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在線-郎平作客新聞會客廳:老女排如親人 希望家庭圓滿
中國共產黨 中國人大 中國政府 中國政協 強國社區 人民日報
首頁新聞中心時政法治社會
經濟教育科技文化
生活娛樂天氣
視聽彩信短信地方領導
國際華人華僑港澳台灣地方
房產汽車旅游書畫
軍事健康瘦身
光盤資料數據信息服務
觀點論壇 理論圖片直播人物
IT家電 環保傳媒
體育奧運彩票
游戲訂閱縣市分類信息
滾動 中超國青英超意甲德甲西甲冠軍聯賽
NBA姚明CBA乒乓球排球羽毛球劉翔非常體壇
棋牌F1網球跳水評論直播彩票合買論壇
人民網>>體育>>綜合>>排球>>郎平執教美國女排 2005年06月28日13:54
郎平作客新聞會客廳:老女排如親人 希望家庭圓滿


  會客廳:觀眾朋友大家好,歡迎收看《新聞會客廳》。這兩天大家都在談論在寧波舉行的世界女排大獎賽,在這個大賽當中,最被人最關注的就是中國隊和美國隊的比賽,因為這是郎平執掌美國隊帥印以來,第一次率隊回來和中國隊比賽。

  這是一場沒有任何懸念的比賽,卻空前地吸引了來自全國各地的150余名記者,這場比賽的門票甚至賣到了1500元。這在比賽的舉辦地浙江寧波還從來沒有出現過。這一切都是因為一個人——郎平。

  郎平之所以受到人們的關注是因為她那被稱作“鐵榔頭”的綽號。更因為她曾作為中國女排的主力隊員親歷了女排“五連冠”的輝煌時代。

  2005年4月,郎平出任美國女子排球隊主教練,這場比賽就是她執掌美國隊帥印之后,第一次率領美國隊與中國隊在賽場上見面。而她的對手正是自己當年的陪練員和助理教練陳忠和。這場戲劇性的比賽最終以中國隊以3:0擊敗美國隊結束。輸球后的郎平臉上卻依然挂著輕鬆的微笑,但是她的內心又是怎樣想的呢?

  球迷依舊熱情

  會客廳:我們還是習慣稱呼您郎指導。

  郎 平:沒問題,都可以。

  會客廳:在美國,你的隊員,美國媒體,他們怎麼稱呼你?

  郎 平:一般剛開始隊員都問我,你想讓我們怎麼稱呼你,是直接稱呼你教練還是直接稱呼你的名字,當然一般在國外大家比較習慣稱呼名字。

  會客廳:我看他們叫你詹妮。

  郎 平:這樣好像會感覺親切一點。

  會客廳:美國的媒體呢?他們知道你在中國這個家喻戶曉的名字,鐵榔頭嗎?

  郎 平:鐵榔頭我不太清楚,不知道他們知不知道。

  會客廳:這次回國比賽,美國也比較關注,他們關注的焦點和我們是不是一樣?

  郎 平:是,在“今日美國”報紙,上面有一篇很長的文章,寫排球在美國其實不多的,特別是室內排球,當然他們也覺得很有意思,覺得能夠把我請到,中美文化的交流,他們也覺得很有興趣。

  會客廳:在機場,新聞發布會上國內的媒體非常關注你,你覺得有壓力嗎?

  郎 平:我覺得不能說沒有壓力,但是我覺得我既然選擇了,我覺得我心態比較好,比較正常,這就是一份工作,隻不過就是執教的球隊不同就是了。

  會客廳:這次您帶的是美國隊回來比賽,你覺得球迷的態度有變化嗎?

  郎 平:我覺得還蠻熱情的嘛,我們在比賽的時候,很多球迷給美國隊加油。我感覺真的很親切。今天把我手上全劃的是圓珠筆道,他們給我簽字。隻要一簽就全過來了,人太多了。

  在過去近30年的排球生涯中,中國球迷對郎平的熱情支持,她早已不陌生,然而這一次郎平卻有著格外的感受。

  24日美國對荷蘭的比賽是美國隊在本賽區的第一次亮相,雖然美國隊發揮得不盡如人意,但場外的球迷依然為中國的鐵榔頭助威,整個賽場的氣勢不亞於中國隊的主場比賽。

  在中美之戰的現場更是出現難得一見的場面,場上一直交錯著兩個加油的聲音,一個是“中國隊加油”,一個是“郎平加油”,此情此景,作為中國球迷摯愛的郎平,作為美國女排主教練的郎平又感受到了什麼呢?

