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義夫:奧運選拔沒有特權 媽媽選手封訓可帶孩子--體育--人民網
人民網

王義夫:奧運選拔沒有特權 媽媽選手封訓可帶孩子

記者 田穎

2012年05月24日08:57    來源:新京報     手機看新聞

  • 打印
  • 網摘
  • 糾錯
  • 商城
  • 推薦
  • 字號
快捷查詢
  近一個月的射擊奧運測試賽及意大利世界杯,射擊射箭中心副主任、射擊隊總教練王義夫帶領的中國射擊隊步手槍項目隻拿到1塊金牌(譚宗亮),前景不容樂觀。無論是北京奧運冠軍杜麗、龐偉、陳穎,還是新秀易思玲、喻丹,表現都不盡如人意。5月23日至27日,射擊世界杯在德國慕尼黑進行,這是奧運會前的最后一次練兵。與其他隊伍不同的是,射擊隊的奧運選拔,公開透明,沒有特權。

  ■ 項目介紹

  射擊是用槍支對准目標打靶的競技項目,主要分手步槍和飛碟兩大類。在現代奧運史上,除了1904年第3屆奧運會和1928年第9屆奧運會外,射擊在其余各屆奧運會中都是正式比賽項目。1896年雅典奧運會,射擊設5個項目。1920年第7屆奧運會增加到21個項目,也是迄今為止歷屆奧運會中射擊設項最多的一次。1984年洛杉磯奧運會,許海峰在男子自選手槍慢射項目上為中國奪得首枚奧運金牌。倫敦奧運會也是15個項目,其中飛碟5項(男、女多向,男、女雙向和男子雙多向),手步槍10項,分別為男、女10米氣手槍,男、女10米氣步槍,男子50米臥射,男、女50米步槍3姿,男子50米手槍,男子25米手槍速射,女子25米手槍。

  【奧運前景】

  在英國比賽會遇到很多困難

  倫敦奧運測試賽,隊員要坐車一個小時才到達比賽場館。場館四面都有風,領隊肖昊鵬說,對困難的准備確實不夠足。王義夫認為,奧運會期間,還會有很多意想不到的困難,隊伍一定會盡力克服,但想要達到北京奧運會時的成績,不太容易實現。

  新京報:北京奧運會步手槍項目拿了5塊金牌,倫敦奧運會能達到這個成績嗎?

  王義夫:每次奧運會我們都有目標。2008年,有全國人民對奧運會的保障,天時地利人和。倫敦奧運會跟2008年截然不同。我們到英國比賽,對賽場情況、氣候條件都不了解,可能會遇到很多意想不到的困難,但我們會想方設法克服困難,取得好的成績。

  新京報:帶領這麼多年輕選手去倫敦,作為總教練你有沒有壓力?

  王義夫:沒有年輕小將入圍,就沒有當今的杜麗、龐偉和郭文珺,他們都是第一次參賽就獲得了冠軍。選拔賽完了我們會安排,針對不同的運動員制定不同的方案。

  新京報:老隊員們還能達到北京奧運會時的狀態嗎?

  王義夫:他們訓練基本都正常,杜麗、陳穎、朱啟南、郭文珺、龐偉都正常,還要給他們時間,恢復到最好的狀態。都希望能達到最好的狀態,但每個人不一樣,要看各組的訓練情況。

  【媽媽槍手】

  她們可以帶著孩子封閉集訓

  媽媽級槍手,已成為中國射擊隊一道特殊風景線。為了能幫助陳穎、杜麗、郭文珺等幾位隊員兼顧事業、家庭,射擊隊決定,即便是最后的封閉集訓,如果媽媽們願意,也可以帶著孩子一同前往。

  新京報:隊伍中的幾位媽媽級選手,有什麼特殊待遇嗎?

