鮑春來:遺憾未完成倫敦奧運 做主持學跟鏡頭說話--體育--人民網
人民網

鮑春來:遺憾未完成倫敦奧運 做主持學跟鏡頭說話

孫海光

2012年02月28日08:25    來源:《新京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鮑春來


  ■ 對話人物

  鮑春來,中國羽毛球隊前主力隊員,長期出任男子第二單打。曾為中國隊多次獲得蘇迪曼杯、湯姆斯杯冠軍團隊成員,但其個人從未獲得世錦賽冠軍——2006年世錦賽獲得亞軍,2003年、2007年世錦賽兩次獲得季軍。

  2010年8月進入湖南省湘潭大學公共管理學院就讀,2011年9月21日宣布因傷退出國際羽壇,之后轉向娛樂圈發展。

  ■ 對話動機

  很多運動員准備為倫敦奧運最后一戰,鮑春來卻提前選擇退役。

  十多天前,他在29歲生日當天(2月17日)宣布了退役后的兩個新去向:青海衛視《我是冒險王》節目主持人、九洲文化傳播中心文體部經理,兩個聽上去跟羽毛球不太搭界的工作,小鮑說這兩份工作與他性格相符,他開始學習唱歌,學著與鏡頭交流。2月22日下午鮑春來接受本報專訪,講述自己退役后的新生活。小鮑說會懷念在隊裡的日子,偶爾做夢時也會回到隊裡。

  【留戀】 肌肉不像以前那樣強壯

  新京報:感覺比退役前瘦了很多。

  鮑春來:會有一些,畢竟沒有那麼高強度的訓練,肌肉不像以前那樣強壯了。

  新京報:很多運動員剛退役時生活上會不適應,你覺得最大的不適在哪裡?

  鮑春來:最大的不習慣就是時間上,之前生活上特別規律。現在有很多事情,有時會睡得比較晚,想要規律起來很難,但我會盡量去保持。

  新京報:還記得從天壇公寓搬出來時的情形嗎?

  鮑春來:會有些懷念,以前都是在公寓跟隊友住一起,現在則是跟家人。其實現在還跟他們保持著聯系,但畢竟環境不一樣了,不過那些場景會很熟悉,做夢有時也會做到。

  新京報:如何化解不舍之情?

  鮑春來:每個人都要面對自己的未來嘛。包括現在還在打的隊友,十年后也會退役。現在就是盡量去調整自己,希望未來的日子有新的生活。

  新京報:還在關注羽毛球隊和隊友嗎?

  鮑春來:會的,他們剛打完湯尤杯預選賽,雖然林丹、蔡?幾個主力沒去,但諶龍、杜鵬宇他們打得真不錯。今年是奧運會,他們所有的付出都是為了倫敦奧運會,特別的不容易,這點我特別清楚。

  【遺憾】 因為傷病放棄進軍倫敦

  新京報:職業運動員都會記得自己幾場經典比賽。你印象最深的比賽是哪一場?

  鮑春來:2004年和2008年。2004年是我第一次拿世界冠軍(湯姆斯杯冠軍),那是我們在闊別12年后再度拿到男團。2008年是因為汶川地震,地震的那天,我們在印度尼西亞打湯杯決賽,比賽前我們默哀了,希望通過自己的努力,激勵災區同胞,那場比賽打得也很熱血。

  新京報:漫長的職業生涯,有收獲也有遺憾,你最大的遺憾是什麼?

  鮑春來:其實從我本人來講,沒太大遺憾,應該是給自己畫上了一個句號。真的說遺憾的話,那是因為我的傷病,沒能讓我完成2012年倫敦奧運會。

  新京報:在中國,運動員大多以奧運會為終極目標。對你來說,奧運會意味著什麼?

  鮑春來:非常重要,我相信對每個隊員來說都是至高無上的榮譽。雖然我體驗了兩屆,但每屆都不一樣。4年才一屆,大家都會拼命去爭取。

  新京報:你說過還會代表湖南隊打全運會,現在怎樣保持狀態?

  鮑春來:我在湖南省這麼多年,那邊的領導和教練對我特別好,這也是我應盡的一個義務吧。

  【新奇】 學著跟鏡頭交流、說話

  新京報:退役后用了半年時間轉行到娛樂圈,適應這樣的轉變嗎?

  鮑春來:畢竟是打了那麼多年球,又重新開始一個新職業,對我來說也很新奇。不過我自己個性很好奇,喜歡嘗試一些新事物。加之現在有時間了,所以還好,還算適應。

  新京報:生日當天,你向外界宣布自己的新去向。關於新工作,你是怎麼考慮的?

  鮑春來:這兩個機會真的都是機緣巧合。主持節目對我來說是很好的機會,這是一檔真人秀節目,需要不斷去挑戰和冒險,去外拍不同的風土人情。跟做運動員有相似點,畢竟是經歷、體驗和挑戰,也會讓我開闊視野。

  新京報:主持節目對一個人的綜合要求很高,能告訴我們,你現在如何學習的嗎?

  鮑春來:現在還在學習過程中,向一些專業的人請教。其實給自己的時間不多,但要盡快去適應這種鏡頭感、主持人說話的方式等,對我也是個挑戰。

  新京報:藝術總伴隨缺憾,每次錄完節目再看鏡頭中的自己,你覺得哪些環節可以再提升?

  鮑春來:主要還是鏡頭感。之前打球在場上是不用在意鏡頭的,鏡頭會去抓你。但現在你要主動去看鏡頭,去感覺鏡頭,跟它交流、說話。這需要不斷地學習。

  【心願】 為兩岸文體交流做事情

  新京報:宣布新職業的時候,你說很關心兩岸的文化體育交流,現在的這個崗位也便於去做一些事情,對這一職位有些什麼設想呢?

  鮑春來:我個人是有“台灣情結”的,小時候看課本裡的日月潭,是那種能想象出來的美麗,心想以后一定要過去看看。現在剛好九洲這邊有這個條件,我也想為兩岸的文體交流做些貢獻,畢竟自己是練體育的,也有這個優勢,我覺得很有意義。

  新京報:主持、做兩岸問題交流、不斷地通告,還要抽空訓練保持身體狀態,你是如何來安排自己時間的?

  鮑春來:有工作的話,就會把時間安排好。隻要有時間休息,我就很好地休息,保持很好的身體狀態。然后是學習,包括英文、主持的細節等。

  新京報:還記得最長一次的通告是多長時間嗎?是否習慣了這種生活?

  鮑春來:其實活動還好,最重要的是不斷去經歷。生日那天新聞發布會,也就是兩個多小時。我覺得自己還是要更快地去適應這個圈子。

  新京報:你覺得適應它得需要多長時間?

  鮑春來:這個還需要自己努力。運動員本身就有一股不服輸的精神,既然要做,就一定要做好。希望有一天,大家看到我時,會說“咦,鮑春來還不錯,還有進步”。

  ■ 人物檔案

  鮑春來

  生日:1983年2月17日

  籍貫:湖南長沙

  身高:1米90

  體重:78公斤

  身份:中國羽毛球隊前隊員,現已進軍娛樂圈

  榮譽:中國隊湯姆斯杯四連冠主力成員、世錦賽個人亞軍

  專題採寫 本報記者 孫海光

  專題攝影 本報記者 周崗鋒

(責任編輯:袁勃)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