  “隔著網子”看中國隊

  會客廳:和荷蘭隊那場比賽,幾乎成了美國隊的主場,大家都為美國隊加油,但和中國隊比賽,你的一些同胞可能不會為郎平喝彩和加油了,感覺還是會有點異樣吧?

  郎 平:我覺得我應該理解,真的是。另外一個,我因為也執教了很多,其實執教過很多支外國球隊。

  會客廳:你曾經說過,不喜歡隔著網子看中國隊,但現在您執掌了美國隊,必須隔著網看中國隊,您怎麼讓自己克服這種感覺?

  郎 平:我覺得比賽應該全力以赴投入,不應該帶著太多的感情色彩,因為比賽就是兩支球隊在比,我也非常期望這場球,它會給美國的運動員帶來很多的學習機會,這些年輕的球員可以看到世界上優秀的球員到底是什麼樣的水平,自己在場上體驗一下,我看到中國隊進步,真的很高興,而且從奧運會以后,中國隊又補充了很多新人,我有時候也溜過去,跟陳導講講這個隊員,那個隊員,這個新手怎麼樣,那個新手怎麼樣。

  會客廳:他會毫無保留地跟你講?

  郎 平:他不用保留,大家都是干這行的,而且我們都習慣大家在一起就是談論這個運動員,哪點不錯,我說這個還不錯,那個還不夠,這其實就是一種技術交流,把它看成對立就沒意思了。

  會客廳:在交流當中大家不會感覺到你是某某隊的,我是某某隊的。

  郎 平:絕對沒有,我們合作多年了,大家都習慣一起談隊員,不光談他的隊員,還談我們的隊員,就是一種職業習慣,包括我跟其他教練關系也都不錯,大家有時候問問,你那個球員怎麼樣了,其實都是這個圈子裡的人,隻不過大家最后組成的隊不一樣,大家來比賽。

  會客廳:美國隊和中國隊會因為你們兩個教練的原因有碰到的時候。

  郎 平:應該是,我希望中國隊的隊員能夠講一些英文,其實我們場上對抗,下面其實都是很好的朋友。

  比賽開始之后,美國隊的發揮一直不理想,有球迷說,不相信這是由郎平帶領的隊伍。

  事實上郎平率領的這支美國女排是一支新組建的球隊,除了四個人參加過雅典奧運會外,其他隊員都是第一次進入國家隊,她們中有很多人還是在校的大學生,而且還是在郎平來中國的四天前組建的。在本站大獎賽的三場比賽中,美國隊先是以0:3負於荷蘭隊,第二場3:0戰勝泰國隊,第三場又以0:3負於中國隊。

  郎平眼中的美國隊

  會客廳:到目前為止對美國隊的表現,你覺得怎麼樣?

  郎 平:我隻帶了他們一個半月,覺得難度非常大,還有很長的路要走,現在還在觀察隊員,選擇隊員的階段。

  會客廳:聽說有的隊員你還對不上號。

  郎 平:對,這一個半月我經手了三十個運動員,就是說這十幾個人在兩個星期之內跟我訓練完,再換十幾個,他給我推薦很多的運動員,讓我都看一下。這次比賽有三個隊員進入,都沒有見過。

  會客廳:您也知道美國帶排球隊是這麼帶的。

  郎 平:是,我都覺得很好笑,我們到中國來是第一次訓練,你說戰術組合,他根本不知道怎麼回事,很多隊員根本沒見過國際比賽是什麼樣,你怎麼來要求她呢?她們的基本功沒有經過專業的訓練,我講一些球場意識,她們跟聽天書一樣,根本不理解,水平沒到那個層次,有點像業余的水平。

  會客廳:在美國一個半月的時間你和隊伍磨合得怎麼樣了?

  郎 平:沒有什麼磨合,因為一個半月我換了三十個隊員了,還沒磨好就走了。因為現在他不是一個,沒有正式的,我覺得我這所有的運動員都不是正選,要通過不是這一年了,這一個夏季的比賽,等他們都回到大學以后,明年組隊的時候,那叫正選。

  會客廳:在和國外運動員的交流當中,你說要用他們的文化背景去理解他們,他們理解你嗎?

