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麗:冬訓曾想放棄奧運夢 兒子不打手槍愛步槍--體育--人民網
人民網

杜麗:冬訓曾想放棄奧運夢 兒子不打手槍愛步槍

杜麗

2012年02月09日08:03    來源:新京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推薦
  • 字號

  ■ 對話人物
  杜麗
  性別:女
  出生:1982年3月5日
  身高:170cm
  體重:55kg
  榮譽:奧運冠軍,中國女子射擊隊運動員,2004年奧運會獲得10米氣步槍冠軍(首金)﹔2008年奧運會獲得50米步槍3×20冠軍。
  婚姻:2009年11月29日,奧運射擊冠軍龐偉與同樣是奧運會射擊冠軍的杜麗在保定舉行婚禮,成為新中國體育史上的第一對奧運冠軍夫婦。
  項目:杜麗入圍了3月5日至15日進行的50米步槍三姿第二輪選拔,積分前兩名的選手將獲倫敦奧運會資格。
  ■ 對話動機
  2010年8月,杜麗和奧運冠軍老公龐偉誕生愛情結晶。在1月18日結束的多哈亞錦賽中,復出一年的杜麗拿到步槍三姿金牌,這是她復出后拿到的第一枚國際大賽金牌。值得一提的是,比賽中,杜麗首次使用價值4.8萬元的特制“金槍”。記者昨日探營位於香山腳下的射擊隊,與“金槍”杜麗近距離對話。
  【恢復】
  訓練量一點不比隊友少
  新京報:最近恢復得如何?
  杜麗:我也不知道。好的時候覺得自己還能更好,差的時候也沒覺得差到哪去。以前總覺得可能恢復不到之前的狀態,但有時會覺得比那時候的狀態更好。
  新京報:現在你每天的訓練固定嗎,是狀態好就多練,狀態不好就少練?
  杜麗:跟所有運動員是一樣的訓練計劃,別人練多少我就練多少。
  新京報:升級為媽媽后,有沒有什麼特權?
  杜麗:生活上有時候我可以不住公寓,和孩子一起住。但訓練上我和其他隊員一樣,一點兒都不會少,今天可能相對運動量小是因為昨天我的脖子又不行了動不了了,所以今天就必須減量。
  新京報:這是一種職業病嗎?
  杜麗:就是一個動作(擺出打槍時脖子扭向一邊,身子轉向一邊的動作),長時間勞損再加上著涼激起來的。這是射擊運動員中普遍存在的,可能位置不一樣,因為每個人的動作不一樣。再就是程度不一樣,畢竟我比他們年齡要大一些。
  新京報:這個會影響正常比賽嗎?
  杜麗:其實亞錦賽對我來說有一定的影響,決賽不是特別好,不完全因為自己的技術出問題了。也跟這個有關,尤其在越緊張的狀態中就越控制不了。
  新京報:你的項目中涉及臥射、跪射、立射三種姿勢,哪個最易誘發傷病?
  杜麗:最難受的可能還是立射。我今天打起來就明顯感覺立射會越打越緊,因為立射全靠肌肉的控制,打起來一痙攣的話就很容易跑掉。跪射和臥射好歹有個東西支撐。
  【傷病】
  省裡派專家治“半身不遂”
  新京報:其他傷病呢?
  杜麗:我快半身不遂了。整個左邊從頭到腳基本上就是肌膜炎啊勞損啊之類的。平時要保護一下,但還是不行。還有從上屆奧運會之前扭到的腳,到現在一直沒好。
  新京報:傷病問題有醫療專家幫你控制嗎?
  杜麗:我們省裡專門派了一個隊醫過來給治療一下,在廣州的時候就發了一次,脖子突然間動不了了,一個禮拜不能動,我訓練也練不了,比賽的時候,亞錦賽最后那天真的是運氣比較好,那天早上脖子就比較疼,到打完的時候脖子就是直的了。可能就是著涼還是怎麼的經常就動不了。
