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晉芳:李娜倫敦前景難料 奧運結果決定改革步伐--體育--人民網
人民網

孫晉芳:李娜倫敦前景難料 奧運結果決定改革步伐

孫海光

2012年05月07日09:52    來源:《新京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推薦
  • 字號
  北京奧運會后,網管中心史無前例地放隊員“單飛”,這是中國體育職業化一次全新嘗試。用網管中心主任孫晉芳的話來說,4年一個周期過去了,隊員們的價值和利益最大化已得到滿足,現在是時候考慮為國出戰了。在接受本報記者專訪時,孫晉芳稱女網在倫敦奧運會上的表現,將直接影響到中國網球職業化的步伐還能邁多大,甚至影響到中國網球的未來。

  紅土賽季將是奧運積分周期的最后階段,目前,中國金花李娜、鄭潔和彭帥基本確定參賽席位,隻有張帥還需努力。男隊境況不佳,拿外卡的希望都很渺茫。

  備戰 職業化體系 短時間集訓

  新京報:相比之前的奧運周期分階段備戰,今年中國網球隊直到溫網后才能集結。在外界看來,這一切都是職業化帶來的變化,你怎麼看待?

  孫晉芳:其實訓練體系還是一樣的。這個奧運周期,我們一直在按照職業化的體系在走,這三個人(李娜、鄭潔和彭帥)包括之前的晏紫,大家都是自主選賽、自主參賽、自負盈虧。

  新京報:女網這邊基本沒有“集訓”這一說了,中心如何與隊員進行有效聯系?

  孫晉芳:中心跟她們聯系還是很密切的,包括隊員、隊員的團隊和家人,溝通都比較好。李娜她們前段時間(兩站北美硬地賽后)回國休整,中心召集她們開了個會。主要是給她們傳達總局關於反興奮劑的一些規定。此外,還有宣傳和贊助方面,我們的隊員現在有各自的贊助商,可能與國際奧委會、中國奧委會有一些沖突,這個需要跟她們講清楚。

  新京報:國家隊的整體奧運備戰計劃是怎樣的?

  孫晉芳:溫網結束后,隊員會回到南京訓練,南京體院專門准備了6片場地的草皮,在南京會待一周左右,然后會前往英國。我們在溫布爾敦附近找了一家俱樂部,他們的草皮跟全英俱樂部是一樣的。

  新京報:溫布爾敦離運動員村較遠,李娜已經表態不會住在奧運村,其他隊員如何安排?

  孫晉芳:進村有很多問題,英國那邊對代表團人數要求很嚴,基本是1比0.5,也就是說兩個隊員才能帶一個教練進村,這對我們來說很嚴峻。我跟代表團提出來我可以不進村,但總局說你是領隊,不進村怎麼辦?網球隊后勤人數很多,中心也在想辦法,看能否通過行業協會來解決。

  席位 女隊三缺一 男隊外卡懸

  新京報:紅土賽季將是奧運積分周期的最后階段,隊員如今的排名是否達到了中心的要求?

  孫晉芳:李娜、鄭潔和彭帥三人出戰倫敦奧運會的問題不大,隻有張帥還要繼續努力。過去很長時間,大家對張帥的期望值很高,中心也給她創造了很多條件,包括邁阿密的外卡,我們都做了很多工作。張帥自己也知道,她肩負的壓力很重,這讓她在比賽中多少有些急躁。

  新京報:你之前說過希望通過國際網聯申請男子方面的外卡,現在情況進展如何?

  孫晉芳:還是有不少困難,如果排名在100位左右,申請外卡的可能性就很大了。張擇剛拿了一個冠軍,排名差不多在200位左右,應該能參加法網預選賽,現在就要看他在法網的表現了。男子方面,我覺得還是他們在心理方面有問題。單憑一兩場球,包括跟世界前十球員比賽時,看上去差距不是很大,但他們的把握能力和心智上還有所差距。6月份以后,我們會根據當時的排名情況,看是在男子還是女子方面申請外卡更有把握。

