是真的賣壺。”

  據透露,丁俊暉已經在英國置業,逐漸融入英國主流文化。至於丁氏父子的下一件紫砂作品,老丁說:“他還沒感覺,也沒有時間,有的時候會坐下來喝一杯,慢慢喜歡上紫砂就明白其中的豐富內涵了。”本專題策劃 記者張順亭 撰文/攝影 記者孫嘉暉


(責任編輯:袁勃)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