  王義夫:她們幾個總體情況還不錯,作為母親,她們對孩子都非常關愛。我們會給她們足夠的時間,跟孩子多親近。陳穎的孩子在北京,我們讓她每天可以回家。但她考慮到精力問題,基本一周回一次家。杜麗的小孩就在(運動員)公寓附近,有時杜麗媽媽也會帶孩子來隊裡。郭文珺的孩子比較小,還沒有斷奶,我們專門把小郭家人接到運動員公寓,以便照顧孩子和她。

  新京報:照顧孩子會不會影響成績?

  王義夫:我想不會吧。你看這次選拔賽,她們的成績還是不錯的。

  新京報:那在比賽場上,媽媽們有特權嗎?

  王義夫:那沒有。選拔方案早就出台了,網上都可以看到。我們先是全國性選拔,組成奧運會初步隊伍。今年3月5日到15日進行選拔,按成績按積分,最后擇優參賽。

  新京報:她們在隊內起到了什麼樣的作用?

  王義夫:我們這個隊伍年齡相差較大,媽媽多,爸爸也多,我現在都當“爺爺”了,還有一些即將做父母的。這時候能拿起槍,非常不容易,有時我們在隊裡還會組織一些活動,向她們學習。

  【老將落馬】

  走下領獎台一切從零開始

  射擊隊的選拔,隻看積分,不看以往的榮譽。杜麗因錯過10米氣步槍多場積分賽,最終無緣該項目。武柳希僅比幾乎沒有大賽經驗的喻丹差了1分,而錯失機會。陶璐娜、張山等也都在選拔中落馬。王義夫說,射擊隊的規則就是不搞特殊,沒有特權。

  新京報:奧運選拔是否真正實現了絕對的透明和公正?

  王義夫:當然,媒體都盯著看呢。哪一站比賽有幾分,選拔賽每場積多少分,清清楚楚。每次選拔記者都在場,每次我們都是按照積分擇優錄取,相當透明。

  新京報:奧運冠軍落馬,還有補救措施嗎?

  王義夫:體育界有句話:從領獎台上走下來,一切從零開始。我們這個隊伍,現在有很多運動員水平非常高,比奧運冠軍水平還要高,期望能有更多新人出現,我們才能有新的生機。

  新京報:杜麗的10米氣步槍,相當於畫上了個句號?

  王義夫:不是相當於畫句號,那就是畫上句號。沒有極特殊情況,我們這份名單絕對不會變更。

  新京報:可她說不到最后就不放棄,那是不是還有一線生機?

  王義夫:她的想法很好,每個人都不會放棄。前一段英國媒體評出了50位2012年最具競爭力的運動員,中國僅有兩位,一個是羽毛球界的林丹,一個就是杜麗。

  【奧運首金】

  這是射擊隊不可回避的責任

  除客觀條件外,射擊隊最需要解決的是運動員本身的問題,比如年輕隊員壓力太大,老隊員傷病纏身。就賽程來看,女子10米氣步槍將成為倫敦奧運會首金項目,但獲得該項目參賽資格的易思玲和喻丹並不具備絕對實力。

  新京報:怎樣面對首金的壓力?

  王義夫:到底首金是哪個項目,現在不能100%確定,因為比賽日程可能會變。比如有一屆亞運會,頭一天定好了(首金),第二天就改項目。當然我們已經做好了應對准備,這是我們射擊隊不可回避的責任。

  新京報:2008年為了適應主場環境,曾讓隊員在嘈雜的館內訓練(怕觀眾太熱情在不恰當的時候給選手加油鼓掌),今年有什麼特殊訓練方法?

  王義夫:每年都有特殊的訓練方法,也在想下一步,怎麼適合倫敦奧運會的方法,但具體的目前還沒有。

  新京報:像杜麗、朱啟南這些老隊員的傷病該怎麼解決?

  王義夫:地方隊推薦了一些醫生,這些老隊員,每個人都有專人負責保健和治療。同時,我們這支隊伍成立了復合團隊,醫療保障、文化教育、勵志教育等都沒有放鬆……各方面都有專家,以保障運動員的身體能達到高水平的要求。

(責任編輯:張帆、胡雪蓉)

手機讀報,精彩隨身,移動用戶發送到RMRB到10658000,訂閱人民日報手機報。