  任務 李娜有起伏 好壞難預料

  新京報:大家都知道,總局會給各中心下達奧運任務。

  孫晉芳:總局確實給了我們任務,任務看上去比較寬鬆,但壓力還是很大。感覺上,我們的單雙打都有希望,但真正要完成任務絕不輕鬆。從2004年、2008年包括近兩年的勝負曲線來看,我們隊員的勝率在50-70%之間。而從奧運會備戰來說,勝率要保持在80%以上才有機會。她們現在都做不到,風險可想有多大。

  此外,這個奧運周期冒出來了一大批1985到1990年出生的球員,技術、心智非常全面。而我們的隊員年紀都偏大,且有不同程度的傷病,加之奧運會的賽制很緊張,這對她們的體能是個考驗。尤其是身兼單雙打的鄭潔和彭帥,體能消耗會更大。

  新京報:李娜最近有過表態,希望要好過北京奧運會第4名的成績,你怎麼看待李娜在倫敦的前景?

  孫晉芳:你別看李娜的世界排名排在前十,但奧運會都有一些不可預料的因素。從李娜來講,有時候不能完全覺得她沒問題,她在場上的波動性取決於賽前的很多因素,她很可能第一輪就被淘汰,而一旦打好了,這種強勢也會延續很長。

  新京報:從雅典到北京,網球項目的獎牌都來自女雙。倫敦奧運會,鄭潔/彭帥確認出戰,怎麼看待她們的奧運前景?

  孫晉芳:按理說,雙打要比過去更強了。鄭潔和彭帥如果搭檔的好,是沒有問題的。不過現在有個問題,鄭潔的心智要比彭帥好一些,彭帥更像一個大孩子,她會受到外界很多微妙事物的影響。鄭潔畢竟拿到過大滿貫雙打冠軍,在雙打上更有話語權。

  現在的問題是,鄭潔可能會拿跟晏紫搭檔時的表述方式來對待彭帥,彭帥很可能會有一些想法。而一旦彭帥單打成績好時,對雙打的投入程度和關注度可能有所變化,這時候還要擔心鄭潔的想法。這是我目前比較擔心的,也是她們能不能完成任務的關鍵所在。中心也做了針對性安排,不讓她們太早地在一起訓練比賽。

  展望 隊員心態好 歸屬感很強

  新京報:過去的一個奧運周期,中國網球一直在探索職業化道路,從管理者的角度看,這個周期的收獲如何?

  孫晉芳:從職業網球來講,我認為改革方向是正確的,隊員在自己奮斗的道路上走得也很好,隊員的成績、排名,包括獲得大滿貫冠軍,都達到了歷史最高。這甚至對中國從體育大國到體育強國的轉變也有一定幫助。

  新京報:倫敦奧運會將是“單飛”后的首屆奧運會,在你看來,它在中國網球史上會有怎樣的影響?

  孫晉芳:我一直跟隊員講,她們的價值取向、利益最大化可以說已經滿足了,現在是為國爭光的時候了。倫敦任務完成的好壞可能會影響中國網球發展的方向。奧運目標能否完成,決定著我們今后是否能邁出更大的改革步伐。

  新京報:對隊員來說,奧運會的影響何在?

  孫晉芳:也許你在職業比賽中贏一場輸一場無所謂,因為下周還有別的比賽。奧運會不一樣,四年一次。目前人是進奧運名單了,還得看競技狀態是否到了一個高水平。畢竟從目前來講,他們的大部分贊助,都來自在中國發展的大企業。我跟隊員們講,不要小看奧運會,奧運會能影響到你們今后的贊助。

  新京報:隊員們為國爭光的態度怎樣?

  孫晉芳:大家為國爭光的意識和職業素養總體上好了很多,包括年初的聯合會杯比賽,她們打得也都很團結,歸屬感也很強。

  ■ 項目介紹

  網球運動曾退出奧運

  在1896年第1屆現代奧運會上,網球是八大比賽項目之一,也是唯一的球類比賽項目,這次比賽隻有男子單打和男子雙打。女子單打、女子雙打直到1900年和1920年才分別被列為奧運會正式比賽項目。由於職業運動與業余運動難以劃分等多方面原因,網球於1924年退出了奧運會,1984年網球被列為表演項目,1988年又被列為奧正式比賽項目。目前,奧運會共設男子單打、雙打﹔女子單打、雙打和混合雙打5枚金牌。

  專題採寫/新京報記者 孫海光

(責任編輯:袁勃、胡雪蓉)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
相關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