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排希望之星或在倫敦放光 曾春蕾:我是居家型--體育--人民網
人民網

女排希望之星或在倫敦放光 曾春蕾:我是居家型

2012年03月19日08:18    來源:《新京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分享
  • 推薦
  • 字號
  七八年前,她已是中國女排的希望之星。在2004年一場普普通通的聯賽比賽中,她被國家隊領隊李全強一眼看中,並提出重點培養。

  2005年,作為蔡斌的得意門生,她在世青賽中表現不俗,一傳排名僅次於中國隊的自由人陳展。

  她先后三進國家隊,前兩次卻是來去匆匆。日前,在中國女排公布的集訓名單中,她的名字赫然在列。如今這顆希望之星正逐漸走向成熟,或許在倫敦奧運會上即可燦爛放光。

  她就是曾春蕾。作為一名左手接應,曾春蕾在扣球上有獨到的優勢,攔網、一傳也很出色,稱得上排球場上的稀缺人才。

  小檔案

  曾春蕾

  生日:1989年11月3日

  出生地:北京

  身高:1米86

  體重:68公斤

  項目:排球

  專業特點:左手打球,快攻、攔網出色

  【入行】

  小時太胖,2個月減肥20斤

  曾春蕾入行排球的過程很普通小時候身高突出,業余體校去學校挑人,相中了身材條件頗好的她。當時曾春蕾隻有9歲,身高卻已超過1米6。

  像很多運動員一樣,曾春蕾也曾受傷病困擾。2006年曾春蕾正值上升期,在訓練中意外受傷,膝關節勞損,剝脫性軟骨炎。她因此消失了將近一年,無論地方隊還是國字號都見不到她的蹤影。曾春蕾坦言,這得益於領隊王衛軍和當時的教練林榆廷:“那時北京隊人員緊張,成績不太好,球隊情況挺困難的,但是為了我能徹底恢復,就不讓我參加比賽。而是一直讓我在隊裡進行康復。”在這一年中,曾春蕾的競技狀態並未下降,用林榆廷的話說,這孩子太有天賦,坐旁邊看比賽都能看得很明白。

  從業余體校升至什剎海體校后,曾春蕾還有一段減肥經歷。“在小學裡,我個子算高的。但是進入業余體校后,我就變成矮的了,而且又矮又胖。雖然我現在也不瘦吧,但現在這都是肌肉啊,那會兒真胖。”曾春蕾回憶,自己最苦的日子就是11歲那年,看著一起在業余體校訓練的小朋友,都一個個去了什剎海體校,自己特別著急,“當時就滿嘴起大泡,發燒,看我急成這樣兒,教練就把我推薦到什剎海體校,當時人家說,條件不行,先減肥再說,不行就隻能送回去了。”

  那個夏天,曾春蕾每天穿著減肥褲去田徑場玩兒命跑,2個月體重下降將近20斤。“體校教練一看這孩子這麼聽話,又能吃苦,當時就讓我留下了。”曾春蕾說。

  【打拼】

  三進兩出,學會平常心面對

  “曾春蕾,國家隊!”“曾春蕾,國家隊!”2011/2012賽季全國女排聯賽第一階段最后一輪,喊聲響徹光彩體育館。排管中心領導,國家隊主帥俞覺敏都在現場觀戰。曾春蕾沒掉鏈子,獨攬16分,幫助帶領北京女排進入八強,也為自己進入國家隊鋪平了道路。

  曾春蕾15歲時因為在對陣上海女排的聯賽中表現突出,被當時的國家隊領隊李全強發掘,提出重點培養。蔡斌在國青隊做主教練時,曾春蕾一直是她的得意弟子。

  作為一名左手接應,她在扣球上有獨到的優勢,更難得的是她接一傳的能力很強2005年世青賽,曾春蕾的一傳排名僅次於自由人陳展。那時,她已有了中國女排希望之星的美譽。

  2009年4月,曾春蕾第一次進入國家隊集訓,不過很快被淘汰出局。“當知道自己要離開時挺難受的。在國家隊想法挺多的,因為第一次嘛,患得患失放不開手腳。”曾春蕾說。此后,她還有過一次短暫的國家集訓隊經歷,但很快被調整出隊。

  最近公布的中國女排大名單上,曾春蕾第三次入圍國家集訓隊。這位北京大妞在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坦言,進入國家隊訓練后,不考慮能否留下,但求能發揮出自己的水平。“想打奧運會的欲望當然強烈了,但是畢竟我這已經是幾進幾出了,心態上不會有那麼大起伏了。這次雖然能去參加集訓,但我知道表現不好還可能離開。我就抱著一顆平常心比較好,如果能最終去倫敦,我一定全力以赴。”曾春蕾說。

  真情告白

  “曾哥是居家型妹妹”

  新京報:第一次見你覺得你特難相處。

  曾春蕾:我跟陌生人不愛說話,但跟聊得來的朋友就跟話癆似的。

  新京報:你說話好像特別直,從來不繞彎子。

  曾春蕾:屬於比較典型的北方姑娘性格吧,大大咧咧的,不記仇,不喜歡那種說話七拐八拐的,還得猜,多累啊。

  新京報:你認同曾哥純爺們兒這個看法嗎?

  曾春蕾:誰純爺們兒啊,我絕對是個居家型的,只是不得已把事業當家庭干了而已。

  新京報:那你准備找個大男人當老公?

  曾春蕾:這個嘛,現在先以事業為主,不說這個呢。

  新京報:有過想放棄這個事業的時候嗎?

  曾春蕾:我剛做完手術那會兒,不知道能恢復成什麼樣,就覺得自己肯定不能恢復成以前那樣兒了。但是家人一直勸我說,那這麼多年的努力不就白費了?后來我回到隊裡,球隊給了我很長的恢復時間,看比賽的時候,我從另外一個角度學會了很多東西,再回到球場上,狀態比以前還好了。

(責任編輯:溫靜)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