  郎 平:我覺得應該叫適應,我在美國做過大學教練,在美國也讀過書,所以整個對它的文化背景,對運動員,包括他們對事物的思維方式還是有一些了解的。這和帶中國隊又不一樣,我們上次在泛美杯的時候,一個隊員走路自己把腳扭了,其實也沒腫,但是肯定會疼,比賽前她跟我說今天不能打,因為把腳扭了。

  會客廳:在中國隊隊員不會這樣。

  郎 平:不可能的,這種小傷是不可能的,我說沒關系,第一沒有腫,第二活動開了就行,第三,你讓隊醫打一下繃帶就行了,我說我經歷這多了,我有一次腳腫得這麼大,我還在打,一般這樣跟中國隊員說,她們會明白這不算什麼了。但那個美國隊員跟我來句“你瘋啦”,她非常不理解,你都傷成這樣,你還去打,你簡直是瘋了,就是你不正常這樣的,你不尊重科學。所以你跟他講這個講不通的。

  會客廳:那他最后呢?

  郎 平:他說他不能跳,我就不勉強他,因為也是在試訓的過程當中。

  會客廳:我們都知道,你是非常嚴厲的,你覺得隊員怕你嗎?

  郎 平:但是我覺得不能用怕這個詞,隊員要理解教練的意圖,教練在執行訓練計劃的時候, 要讓隊員知道你的期望值,我希望大家一定要互相理解,但訓練的時候一定要嚴格要求,我希望你們做到什麼標准和要求,盡量達到,做不到再來,所以她們也理解,你應要耐心地跟她們講,所以我覺得應該是處於這種互相理解的這種工作狀態吧。

  會客廳:您曾經說,會把中國女排優秀的技術和兢兢業業的作風帶到世界的每一個角落。

  郎 平:現在還沒有,因為時間太短了,作為集體項目來講,需要很長的時間的磨合。

  會客廳:也就是說,這次看到的美國隊還不能稱之為郎平帶出來的美國隊?

  郎 平:那當然,因為真正這12個人湊在一起才四天時間。

  會客廳:您在自傳裡說過,做中國做體育好像天生就是輸和贏,壓力非常大,在美國當教練是不是壓力小一些?

  郎 平:是這樣,但也不能這麼說吧,因為在美國確實是沒有什麼人關心排球,尤其是室內排球,沙灘排球喜歡的人比較多一點,室內排球恨不得無所謂的,所以大家沒有那樣公眾的這種壓力,

  會客廳:會不會有時候有點失落呢?突然少了很多的關注?

  郎 平:我已經非常習慣了,我在國外執教的時候沒有那麼多關注,你就是執教就是做你自己喜歡做的事情,你不可能在世界任何一個角落都轟轟烈烈,都像中國似的,大家都這麼熱愛排球,在國外有的時候我們去打比賽的時候有些場次20、30人看,也得打。

  會客廳:在美國帶排球隊,也可以說是一個寂寞的工作。

  郎 平:我不能說寂寞,我喜歡這個工作,就不覺得寂寞,因為我覺得我喜歡這個工作,我就不需要大家都來捧場我才來做這個工作。

  “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郎平不平凡的人生軌跡最終服從的隻是她內心的召喚

  1986年,為中國女排取得五連貫輝煌戰績立下汗馬功勞的郎平退役,隊友中,有人下海經商,也有人改行做媒體,郎平的選擇則是去美國留學,她說當運動員的時候沒有機會學習,要補回來。

  除了拿世界冠軍,做國際級的教練是郎平的另一個人生目標,1989年以后郎平先后在意大利、美國的排球俱樂部執教,均取得了不俗的戰績﹔

  1995年,在中國女子排球隊處於青黃不接的歷史低潮之時,郎平選擇了回國,並在一次帶領中國女排走出了低谷﹔

  這一次到美國執教的原因似乎單純了許多,45歲的郎平除了依然是中國排球標志性的人物,同時她還是女兒的母親,這一次對於自己的選擇,她說更多的是想跟女兒在一起。

  郎平的女兒浪浪

  會客廳:在上任之前,帶著女兒浪浪去度假,是不是您這幾年最開心的一段時光?

  郎 平:還好,因為我每年夏天都有很長時間跟我女兒度假,這次就是說,5月底我女兒過生日的時候,我能夠親自離開球隊三天,回到加州去看她,跟她一起過生日Party,所以她也很開心,就是回去看她比較方便一點。

  會客廳:她知道媽媽是一個那麼被別人關注的人,走到中國有那麼多攝像機對著她的人嗎?

  郎 平:她不知道,當然她見到很多,有些球迷來簽字什麼的,但是我基本上沒有跟她講過這些。

  會客廳:你是刻意避免嗎?

  郎 平:我覺得沒有意義,她慢慢長大她就懂了,她也小,講那麼多她也不懂。

  會客廳:我聽說你的女兒12歲就已經有一米七多的個頭了。

  郎 平:13歲。現在大概有一米七八。

  會客廳:一米七八啦?她將來有沒有可能打排球?

