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牌杠杆”難撬冰雪運動(聚焦十二冬會)--體育--人民網
人民網

冬運會金牌越設越多 各項目普及遙遙無期

“金牌杠杆”難撬冰雪運動(聚焦十二冬會)

薛原

2012年01月10日08:10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雖然參加本屆冬運會的男子冰球隊有8支,但“冰球難出黑龍江”的局面,實際上並無改變。

  除了香港隊和澳門隊是當地的純業余隊,剩下的6支球隊中,烏魯木齊隊和呼倫貝爾隊是臨時改換門庭的哈爾濱隊和齊齊哈爾二線隊。10多年前,專業冰球隊萎縮到隻剩黑龍江一省尚存,“救救冰球”的呼聲越喊越無力,現在聽來已見慣不怪。冰球金牌“一塊算三塊”的政策導向在冬運會上並未得到多少回應,於是有人建議,最好冰球金牌也算進全運會,才能調動地方辦隊的積極性。如果項目要發展就得指望全運會,還有更多金牌沒進全運會的冬季項目又該如何?全運會“一抓就靈”不是與時俱進的想法。

  不光是冰球,冰壺同樣沒出黑龍江。參加冬運會的冰壺隊有9支,除了兩支業余隊外,其余的也大多出自哈爾濱市、黑龍江省和黑龍江體校3隊門下。這項被視作中國冬奧潛優勢項目的推廣普及,如果僅由體育部門主導,現在看來難言樂觀。

  項目發展

  靠多設金牌就行嗎?

  本屆冬運會的競賽設項和金牌數都達到歷屆之最。從體育部門來說,比賽項目設置是推廣的最直接杠杆,但冬運會的參賽單位雖然有43家,新面孔大多由黑龍江、吉林交流而去的運動員組成。黑龍江、吉林和解放軍這三強支撐的冬運格局已多年未變,不但缺乏挑戰者,其實更缺乏參與者。

  前來觀摩冬運會的冰雪運動老專家朱承翼說,冰雪項目要發展,要普及,不是靠冬運會上多設幾塊金牌就能解決的。

  冬運會花樣滑冰有10塊金牌,速度滑冰更有22塊,計算方式之復雜夠寫篇論文了。金牌越設越多,越設越讓普通觀眾看不明白,如果這樣就能調動各地參與的積極性,未免有“頭疼醫頭腳疼醫腳”之嫌,更會讓人覺得,除了金牌變戲法般加碼,體育部門也缺乏更多思路與手段,還是在封閉的圈子裡打轉。

  即使將眼光投向歷史,也會看到另一番景象。本屆冬運會速滑館舉行的展覽中有這樣的老照片:1960年全國冰上運動會的參與者包括黑龍江、吉林、北京、河北、遼寧、寧夏、新疆、山西、陝西等11家省級單位。那個時候,沒有“交流運動員”的說法,也沒有一塊金牌算幾塊的導向,卻有今天難比的熱鬧勁頭。

  說起來,正是由於“金牌杠杆”的單一性和強化性,才導致一些省市砍掉了投入高、“回報低”(全運金牌)的冬季項目。要說冰雪資源,全國不會少到隻有黑、吉兩省才有,這麼看,“金牌杠杆”的局限性和副作用同樣明顯。

  人才培養

  該怎樣衡量“成材率”?

  中國冰雪運動的產業和大眾板塊,正是冬運會“金牌杠杆”難以承受之重。在冬運會的賽場之外,這兩方面恰恰已有方興未艾之勢。北京上海等大城市中,大型商場配套室內冰場已成潮流,愛上滑冰的孩子越來越多。每到冬天,北京周邊的滑雪場人滿為患,像湖北神農架、雲南香格裡拉等一些低緯度、高海拔地區,同樣有在冬天開展滑雪運動的想法。只是,這樣的想法並不由“金牌杠杆”來撬動。在產業化的浪潮中,體育部門自身如何定位並能積極參與、引導,是必須面對的課題。

  冬季運動管理中心花樣滑冰部主任楊東說:“日本韓國喜歡滑冰的孩子很多,但幾萬個裡面才能出一個金妍兒、淺田真央,普及面寬但成材率不高。我們的體校相對成材率高得多,但淘汰率同樣令家長和孩子望而卻步。現在大城市的冰場多了,因為興趣而滑冰的孩子多了。我們的發展模式正處在一個過渡期。”

  其實,僅以參加冬運會、冬奧會這樣的標准來衡量“成材率”,還是沒有跳出“金牌杠杆”的思路。金牌有鼓舞大眾的魅力,卻不是體育的全部價值,一個在青少年時期培養起體育愛好的人,一定會受益終身。中國冰雪運動的發展,眼光和手段應當比冬運會—亞冬會—冬奧會的思路鏈條更加開闊多元,而冬運會的改革調整,也該順應社會發展的潮流,去尋找比“金牌杠杆”更多的支點。

  (本報長春1月9日電)

聯系本文記者

薛原
[留言][博客][微博]
(責任編輯:溫靜)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