  新京報:傷病是不是你現在最大的敵人?
  杜麗:對,其他項目勞損可能對他們不是特別重要,但是射擊項目如果勞損,肌肉是緊張的,因為我現在肌肉都跟石頭一樣,一摸上去很硬很硬。然后訓練的時間,如果是在比賽當中,硬了之后肌肉就容易痙攣。一痙攣打的時候就很容易控制不到槍支,就好像不是自己打出去的。
  新京報:雖然訓練不能被照顧,但是生活上有“媽媽特權”吧?
  杜麗:對,有時候住公寓可以回去看一下孩子(注:杜麗的孩子和媽媽在訓練基地對面的小區裡租了房子)。
  新京報:訓練和孩子如何兼顧?
  杜麗:開始訓練了之后,白天還是孩子這邊少照顧一點,然后晚上的時間全部給他。但是因為現在傷病比較嚴重,晚上治療的時間就得兩個來小時,然后跟他在一起的時間就會很少很少。
  【堅持】 冬訓曾想放棄奧運夢
  新京報:這次生完孩子后回來,有沒有后悔,不想回來?
  杜麗:冬訓前那時候會有這種感覺,說要不然放棄吧,真是特別痛苦那段時間,那段時間狀態特別不穩定,力量、身體、肌肉什麼都沒有上來,訓練也特別痛苦。就很疼,渾身都很疼,身體負荷不了的那種感覺,就感覺想放棄,但是熬過那段時間就好了。
  新京報:怎麼熬過那段時間?
  杜麗:覺得那段時間屬於一個量的堆積吧,訓練量上來了,一下子讓自己承受不了,慢慢地適應了,過了這一段時間就好了。
  新京報:那你生完孩子這麼短時間瘦成這樣,強迫自己減肥了嗎?
  杜麗:恢復訓練后可能就快一些,你們生完孩子也可以來隊裡練練,絕對有助於減肥。而且我本身生完就不胖,生的時候130斤,生完120斤。現在110多斤,可能是因為肉比較軟。
  新京報:現在打槍會因為生了小孩和以前有什麼變化嗎?
  杜麗:真的會啊。打起來會比較穩一些了,不像之前有時候會急躁,現在心理上調節就會更快一些。
  新京報:你覺得拿奧運冠軍比較難還是生孩子比較難?
  杜麗:我覺得最難的是生完孩子再回來訓練,還不如從頭開始呢。現在心理上和身體上那種超負荷的感覺已經過去了。現在比2008年之前有的地方會更好,但是有的地方會有些不足。可能就是身體上的變化和年齡上的變化,也就沒法一塊兒去比較。
  【傳承】 小兒不打手槍愛步槍
  新京報:據說你家兒子很會拋媚眼。
  杜麗:噢,對,就是會挑逗一下。在運動隊裡的小孩可能這方面都挺外向的,每個人過來都會教他兩招。
  新京報:你不怕大家伙把他教壞了嗎?
  杜麗:還好吧,至今為止沒有太過分的舉動。
  新京報:他在射擊上展現出天賦了嗎?
  杜麗:雖然他還很小,但每次來靶場,肯定會扣幾槍。扣兩槍才會走。把他硬抱走不讓他打幾槍的話,他就不願意。而且他現在已經會說“槍”,要去打槍。完全不怕槍聲。
  新京報:隻能打手槍吧?
  杜麗:他喜歡步槍。別人幫忙托著,他去扣扳機。
  新京報:看來他繼承你的基因比較多,不願意從事他爸的職業(杜麗是步槍運動員,龐偉是手槍運動員)。
  杜麗:他覺得手槍聲音比較小,他喜歡刺激。
  新京報:那孩子比較愛爸爸還是愛媽媽?
  杜麗:兒子做夢晚上都是叫爸爸,他對孩子不是平時看著大大咧咧的那種感覺,而是會溺愛。
  新京報:溺愛不好,孩子慣壞了都賴他。
  杜麗:可能男孩大了以后就比較喜歡找爸爸,因為他們有共同語言。而且他(龐偉)有了孩子之后,對孩子的上心程度絕對比我多。
  本版採寫/本報記者  田穎 實習生 胡瑩

 

(責任編輯:袁勃、楊磊)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