  郎 平:不知道,要看她自己喜歡什麼。現在有的時候打一打籃球,因為她住在洛杉磯,經常看湖人隊打球,看NBA看得比較多。

  會客廳:你沒有有意識地讓她去打排球?

  郎 平:我不灌輸她,她喜歡做什麼就做什麼。

  會客廳:假如她將來打球的話,不管打籃球或打排球,你會希望她代表美國隊還是代表中國隊?

  郎 平:沒有考慮過這個問題,她喜歡打就打,作為一種健身嘛。希望她不要打職業。

  會客廳:你並沒有說希望她來接你的班,專門來打球?

  郎 平:沒有,隻要她生活得開心,能夠把學業完成好就行了,健健康康的。

  會客廳:這跟你自己打球,職業生涯的確是非常苦的關系嗎?

  郎 平:應該是有一點吧,我不希望就是說大家都走同樣的路了,嘗試一下不同的職業吧。

  事業與感情的天平

  會客廳:其實在你回中國隊執教之前曾經有過一段感情,很多了解你的人說這是一段忙丟了的感情,現在你又去了異國他鄉,有時候會有孤獨的時候嗎?

  郎 平:很少,我的生活是非常充實的,因為有很多的朋友,另外我家人也走得非常近,帶一支球隊要有很多的事情要做,所以我都把隊員都當做自己的孩子一樣,所以每天特別忙,度假的時候就是跟女兒在一起,跟家人在一起,跟朋友在一起,其實很充實了。

  會客廳:一個人即使再充實,作為女人,不可能完全沒有孤獨的時候吧?

  郎 平:我感覺的很少,因為我知道我有很多的事情要做。你把自己的生活安排得滿一點就行了。我有非常多的朋友。

  會客廳:您有一個說法,事業和感情要分一個主次,現在這個說法仍然一樣嗎?

  郎 平:我現在不可以追求,就是順其自然,因為我覺得我生活當中還有其它很重要的事情要做。

  會客廳:就是我們中國人通常說的叫做緣分?

  郎 平:是這樣的。因為我還是大部分的精力是放在我事業上,然后就是享受跟女兒在一起的這種看著她成長這種快樂的時光。

  會客廳:你不會刻意追求,但是我想你不應該刻意拒絕吧,假如有的話。

  郎 平:那當然了,如果是能夠遇到有機遇的話,有這個緣分的話,那當然希望能夠有一個好的圓滿的家庭。

  會客廳:我冒昧地問一下,我想您在西方人眼中您應該也是一個美女,有人追求你嗎?

  郎 平:這個是秘密,我不能告訴你。

  與中國女排的深厚感情

  會客廳:我想當年的女排運動員你們之間的感情毫無疑問是非常深厚的,雖然現在大家是天各一方,但是這種友誼恐怕是這輩子都會保留的,你現在和他們聯系還多不多?

  郎 平:經常過節啊,一個電話,如果是回到國內,大家有機會就聚在一起吃吃飯啊,聊聊天啊,一起去看看袁導,大家在一起就是很開心的嘛,說那些聊一聊孩子,都是孩子嘛,聊聊你的孩子怎麼樣,我的孩子怎麼樣啊,身體怎麼樣,工作還好吧,大家像一個很長時間不見的老朋友,但好像又覺得非常近,雖然很長時間沒見,但在一起都很親切。

  會客廳:有一點像親人的感覺?

  郎 平:是這樣的。雖然不是天天見面,但是見到還是很親切。

  會客廳:您這次回來她們給你打電話了嗎?

  郎 平:還沒有,因為我基本上手機總是在關機的狀態,比較忙。

  與陳忠和的友誼

  會客廳:提到您的友誼,提到您的朋友,我想有一個人我們也不必回避,肯定要提到的,那就是陳忠和,

  郎 平:我們認識很久了,從我在中國女排做運動員的時候,就和我不叫他陳導,我叫他忠和,這麼多年,我們倆一起在中國女排最困難的時候打到奧運會的決賽,我們在一年半的時間就把中國女排帶到了比較好的水平,所以我們都是每天在艱苦的訓練當中培養出來感情,我們非常珍惜它。

  會客廳:現在媒體就是在拼命地炒作和平之戰。

  郎 平:那是大家願意說的話題,從我自己感受來講,我還是把忠和看得是一個好朋友,而且經常聊到中國隊,沒有什麼不同。

  會客廳:但我看到一句話,您說陳忠和也不是一個老好人,作為比賽來說,他也會把美國隊當對手,把郎平教練當成敵人,打比賽的時候你會這樣嗎?

  郎 平:我不能說稱為敵人,我會說是對手,我覺得這都是一個職業的規矩,就是說不管是你帶哪一個隊,大家打比賽就是比賽,誰都要勝,誰都要爭取最好,所以我不把我的對手看作是敵人。

  會客廳:那是友誼第一還是比賽第一?

  郎 平:我覺得是比賽第一,你不能說咱倆是哥們,今天這球怎麼著,你讓我?我覺得這都不是職業道德。誰最好,要不怎麼叫比賽呢?這比賽就是公平競爭,誰發揮得好,誰就贏。

  會客廳:2008年奧運會假如中國隊和美國隊出現在決賽場上,你希望是什麼結果?

  郎 平:我希望誰打得好誰勝,我不能說我帶領美國隊這個水平,最好是中國隊贏,我是職業的,因為我接了美國隊,我就要為美國隊的每一場勝利做最大的努力,我就希望就是說誰打得好誰勝。

  會客廳:你會用什麼樣的心態來對待兩種可能或者結果?

  郎 平:我就是說你打得好你就勝了,你打得不好,中國隊打得好中國隊贏,就祝賀中國隊,這沒有什麼,這是一個職業道德,這是一個非常職業的問題,不管是執教什麼隊,包括我現在執教,以前執教意大利都是一樣的,誰打得好就祝賀誰,誰就應該是勝者。

  會客廳:從您個人角度來說,您希望國人怎麼看待你在美國工作的四年?

  郎 平:我不希望去期待所有的人跟我想法一樣,大家可以有自己的想法,自己的生活,他可以從任何一個角度來看這個問題,這是他們自己的自由。

  會客廳:有沒有想過哪一天會回來工作?因為畢竟我相信中國的很多球迷他們都是非常惦記你,都是非常牽挂你的。

  郎 平:我不對任何未來,我不做十年計劃,我就是做我現在所應該做的事情,很難預測,人都很難預測自己的未來。

  會客廳:那就是說也不排除將來有回來的可能。

  郎 平:我說了我不預測。

    CCTV-新聞會客廳

 (責任編輯:蔣波)
字號:【 】【關閉窗口

國內足球

誰妖魔化了克勞琛?
國際足球

巴薩展示新隊服
籃球世界

女籃成功衛冕
綜合體育

“和平大戰”很平和
綜合體育

小威爆冷出局
 
[和弦鈴聲]
[真人真唱]
[動感體育]
[真聲搞笑]
[恐怖音效]
[動物奇聲]
[國外經典]
兩隻蝴蝶 江南
左右為難 童話
2004雅典奧運會主題曲
大懶豬 爺爺您回來了
夜半幽靈 鬼笑與尖叫
狗叫 昆虫聲
你真漂亮(韓語)
我們的愛
 

 

 



熱門評論文章




相關新聞
郎平執教美國女排

新聞排行榜
1女籃亞錦賽 中國隊力克韓國隊衛冕
2郎平陳忠和斗智念情 中國隊成"平和之戰…
3女籃決賽再戰老冤家韓國 馬赫:我們肯定…
4大戰前夜郎平一語驚人:中國隊我還時間沒…
5中國女籃亞錦賽奪冠[組圖]
6"和平之戰"中國女排勝利[組圖]
7阿德裡亞諾梅開二度 巴西淘汰德國進聯合…
8羅納爾多戀上新歡 為花花公子女郎放棄國…
9中美男籃對抗賽 男籃輸球得分創新低
10墨西哥受門柱悖論 阿根廷巴西會師聯合會…
特別關注
熱門專題

2005世青賽

《風雪50載》

2005聯合會杯

2005溫網

NBA季后賽

“飛人”劉翔

聚焦姚明

中超杯




國內足球國際足球籃球綜合奧運滾動 圖片評論直播專題論壇
國家隊中超女足冠軍杯西行漫記寰宇足壇NBACBA乒乓球羽毛球排球
聯系我們 合作伙伴
網站聲明 網站地圖

鏡像:日本  教育網  科技網
E_mail:info@peopledaily.com.cn 新聞線索:rm@peopledaily.com.cn

人民日報社概況 | 關於人民網 | 招聘英才 | 幫助中心 | 廣告服務 | 合作加盟 | 網站聲明 | 聯系我們 | ENGLISH 
京ICP証000006號|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証(0104065)| 京朝工商廣字第0394號
人 民 網 版 權 所 有 ,未 經 書 面 授 權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5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